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乌鸦嘴(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5:54
A+ A- 关灯 听书

东宫,李靖走后不久,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联袂来见,行礼之后神情严肃道:“陛下出事情了,左右屯卫出现数例打摆子的情况,已有两人死亡,十六卫中亦是各有病患,眼下军中人心惶惶,臣已下令各军暂时封锁大营,接下来如何处置还望陛下定夺。”

“什么?”李二猛的站了起来,好心情荡然无存:“尔等为何此时才报。”

杜如晦道:“陛下,初时军中医官只是当成普通风寒,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病人情况越来越糟,这才知道梁的不是风寒。”

打摆子,也叫疟疾,在没有青霉素的古代,只要染上便等于半只脚迈进棺材,死的多,活的少。

而且这病初发时与感冒差不多,若不是经验十分丰富的老医生,很难一眼就看出来。

李二虽然清楚,可情急之下哪有心思想这些,重重一拳锤在桌案上:“这帮庸医!”

杜如晦掌管兵部,还未与李靖交接便弄出这么大的事,心中也是懊恼。

可想想又怪不得谁,军中的医官连个外伤都治不明白,难道还真指望他们能提前发现疫病?

想着,杜如晦继续道:“陛下,眼下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封锁各军大营虽然暂时可以控制消息散播,但若时间长了,臣只怕只怕会有哗变之危,如何处置还望陛下拿个主意。”

提到哗变,李二心中一惊:“太医院呢,太医院有没有什么办法。”

“臣来的时候已经命人去太医院了,估计……”老杜正说着,房间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陛下,臣金康拜见。”

“速速进来。”李二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就算太医院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可还是将老金叫了进来:“金爱卿,情况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金太医正色道:“臣已经知道了,但臣窃以为眼下最重要的应是封锁禁宫,闲杂人等不得入宫,否则若疫情传入宫中,怕是更加棘手。”

李二面色再变:“金爱卿,你能确定是疫?”

金太医摇头:“尚不能确定,但提前预防一下总是好的,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好吧,那就按爱卿说的办,林喜,你去传旨,自今时今日起,禁宫封闭,无令者不得出入,违者,斩。”

“诺。”

“还有,传令卫国公李靖,英国公李勣,左屯卫大将军柴绍,右屯卫大将军候君集火速入宫。”

“诺!”

一连串命令下来,皇宫大内守先紧张了起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身为后宫之主的长孙自然也收到了消息,紧张之余带上李泰和未满六岁的长乐便往宜秋院而来。

李承乾正无聊的缩在院中温书,忽见长孙皇后紧张的出现,不由纳闷:“母后,您怎么来了?二弟,大妹也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长孙皇后不理李承乾,只是将三个孩子集中到一起,正色叮嘱:“你们三个就在这里,无事不得出去,知道么?”

李承乾问道:“母后,是连这个院子都不能出么?这是为什么啊?”

长孙皇后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对儿子说真话:“承乾,刚刚尚书仆射杜如晦来报,十六卫中有疫情发生,你父皇为保内宫安全已经下达封禁令,什么时候解除尚不得知,你是太子,又是长兄,要替你父皇分忧,尽到照看弟、妹的责任,懂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瘟,瘟疫?”只有七岁的李泰脸都白了,一把拉住长孙皇后:“母后,儿臣怕。”

长乐此时还是个漂亮的小萝莉,并不懂得瘟疫是个啥,但看到二哥害怕的样子,不由也吓的泫然欲泣,拉着长孙皇后的手怎么也不撒开。

与这两个小家伙相比,李承乾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些兴奋,看上去就差没有跳起来叫一声‘好’了。

如此诡异的表现让长孙皇后不禁有些担心,将李泰、长乐搂在怀里安慰的同时,对李承乾问道:“承乾,你怎么回事,不怕么。”

李承乾小大人一样背着手,小胸脯挺的高高的,学着大人的样子道:“母后,若儿臣说李侍读前几天提到过会有瘟疫,而且他还有办法控制瘟疫不发生,您信么?”

“什么?”长孙皇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李德謇前几天提到过会有瘟疫?”

“呃……,也不是。”李承乾挠挠头,觉得刚刚自己的表达似乎有问题,努力回忆了一下道:“他的意思好像是说,只要把人身上那些虱子、跳蚤都杀掉,就能不发生瘟疫,或者说不让瘟疫传播。”

长孙皇后也有些疾病乱投医的意思,听了李承乾的解释想都没想便对要守在一边的太子侍卫头子纥干承基道:“你速去丽政殿通知陛下过来,就说本宫有要事相商。”

“诺!”尽管纥干承基并不相信李昊的鬼话,但老板娘的吩咐却不得不听。

李二这个时候已经是焦头烂额了,若是百姓中有瘟疫传播还好说,只要封路不让瘟疫扩散总有解决的办法。

可军中闹瘟疫就不一样了,这帮家伙那可是会哗变的,若是控制不当,军队哗变对刚刚稳定下来的大唐将是一场无可挽回的灾难。

可没想到正讨论如何稳定军心的时候,太子侍卫统领来了,一句话‘皇后娘娘有要事相商’吓的李二‘唰’的出了一身冷汗,只以为是宫里出了问题,二话不说带上金太医直奔宜秋院。

待发现皇后跟三个娃都没啥事之后,李二才松了口气。

但很快,在长孙皇后的叙述下,李二眉头又皱了起来:“什么?李德謇?怎么又是那小子!”

长孙皇后道:“陛下,李德謇既然如此说想必应该是有些根据,您看要不要将他叫进宫来。”

长孙的话似乎提醒了金太医,老头子眼前一亮,附和道:“是啊陛下,恩师学究天人,缝合术天下无双,或许真的有办法解决这次的疫情。”

恩师?叫的真鸡儿顺口,李二鄙夷的看了金太医一眼,为了推卸责任,这老货还真是脸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