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章 你真会做生意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2:06
A+ A- 关灯 听书

两日时间转瞬即逝,眨眼便到了李二请客的时间。

长安的世家、勋贵、番邦的使节,乌泱乌泱的涌进东宫,认识的不认识的互间之间打着招呼,或是自我介绍,或是询问近况。

纨绔三人组聚在一起在人群中穿梭,李昊作为半个主人,兴致勃勃的给两个损友介绍东宫布局。

咱好歹也是跟李二叫叔叔的人,应该能算半个主人吧?!

算了,不管了。

相比于程处默和李震,小李同学至少还进过两次皇宫,对东宫路径多少算了解一些,再加上四品官职在身绯红官服往身上那么一套,人模狗样的倒也没人拦他,一圈逛下来,倒是让两个损友开了不少眼界。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只是李昊并没有注意到,人群之中,正有两双眼睛一直在关注着他。

另一个则是李道宗的女儿李雪雁,一个是老程的闺女程音音。

只是两人虽然都在关注李昊,想法却截然不同。

李雪雁的心情十分复杂,自从上次从李家出来她就再也没见过李昊,此次再见,不由想起那天亲手为他缝合伤口的一幕,俏脸隐隐有些发热。

也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应该愈合的很好吧,毕竟他知道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学问。

可万一没有愈合呢?又或者自己当时缝的不好可怎么办?他不会嫌弃吧?

听说,他前段时间还收了六个太医当学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可能是想的过于投入吧,心高气傲的李雪雁并未发现,从来都对男人不假辞色的自己,竟然从见到李昊的那一刻,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

边一边程音音则单纯的多。

在她看来,李昊他们三个已经没救了。

你看看人家别的勋贵子弟,要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要么吟诗作对谈古论今。

再看他们三个,东张西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连那些番邦小国的使节都不如,若是传出去怕是人都丢到国外去了。

小姑娘越想越生气,忍不住想要过去训斥三人一顿,可就在此时,一个穿的跟乞丐差不多的家伙从人群中冒了出来,老远就开始打招呼:“哈哈……,德謇贤弟。”

李昊闻声扭头:“咦,二王子?”

“嗨,叫什么二王子,德謇贤弟若是看得起我,叫拔灼就行。”拔灼打着哈哈,拍着李昊的肩膀低声道:“前几日多亏了贤弟指点,否则和亲若成,我拔灼怕是悔之晚矣。”

什么情况?拔灼与李昊之间的熟络,吸引了无数目光。

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竟然与突厥二王子如此熟悉么?程音音迈出去的脚不由自主收了回来,美目中透出一丝诧异。

不远处指点江山的勋贵子弟们也都闭上了嘴,纷纷扭头,用满是嫉妒的目光瞥向李昊。

那可是突厥二王子,从身份上来说,与大唐的皇子相当。

可就是这样的身份,人家依旧与李昊兄弟相称,这对于向来瞧不起纨绔三人组的勋贵子弟来说等于是在啪啪打脸。

程处默和李震万万没想到李昊还会与突厥王子相识,见两人如此熟络,也是一愣:“你们,认识?”

拔灼打了个哈哈道:“何止认识,真要说起来,小王与德謇贤弟那可是过命的交情。”

我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谁跟你过命的交情,自来熟也没有这样吧!

不过,既然你都自己送上门了,那就不要怪老子再忽悠你一次了。

想着,李昊笑着说道:“拔灼兄,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好兄弟……。”

拔灼道:“贤弟不必介绍,这两位我知道,一位是英国公世子李震,另一位是卢国公世子程处默,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啥时候老子们这么出名了,程处默与李震面面相觑,拉过李昊小声道:“德謇,你跟一个突厥人走那么近干什么。”

李昊微微摇头示意无妨,走到拔灼面前道:“拔灼兄,我听说过几日你就要回突厥了?”

“是啊,该回去了。”拔灼望了一眼北方,神情变的黯然:“这次回去吉凶未卜,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与你再见。”

李昊微微一笑:“拔灼兄,事在人为,没到最后一刻谁能说得准将来会如何,你说是吧。”

拔灼愣了一下,看向李昊的目光陡然一亮:“不错,事在人为。贤弟,这次你可得帮帮为兄,若为兄回去能不失势,必不忘贤弟大恩。”

两害相较取其轻,相比于未来必死之局,拔灼从心的选择了蛰伏,准备回去之后先隐忍一段时间。

可李昊刚刚的话又给了他一线希望,很想听听这个曾经‘帮’了自己一把的少年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唉……”李昊叹了口气,为难的道:“拔灼兄,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拔灼失落道:“难道真就没办法了?难道我注定就是别人的陪衬?”

李昊道:“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在我看来拔灼兄你很难做到。”

拔灼刚刚砸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什么办法?”

李昊道:“在大唐有话俗语,叫有钱能使磨推鬼,不知拔灼兄听过没有。”

拔灼:“……”

程处默憨憨的补充道:“德謇,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吧?”

李昊没理程处默,对拔灼摊手道:“在我看来,世界上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拔灼兄有钱,我倒是可以帮你。”

有钱我还找你啊,老子有钱不会花,不会收买人心怎么着,拔灼眼睛瞪的跟灯泡似的。

李昊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却没有直接挑明,来回跺了几步才试着问道:“拔灼兄,帮你的办法我没有,但却有个发财的法子,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拔灼忙道:“什么法子,说说看。”

李昊一字一顿道:“克扣公帑。举个例子,拔灼兄知道我酿的酒吧,两千坛卖了一万贯,如果你能在我这里定十万坛酒,我可以给你留出十万贯收益,这样一来,你不就有钱了。”

拔灼:“……”

你特么真会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