第二十六章 一不小心活成祖宗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1:04
A+ A- 关灯 听书

目光扫过苏定方大理石般的冷峻脸孔,李昊选择避重就轻岔开话题:“对了,定方兄,那帮家伙为啥跟右武候卫干起来了?”

苏定方目光如炬,盯着李昊:“你不知道?”

李昊纳闷:“我应该知道么?”

苏定方琢磨了片刻,解释道:“右武候卫以抓刺客的名义,抓起了长安所有的铁匠,利用他们全力打造马镫,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李昊挠头:“明白,你的意思是卢国公那老人……家,为了两个破铁圈滥用职权,可这种事就没人管么?”

“与刺驾的事扯上关系,谁敢管。”苏定方反问了一句,顿了顿说道:“再说卢国公又没有虐待那些铁匠,只是让他们打造马镫罢了,等到打造出的数量足够装备右武候卫,自然会将人放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李昊也听明白了。

敢情程咬金那老货是打算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李勣等人因为不想把事情搞的满世界都知道,所以只能忍着不去揭穿。

只是,为了俩破铁圈子至于么,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老子这里明明有比马镫更好的。

火药?简易燃烧弹?拿来攻城拔寨不要太容易。

当然,如果好处足够多,老子还会造燧发枪,实在不行手摇加特林也没问题。

正走YY呢,却听苏定方道:“德謇呐,马镫的事儿你就不要想了,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翎府折冲都尉你是打算一直干下去,还是只想在这走个过场。”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啥意思?瞧不起人怎么着。

李昊把脸一板,正色道:“定方兄,你可以怀疑我的行为,但却不能质疑我的品格,想我李德謇在长安的名声那也是响当当的,岂是你口中那种半途而废的人。”

我呸,你李德謇也好意思提品格,还响当当的名声,不要那张脸了是吧。

苏定方嘴角抽了抽,强忍住揍人的冲动:“既然你不打算半途而废,能否说说将来的打算?”

李昊呲牙为难道:“打算倒是有,只是我怕说出来定方兄你接受不了。”

老子连你都接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苏定方深吸一口气:“说来听听。”

“破而后立。”李昊向前探了探身子:“我打算把整个翎府所有人全部淘汰,然后全军选拔,挑出一千两百人。”

苏定方心态瞬间炸了,跳起来怒道:“不可能!李德謇,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李昊淡定的坐着:“定方兄,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既然我接手了左领军卫翎府,那么我就要把他们打造成大唐最顶级的精锐,我会给他们提供最好的装备,最完善的医疗,最高的军饷,最多的抚恤,相信我,我做得到。”

你是魔鬼吗?!

依稀间,苏定方仿佛看到眼前的李昊化身地狱里的恶鬼,手拿钢叉,摇动身后的尾巴,不断向自己招手。

作为统兵将领,谁不想自己手下有一支精锐军团,剑锋所指,化为利刃,所向披靡。

可眼下的翎府是苏定方半年的心血啊,想到很快就要被眼前这个家伙解散,老苏的心像是被油煎一样。

李昊从苏定方瞬息万变的表情上大致猜出他在纠结什么,小尾巴摇的更欢了:“定方兄,你刚刚也看到了,我带来了六个太医,那可是在宫里给贵人看病的,医术那是没得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他们离开之前,翎府会有六十个医官。”

苏定方的心跳一下漏了半拍,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

六十个医官,平均下来就是每二十个人配一个医官,这是什么概念?奢侈已经不足以形容了好吧。

李昊似乎觉得对苏定方的刺激还不够,坏笑着继续说道:“定方兄,六寸长的手弩你听过没有?滑轮反曲弓呢?破甲箭要不要了解一下?”

求你做个人吧!

虽然不知道李昊说的东西是什么样子,但光听名子,苏定方都觉得心颤。

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扯过李昊:“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忽悠老子?”

忽悠你?老子可是RMB玩家,跟你们这些普通玩家能一样?

李昊将苏定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拉开:“好好考虑一下,我去营里转转,回头告诉我答案哈。”

“我……”苏定方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李昊已经走出营房,留下他独自纠结。

苏定方真的很纠结,他知道以自己的背景完全无力阻止李昊,眼下能选的路只有两条,一是放弃一切离开,不管是调去其它十五卫,还是负责左领军卫其它府都行;二就是赌上自己的未来,跟着李昊一条路走到黑,败则前途渺茫,成则功成名就。

怎么选,赌还是不赌。

很快,苏定方迷茫的双眼闪过一抹狠辣之色,狠狠一握拳,大步走出营房。

……

……

李昊在离开苏定方之后,便扯了一个门口的亲卫带着自己去营中医官的住处。

才刚进去,立刻骂了句‘我艹’退了出来。

二十多个或黑或白的屁屁血淋淋的排成一排的画面,简直不要太辣眼睛。

李昊使劲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不堪入目的画面从脑袋里摇出去。

苍天啊,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让我看如此壮观的场面。

房间里金太医等人注意到李昊的到来,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从里面走出上前见礼:“恩师来了?”

李昊不耐烦的摆摆手,气呼呼的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不是告诉过你们,手术的时候要用布把患处盖上么,都忘了!还有,为什么不见烧开水,你们是打算直接用绷带将伤口包上么?!”

“恩师教训的是,是学生疏忽。”为首的金太医认错态度还不错,并没有解释他们也是刚刚才接收到病患,眼下只是在观察阶段的事实。

两个中年大叔原本是站在金太医身后的,老金一行礼,立刻把他们两个露了出来,面对李昊询问的目上光,两人走出来‘吧唧’跪下,脑袋往地上一杵:“徒孙彭成(万厉),见过太师祖。”

鹏程万里?我艹,这两货是来搞笑的吧?

诶……,他俩叫我啥来着,太师祖?

老子这就算是把祖宗的辈份给坐实了呗?!

不知道等我那便宜老子回来发现自己一下子活成了祖宗会不会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