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李二的吩咐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5:50
A+ A- 关灯 听书

等到所有人都洗完,桶里的虫子捞出来一称,好家伙,小五斤的份量。

李昊可以保证,此时自己手下这支军队虽然在大唐不是最能打的,但一定是最干净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一群大头兵在冲洗掉身上的硫磺水,缓解了那种烧灼感之后,立刻觉得神清气爽,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身上不痒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健康了。

李承乾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尽管身上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但却对李昊的先见之明佩服的五体投地。

如此多的虫寄生在人的身体上,傻子都知道不是好事。

那么,自己回去之后要不要也让宫里那帮太监也洗洗呢?

心动如行动,李承乾是典型的行动派,有了决定立刻找到李昊,将他拉到一边:“德謇,我听说你前段时间收购了不少硫磺,送我一点怎么样?”

“你想干啥?”李昊警惕的问道。

收硫磺那是有其它用处的,拿出一部分给翎府这帮杀才用已经够心疼了,若是再送给李承乾一些,想想都觉着揪心。

李承乾倒是直接,没有半点犹豫道:“我宫里那些家伙身上也有虫,我弄些回去给他们洗洗。”

李昊纳闷道:“不是吧?宫里也有虱子、跳蚤?”

李承乾做了个比较邪乎的表情:“那你看看,这东西到处都是。”

“那好吧,不过硫磺我留着有大用,不能给你太多。”

“没问题,我那边人不多,百来斤就成。”

商议妥当,李承乾带着李昊的手信打道回府,半路上去李家弄了满满一大车硫磺,数量接近一千斤。

回宫之后照着李昊的法子,带着禁军、太监甚至是宫女统统洗了一遍不说,甚至连各处宫殿都用硫磺水擦了一遍,弄的整个宜秋院满是一股子硫磺味儿,第二天李昊去的时候差点被熏一跟头。

李承乾得意的炫耀:“怎么样,德謇,看看我这里弄的彻底吧?”

李昊气的翻了个白眼:“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你说的是只要百来斤硫磺就成。”

“呃……”李承乾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那个,这事儿其实不怪我,都是纥干承基,是他一不小心装多了。”

纥干承基:“……”

李昊撇撇嘴:“殿下,做人要守信用,我的硫磺也是用钱买的。”

此时的李承乾还没有养成飞扬跋扈的性格,闻言纠结道:“那怎么办,要不,你把余下的拉回去好了。”

李昊当然不可能真的把硫磺拉回去,摇头道:“算了,我也不差你那点钱和东西,要不你帮我个忙吧,事成之后,若是赚了钱,咱们五五分帐。”

“五五分?”李承乾一下子来的精神,连帮什么忙都不问,直接道:“你说的是真的?”

可怜的娃,估计是被钱给憋疯了吧,李昊怜悯的看看李承乾:“当然,我可是长安有名的诚实可靠小郎君,就算陛下……。”

正打算把跟李二合作的事当牛逼吹吹,门口便传来老帅哥的声音:“朕怎么样啊。”

“呃……”李昊也知道自己差点说走嘴了,急中生智一记马屁送了上去:“陛下天恩浩荡,光照九州八荒,臣对陛下敬仰之情如涛涛黄河之水连绵不绝,能够沐浴在您的圣光之下,是臣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若不是您对臣信任有加,臣如何能有今日。”

奸臣,妥妥的奸臣。

李承乾几乎不忍直视,向边上走了两步,远远离开李昊,这才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唔,都平身吧。”虽然明知道李昊是在拍马屁,可是看在那七十多万贯的份上,李二还是选择暂时原谅他。

待两人站好,李二再次开口:“太子,你这次要搞什么名堂,为何宫里弄的到处都是硫磺味儿。”

李承乾老老实实答道:“父皇,儿臣听德謇说硫磺可以去除人身上的害虫,还可以防治疫病,故而从他家里取了些,用在宫里了。”

果然是坑队友的货色,李昊无奈,接过李承乾的话头,臊眉耷眼的道:“陛下,眼下正是深秋初冬交替之时,疟疾、伤寒之类的疾病高发的季节,那些寄生在人身体上的跳蚤、虱子等昆虫正是传播这些疾病的罪魁祸首,所以臣觉得如果能将它们消灭掉,可以减少一些疫病的传播途径。”

李二哼了一声:“所以你就逼着整个翎府都用硫磺水洗澡?你就是这样跟你父亲学带兵的?什么叫爱兵如子,什么叫赏罚分明你都忘了?左领军卫里,你李德謇的名号堪比阎王,这些你都知道么?”

谁啊?谁在冤枉老子?!

李昊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满面真诚:“陛下,臣冤枉啊,臣这逼着他们洗澡那也是为了他们好不是,军营里人群密集,若是真有什么疫情,那可是一死一大片啊。”

李二没有再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足以说明他并没有把李昊的话放在心上。

顿了顿,老帅哥向大太监林喜伸出手,接过二指宽的一个条子转手又递给李昊:“这是你要的东西,朕给你了,记住,此事不容有失。”

“诺,陛下放心。”看着条子上李二的私印,李昊心中一喜,接过之后看都没看直接揣进怀里。

好东西啊这是,有了这东西,酿酒的粮食问题就解决了,那可是好几万贯呢。

李承乾同样看到了条子上的私印,但却没看清其中的内容,凭直觉,他认为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事,看向老头子的目光中不由带上了鄙视的味道。

李二倒是没在乎这些,见李昊将条子收好,沉着脸旧事重提:“你们两个小家伙以前折腾出来的事情朕可以替你们压下去,但以后绝不可再犯,知道么?”

李昊与李承乾面面相觑,知道李二并没有相信他们,只能无奈答道:“诺,臣(儿臣)知道。”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有张良计,咱有过墙梯,任你妙计千条,我有一定之规,随着李二离开,李昊与李承乾又再次凑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