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1:57
A+ A- 关灯 听书

东宫,经过数日的酝酿,李昊的事情终于事发了。

一个四十多岁,道貌岸然的御史,在早朝刚开始的时候便走出朝班:“陛下,三原县子李德謇,敛财无度,蒙蔽圣听,罔顾君恩……。”

李二不等他说完,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朕知道了。”

“陛下……”。

李二不悦道:“朕说知道了。”

道貌岸然无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魏征。

作为大唐喷子的最高领袖,魏征责无旁贷,挺着黑脸出班道:“陛下,宇文士及之言虽然重了些,但李德謇此子的确胆大妄为,有私议朝政之罪,况且他还打算借着陛下的名义敛财,此实非人臣之道。”

这回不等李二开口,李道宗急了,大步出班道:“魏征,你啥意思?李德謇那小子再怎么说也是四品折都尉,怎么就私议朝政了,你把话说清楚喽。”

面对李道宗,魏征怡然不惧,大声质问道:“任城王,李德謇虽有四品官职,但终究还不足十四,小小年纪不知收敛,擅自评论与突厥和亲之事不说,还妄下判断,若是影响了大唐与突厥的关系,使边境再起争端,此事谁来负责。”

李道宗把嘴一撇:“爱谁负责谁负责,天下人管天下事,咱大唐啥时候有不让人说话的规矩了。”

“说话自然可以,但也要分场合跟立场,大唐与突厥好不容易达成休战协议,不能因为某个人的私心被破坏,老夫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魏征这话立刻得到了大批文官的支持,纷纷对李德謇前段时间在某酒馆中的不当言论发出谴责。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李昊答应的奏疏还没有呈上来,但李二遇刺那一他在酒馆里的发言却被传了开来,引起朝中主和一派的不满,也使他站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李道宗虽然不支持和亲,但双拳难敌四手,一时间被众文官喷的抬不起头来,最后还是程咬金看不下去了,大咧咧站出来:“喂,姓魏的,你们够了吧,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有种你们怼突厥人去,或者等李靖那老小子回来,你们跟他怼。”

道貌岸然的宇文士及被程咬金说的老大不是味道,调转枪口喷道:“程知节,你不要血口喷人,这跟欺负人有什么关系。”

程咬金把手一抄:“没关系你张嘴李德謇,闭嘴李德謇的,该不是你老小子看人家孩子救驾有功受了封赏嫉妒吧。”

宇文士及脸色一变,羞恼道:“程老匹夫,老夫岂是那等小人。”

程咬金道:“是不是小人谁知道呢,反正你们宇文家就没出过什么好东西,你大哥宇文化及干了什么谁不知道。”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老程话一出口,等于一镐头刨进宇文家祖坟,气的宇文士及一口老血喷出老远,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稳坐钓鱼台的李二眼见快要闹出人命了,脸色一沉:“够了,都不要吵了,与突厥和亲一事朕自有打算,两日之后,朕摆宴招待各国使节,到时朕会给他们一个交待。”

魏征疑惑的抬起头,不晌不夜的摆什么宴?还招待各国使节?这是要闹哪样。

重要的是,和亲的事到底怎么定的,可不要半路出什么岔子才好。

这样的疑问持续了整个早晨,散朝之后忧心忡忡的老魏决定不管这边如何,还是先去探探突厥人的底再说。

……

……

另一边,李二的心情很糟糕。

和亲,和亲,大唐什么时候到了需要靠女人保平安的时候了。

再说突厥那地方是人待的么?和亲那么好你们怎么不把闺女嫁草原上去呢,敢情特么别人家闺女用不完是吧,

长孙皇后笑魇如花正在丽正殿忙着什么,见李二气咻咻的回来,关心道:“陛下这是怎么了?莫非早朝又有人惹您生气了?”

“还不是因为和亲的事情。”李二说着,将早朝上发生的事大体说了一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长孙皇后听后劝道:“陛下还是莫要生气了,想必魏征也是担心战事一起,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百姓又要受颠沛流离之苦吧。”

李二冷哼一声:“哼,依朕看他就是沽名钓誉,整天把百姓挂在嘴边,实际根本没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中。”

长孙皇后知道李二说的不过是气话,笑着岔开话题:“陛下,刚刚李家娃娃派人来了。”

李二狐疑道:“李德謇?他派人来干什么,这小子难道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大?”

“那孩子是派人送钱过来,整整五千贯,说是前段时间宫里订购那些酒的回……回扣。”长孙皇后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封信,递给李二:“顺带还留了一封信。”

“这个小混蛋,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李二的智商很快就想通了回扣的意思,笑骂一声,接过信展开。

信里内容很简单,大致意思是自从上次进宫,便觉得皇帝叔叔、皇后婶子生活过于简朴,如此形象有损大唐威仪,故特地献上五千贯,用来改善宫里的生活条件云云。

抛开那丑到灵魂深处的字迹不说,这一封信看的李二心里热乎乎的。

你说都是臣子,怎么这孩子就那么贴心呢。

别人都是变着法儿的从宫里往外抠钱,就只有他想着往宫里送钱。

魏征虽然不想着钱,可他想着名声啊,口口声声说什么皇帝应该克己慎独,从没见他想过皇室威仪,皇后的裙子都到脚面了,朕天天萝卜白菜大葱,脸都快吃出葱心绿了,难道他就没看到?

如此作为不当人子啊,亏他还有脸弹劾一个孩子,真是不要个脸了。

有了魏征做对比,李二愈发觉得李昊忠心,惦着手里的信打趣道:“观音婢,你说德謇这孩子也是,字怎么就这么丑呢。”

长孙皇后掩口轻笑:“呵呵……,陛下瑕不掩瑜呢,您只看字,难道就没看出一点别的?”

“别的?”李二重新低下头,顺着长孙皇后手指的位置看去,立刻看到个在两句话中间点着一个奇怪的符号:“咦,这是什么?”

长孙皇后猜测道:“妾身推断应该是断句用的符号,这个小小的圆似乎是代表着一句话结束,这个实心带点撇的应该代表着停顿,但一句话还没完。而且,陛下您发现没有,德謇这孩子的字看上去太过生硬,似乎不是用毛笔写的。”

“嘶……”李二深深吸了一口气,眉毛不由皱了起来,小小一封信里面竟然藏着如许多东西,这是那小子故意的还是无意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