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坑货李承乾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5:45
A+ A- 关灯 听书

“什么?三季稻?”长孙无忌眼睛瞪的比程咬金都大,试图确定一下:“陛下您的意思是这天下有一年可以成熟三次的稻子?”

时间已经是第二日的上午,朝会散了之后,李二将几个心腹之人召到书房,秘密讨论起昨天晚上李昊提供的消息。

尽管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但长孙无忌等人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二对此倒是颇有耐心,耐着性子说道:“此事是李靖家那小子说的,据说是他在查找古籍的时候偶然看到的,朕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

“陛下,兹事体大,不管此事是真是假,臣都觉得暂时不可对外宣扬,而且最好可以派人去看看,若真有如此神奇之稻种,说不得……。”

说这话的是杜如晦,小老头儿看上去慈眉善目,骨子里也是心黑手狠之辈,‘说不得’三个字后面所代表的含义,显然与昨天李昊的意思不谋而合,区别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李二果断制止了这种不良风气的蔓延,咳了一声道:“哪个,朕也觉得有必要派人去看看,如果真有这样的稻种,便将种子带回来试种。”

杜如晦试图再争取一下:“陛下,若有此等良种,我大唐必须全完控制在手中。”

“这个……还是先派人看看再说吧。”为避免李二尴尬,长孙无忌插口道:“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派谁去,此人必须是沉稳果决,心思灵巧之辈,。”

李二当下拍板:“那就唐俭吧!以出使的名义去看看,再给冯盎下一道旨意,让他派兵在边境接应一下。”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时候李二应该叫大太监林喜过来拟旨。

可长孙无忌、杜如晦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一个个不由好奇的看向李二:“陛下,您……可是还有事?”

李二为难的搓着手指,考虑许久才缓缓道:“昨天李德謇那小子卖了许多酒,这事儿你们当时在场,应该都知道。”

啥意思?长孙无忌等人面面相觑,皇帝惦记上那些钱了?

这不应该啊,按说皇帝陛下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才是。

正想着,却听李二继续说道:“当初道宗来这里替那小子说项的时候你们都在,朕也不想瞒着你们,其实昨天卖的那些酒,里面有五成股都是朕的。”

啥?!这消息还真是够劲爆,难怪昨天宴会上那些番邦使节想要买酒皇帝陛下答应的那么痛快,感情里面还真有黑幕。

不过,转念再一想,长孙无忌等人就明白李二为什么会如此为难了。

五成股算起来那可是七十五万贯,宫里一下子弄了这么多钱,要怎么跟满朝文武解释?

哦,皇帝陛下觉得日子过的苦,亲自下海了?

这不成啊这,如果只是一点小钱或许应付一下就过去了。

可这是七十多万贯,已经比国库的钱还多了,若是被那些御史言官,尤其是魏征那个黑子知道了还得了?

看着几个心腹想笑不敢笑的样子,李二就觉得有些上头。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以前没钱的时候愁,现在马上就要有钱了,还是愁,难道朕天生就是受穷的命?

当然,还有另一个办法来解决眼前的问题,那就是酒不卖了,就说没粮。

可李二到底也是要脸面的,昨天晚上说的那些也都是一时义气之语,真要是酒不卖了,岂不是把脸都丢到番邦去了。

……

……

李二带着手下一众谋士愁的头发都快白了。

李昊却喜滋滋的蹲在李承乾的宜秋院里抱着一串糖葫芦享受生活。

这个时候的李承乾只有八岁,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丢给他一串昨天晚上弄好的糖葫芦,立刻吃的眉开眼笑,跟李昊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李德謇,这糖葫芦真好吃。”

李昊腮帮子鼓鼓的,像极了嘴里塞满食物的仓鼠,吱吱唔唔道:“好吃吧,其实外面比这个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哪像你这里,吃的跟猪食似的。”

李承乾试图改变李昊的想法:“我觉得还好吧。”

李昊蹲在地上,瞥了一眼李承乾:“好什么,你连糖葫芦都没吃过。”

李承乾辩道:“那是因为父皇和母后说宫里要节俭,要体会百姓疾苦,不能做那种说出‘何不食肉糜’的无能之辈。”

节俭?你爹刚刚赚了七十多万贯,还节俭个毛。

再说,你李承乾可是要造反的人,能不能别这么怂。

在一边侍卫头子纥干成基鄙视的目光中,吐出口中糖葫芦里面没有剥干净的籽,李昊咂咂嘴道:“百姓疾苦不是在宫里看点书,吃几顿青菜萝卜就能体会的,没经历过孩子饥肠辘辘饿的连哭泣力气都没有,家中却没有一粒米的生活,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苦。”

“那你经历过么?”

扎心了老铁,李昊眨巴着眼睛,岔开话题:“那个……,太子殿下,你今天的课都上完了,我也该走了,军营那边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得去处理一下。”

“军营?”李承乾眼睛一亮:“能带我去么?”

李昊摇摇头:“不能。”

太子无旨不得出宫的道理李昊还是懂的。

李承乾失望的低下头,眼中满是遗憾。

到底还是个孩子啊,整天被圈在不大的院子里,接触的都是些宫女、太监,靠着书本上记载的东西了解世界,难怪会变的那么残暴。

看着意志消沉的太子,李昊似乎发现了某些了不得的秘密,心有所感之下脱口道:“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陛下呢,说不定陛下会同意你出去。”

“真的?”

李昊点头:“当然是真的。”

“那好,我现在就去问。”刚刚还有些消沉的李承乾瞬间变的兴奋起来,一边往外跑一边不忘嘱咐李昊:“李德謇,你别走哦,在这里等我。”

可怜的娃,这一去估计会吃排头吧。

望着健步如飞的李承乾,李昊不无恶意的想着。

然而意外的是,李承乾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依旧健步如飞,兴奋的样子怎么看得了不像吃了排头的样子,远远的就听到他在喊:“李德謇,李德謇,父皇同意我出去了。”

握艹,不是吧?这么容易?

带着好奇,等李承乾跑到近前,李昊问道:“殿下,你跟陛下说什么了?”

李承乾先是催促宫人去准备衣物,然后才道:“我就说跟你出去体会民间疾苦啊。”

“陛下同意了?”

“对啊,不过父皇说等我回来要写心得体会。”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马格极地,你丫就坑老子吧。

听了李承乾的回答,李昊差点没吐血。

老子可是要去军营,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体会民间疾苦了,我特么上哪儿带你体会去。

李承乾笑的很是得意,见李昊脸色难看,安慰他道:“放心吧,这种心得体会我以前不知写过多少,闭着眼睛都能写出来,所以我们不去真的体会,你只要带我去军营就好。”

李昊:“……”

小样的,得意是吧,看老子一会儿怎么修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