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乌鸦嘴(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5:53
A+ A- 关灯 听书

红拂这个时候已经换上了家居常服,正着管家老陈汇报近半年来家中发生的事情。

儿子有出息了,懂医术,会作诗,还能酿酒,以后再也不用为他的将来操心,这让一直为李靖担心的红拂心情变的美美哒。

至于说李昊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这么多东西,在看他演示过一次过目不忘后,红拂就释然了。

只要是自己的儿子就好,至于灵魂……正常人谁能往那儿想。

李靖的归来打断了老陈的汇报,红拂笑着迎上去:“夫君回来了?”

“嗯,德謇呢?我有话问他。”满肚子疑问的李靖敷衍着应了一声,便问起李昊的动向。

“去军营了,劝都劝不住,非说要为大唐军事建设添砖加瓦。”红拂解释着,注意到李靖怀里抱着酒坛便问道:“夫君拿的是什么?”

李靖将酒拿出来递给神情诡异的老陈,神秘的说道:“这是杜康酒,据说是根据古方所酿,为夫在陛下那里喝了点,比以前喝过的那些酒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于是为夫费尽心力向陛下讨要了一坛,特地拿回来给夫人尝尝……。”

李靖说到一半发现红拂的表情有些扭曲,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夫人,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红拂以手抚额:“夫君,难道你就没有问问陛下,这酒是从哪里购的?”

李靖道:“问了,可陛下不说。”

管家老陈实在看不下去,哭笑不得的说道:“老爷,这酒就是咱家产的,是少爷根据古籍中的记载,苦心钻研,补全了配方所酿。说句大不敬的话,最好的杜康不在宫里,而是在咱家后宅。”

李靖瞬间如遭雷击,默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酒……是德謇酿的?宫里的酒都是从咱家买的?”

老陈点头:“可不是呗。”

怪不得自己跟皇帝讨要酒水的时候,大太监林喜笑的那么猥琐,怪不得皇帝陛下笑的那么意味深长,敢情全世界都知道这酒是出自自己家,只有自己不知道。

红拂似乎怕李靖被雷的不够,继续给他加码:“夫君,要说德謇这孩子可是真争气,酿出这么好的酒不说,还跟皇帝陛下联手,一口气卖出三十万坛,那可是一百五十万贯的收益啊,就算给宫里五成干股,再去掉成本,咱家也有六十万贯的入帐。”

明白了,这下全明白了。

怪不得皇帝陛下脾气这么好,怪不得原本定好的刑部尚书改成兵部尚书了,原来都是钱闹的。

……

……

李昊当然不是真的想要为军事建设添什么砖瓦,大唐上有皇帝,下有十六卫大将军,论加瓦怎么也轮不到他头上。

之所以从家里出来,是因为不想等李靖回来再把跟红拂说过的话重新说一遍。

程处默与李昊结伴而行,睡眼惺忪,脸上写满了不乐意,边走边咕哝:“德謇你也是,李伯伯回来了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非要去军营干啥。”

“我敬业爱岗,干一行爱一行不行么?”李昊瞥了他一眼,继续道:“再说你可是翎府校尉,大白天不去当值却在家里睡觉,拿我这个都尉不当干部是吧?”

程处默到:“你可拉倒吧,我这个校尉就是个名儿,真要去营里,怕是你要烦死了。”

李昊想想也是,这憨憨虽然武力值不错,但脑子却不怎么灵光,不像他爹。

他爹程妖精那是装傻,可他程处默,那可是真傻。

真要是天天去军营,只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想着,随口对小程问道:“处默,你家谁说了算?”

程处默拍着胸口道:“当然是俺爹。”

“切,说的跟真的似的,看你妹妹就知道,程家婶子在家里的地位如何。”

小程勃然变色:“李德謇,你狗日的又听到什么传言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传言?家庭环境造就一个人,单看小程同学在比他妹妹面前老鼠见了猫似的表现,李昊认为,程夫人崔氏在程家地位绝对属于垂帘听政的那种。

老程在家的确说了算,可如果崔氏不点头,立刻就会变成说了就算。

程处默似乎对李昊有什么误解,见他不说话便道:“德謇,俺妹妹其实人不错,人长的漂亮,武艺又好,就是有点喜欢小题大错,遇到看不顺眼的事情就想管管,不过这都是细枝末节你说是吧?俺娘常说,家里总要有个拿事儿的人,俺妹呢,就是这种。”

李昊狐疑的看了小程一眼:“程铁牛,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知道啊,俺爹说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得让你成为俺老程家的女婿,绝不能让李道宗那老货抢了先。”

我靠,果然是个憨憨,这表达的也太直接了。

我还是个孩子啊,讨论这个真的好么。

一路扯蛋来到军营已经是下午时分,远远的,李昊便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行至近处,李昊对守在门口的当职军卒问道:“怎么回事,营门为何关了?”

军卒显的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都,都尉,出,出事了。”

好好的军营能出什么事?李昊一愣。

杀人了?那也不至于封了大营啊!

突厥人又打过来了?这更不可能了,突厥二王子还在城里呢。

除了这些还能有啥事?难道是有人造反?

想到此处,李昊也紧张了起来,沉声对那军卒问道:“出什么事了,说清楚。”

“疫,疫病。”军卒坚难的说道:“咱们卫有好些人都在打摆子,还有其它卫听说也有不少人病了,上面怕消息泄露,所以封了大营,没有大将军手令,任何人不得出营半步。”

李昊嘴角抽了抽。

看来军中的保密工作还有待提高啊,上在明令禁止消息泄露,可特么下面守门的军卒都特么知道了,而且传的还煞有其事。

诶,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保密……疫病……。

我靠,疫病才是重点哦。

“处默,咱们走,回长安。”李昊很快有了决定,叫上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的程处默就走,末了还不忘叮嘱守门的军卒:“老子今天没来过知道不,若是被人知道你说见过老子,直接阉了送你进宫当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