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洗澡澡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5:48
A+ A- 关灯 听书

出了皇宫,李承乾兴奋的像是脱了疆的野狗,叽叽喳喳看什么都新鲜。

“哎哎,德謇,你看那儿,有人会吐火啊。”

“德謇,那边,那边有胸口碎大石啊,真厉害。”

“哦哦,德謇,德謇,那个女的好漂亮……”

漂亮?你从哪儿看出来一个体重赶过一百八的女人漂亮的!

你以为自己是妇女之友吗?!

虽然知道大唐以胖为美,可李昊还是无法改变从后世带来的世界观,女人这种生物,还是苗条些耐看。

好在马车的速度并不慢,一路前行很快便出了长安城,随着四周行人渐少,左领军卫驻地已经遥遥在望,阵阵肃杀之气使得驻地周围连只野狗都没有。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苏定方早早接到通知,此时已经等在大营门口。

待马车停车,李承乾下来,立刻迎上来:“臣苏烈恭迎太子。”

“免了。”李承乾小大人一般摆摆手,回头对李昊道:“爱卿,咱们进去吧。”

李昊看着苏定方小心谨慎的样子,忽然有些尴尬,自己好像除了第一次见李承乾的时候行了一礼,压根就没拿他当个人物,这是不是有些不够尊重啊。

迅速追上几步,到来李承乾身后:“太子殿下……。”

“嗯?!”感受到李昊语气神态上的变化,李承乾诧异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表情严肃的苏定方,像是明白了什么,神秘一笑道:“你是近臣,跟他们不一样的。”

这是拉拢么?应该是吧!

被一个小屁孩拉拢,李昊不知道应不应该表现出兴高采烈,五体投地的模样,龇牙咧嘴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按照以前的样子来。

苏定方走在李昊身边,自然听到了李承乾的话,不过他跟李昊不同,端的是李二的饭碗,所以根本不在乎这些,看着眉来眼去的二人,自顾自的沉声问道:“李都尉,不知你早上派人送来一车硫磺有何用处?”

硫磺?李承乾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他虽在宫里,却也听说了这几天李德謇在大肆收购硫磺。

反正早晚都是要说的,李昊倒也没有推三阻四,不紧不慢的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那是用来给大伙儿洗澡的,上次来营里我就发现士卒一个个身上全都是虱子、跳蚤,这很不卫生,所以我决定弄此硫磺,再把大伙儿都集中起来,共同努力把这些小虫子全都消灭掉。”

苏定方嘴角抽了抽:“李都尉,你这样太过儿戏了吧,几只虫子而已,何至如此大动干戈。”

要知道,为了今天的事情,整个翎府一千多人连日常训练都停了,本以为李昊这个折冲都尉有什么重大事情宣布,结果闹到最后只是为了让大家集中起来洗澡,这不是扯蛋么。

李昊闻言,一脸严肃的道:“苏将军此言差矣,防微杜渐的道理难道你不懂么,虫子虽小,但在军营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却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可怕后果。

试想一下,如果某只虫子咬了一个患有疫病的人,假如它再跑到一个没得病的人身上咬一口会发生什么?一个传染俩知道么!若真到了那个时候绝对是一死一大片。

所以,如果不想军营里闹瘟疫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平时看上去不起眼的小虫子全都消灭,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见李昊说的严重,李承乾不由问道:“几只虫子而已,真的有这么厉害?”

李昊重重一点头:“当然,这可是我多年的研究成果,而且就算没有疫病,干净些也总是好的,殿下说是吧?”

苏定方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缝合术是多年成果;风靡长安的杜康也是多年成果;现在几只虫子也成了多年成果。

这么些多年成果,你李德謇这十几年过的还真是充实啊。

不过,事已至此,太子都来了,再说那些已经没用了。

反正李昊是翎府都尉,整个翎府他说了算,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操场边缘,只见一千两百余军卒已经在操场上整齐列队,个个精神抖擞,好不威武。

苏定方给李昊比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这个主官可以上前讲话。

李昊上辈子就是军人,倒也没有怯场,大步来到军阵之前:“讲一下!”

没反应,一群大头兵面面相觑,啥意思?

忘了古代和现代不同了,李昊尴尬的咂咂嘴,紧绷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继续道:“两件事情,第一,太子殿下给你们带来一份见面礼,请你们洗澡;第二,从明天开始,若有谁让本都尉发现身上还有虱子、跳蚤这样的虫子,一律十军棍。”

李承乾:“……”

跟老子有个毛的干系?怎么就是我请洗澡了?

众军卒:“……”

宫里的贵人就是毛病多,这年头儿谁身上还没有个虱子、跳蚤啥的,有必要弄的那么干净么?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不就是洗澡么,宫里的贵人喜欢干净那就洗呗,总比挨军棍要好。

再说没看李大魔头脸阴的都能滴出水么,估计正等着有人跳出来反对,然后杀鸡儆猴吧。

李昊见没人质疑,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对苏定方道:“将军,可以让人把浴桶抬上来了。”

苏定方怜悯的看了下面那些懵懂无知的大头兵一眼,摆手示意身后亲卫下去抬东西。

很快,百来个浴桶被抬了上来,硫磺的味道呛的抬桶的亲卫内牛满面,放下桶立刻远远逃了出去。

李昊仗着前几天留下的名声,不给众人任何考虑时间,一声令下:“卸甲,脱衣,第一排入桶。”

站在军阵第一排的都是翎府的基层军官,闻言之后脸色都变的跟桶里黄色硫磺水一个颜色,偏偏军令难违,再加上太子殿下就站在那里看着,谁敢说半个不字。

希望不会洗死人吧,第一排的基层军官咬牙跺脚,把眼一闭三下五除了脱的只余一条犊鼻裤,在身后之人的搀扶下站进桶里,一阵烧灼感立刻从双腿传便全身。

“都蹲进去,把头发全都浸在水里。”李昊见众人站在桶里不动,大声喝道:“身为军官,为令者仗二十。”

拼了,桶中百来人彼此对视,把心一横,集体捏着鼻子蹲了下去。

片刻之后,水面上浮起三三两两的小虫。

待桶中众人实在憋不住气从里面站起来的时候,桶里的水已经看不成了,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小虫几乎连水面都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