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你想要什么奖赏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02
A+ A- 关灯 听书

“娘娘,喜事,大喜事啊!”

沉闷的后宫之中,大太监林喜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刺耳。

但听在长孙皇后耳中却如同天籁,急声问道:“何喜之有,快快说来。”

“娘娘,刚刚太子侍卫纥干承基来报,在太子英明的领导下,李侍读已经研究出了治疗疫病的方子,病人已经得到救治,正在恢复之中。”林喜满脸喜气洋洋,倒是和他的名字很配,想想又补充了一句:“陛下怕娘娘担心,刚收到消息就派臣来通知您了。”

长孙皇后突然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疫病被治好了?只用了一个晚上!

这还是疫病么,该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吧?

“太子殿下在哪里?既然疫病已经有了救治的法子,为何不见太子回宫?”

说话的是李雪雁,出于安全考虑,李道宗在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把她送进了皇宫。

林喜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被李二派了过来,并不知道李承乾的具体消息,犹豫片刻道:“回郡主,纥干承基并未言明,依臣想太子殿下应该还在军营。”

长孙皇后见问不出什么,面色不愉道:“走,随本宫去丽政殿。”

皇后摆架丽政殿,不想赶到的时候李二却已经离开。

叫来宫人一问才知道,李二已经带着人去了城外军营。

……

……

此时翎府军营已经外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样子,从营外二十步开始,全部垫上生石灰,营地内的各处营房周围也全部用生石灰围了起来。

数十堆艾草被点燃,浓烟滚滚,百虫辟易。

李二虽然是皇帝,但在入营之前,依旧也要经历消毒这一关,甚至在消毒之后还要弄两瓣大蒜嚼嚼。

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满营的官兵都嚼,你不嚼那就只能忍着别人嘴里的那个味道,嚼了,大家都一样,谁也别笑话谁,谁也不用忍着谁。

穿过最外围的营地,进入第二圈,好家伙,两百条大汉龇牙咧嘴的正在用硫磺水泡澡。

翎府官兵在享受过这种滋味之后,丝毫不介意再给兄弟部队的战友们加料,泡进去的滋味绝对不是人受的。

李二对此倒是很满意,先不管李昊的法子到底有用没用,但至少是个办法,比坐在宫里空想要有用的多。

再往里走,就是内圈,这个圈子相对来说管理比较严格,许进不许出,任何人都不例外,皇帝也不行,为的是防止疫情扩散。

李二很理解这样的做法,自然不会去挑战规则,可当他看到圈子里那四个大呼小叫的家伙时,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五六七八九十,顺子!”

“顺子了不起啊,四个三,炸。”

“俩王!本宫赢了,给钱,快给钱。”

打光了用厚纸片制成的扑克,李承乾乐的眉开眼笑,肉乎乎的小手几乎戳进李昊的鼻孔。

李昊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对着他的身后努努嘴。

李承乾大咧咧的道:“李德謇,少给本宫整这些没用的,这次你就算说是本宫父皇来了也没用。”

李昊懊恼的一拍额头,起身行礼:“臣李德謇,参见陛下。”

左右两侧的程处默和李震亦同时起身:“臣程处默(李震)参见陛下。”

“呦呵,变本加厉了,连小程和小震都陪你一起演?”李承乾依旧不信,小腿往前一伸,踏在面前的代替牌桌的木箱上:“不怕告诉你,父皇这个时候早跟母后造小人儿去了,你就是拉上再多人也没用。”

在长孙无忌、杜如晦、李靖等人默契的注视下,李二老脸瞬间涨的通红,所有的好心情全都不翼而飞,干咳一声:“太子!”

背对着李二的太子殿下整个人僵了一下,红扑扑的小脸瞬间惨白,机械的回头,看向隔离区围栏外的李二:“父,父皇,您,您怎么,来,来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二面沉似水:“太子,朕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让你来此处坐镇的吧?为何你却在此嬉戏。”

“呃……,父皇,儿臣……”李承乾吐吐吞吞不知如何解释。

李昊主动走上几步,替他解释道:“陛下,大疫之前太子如此做也是为了稳定军心,外紧内松,消息出开能使士卒不至于在疫病面前过于恐慌。”

李承乾在背后给李昊比了个拇指,都被捉奸在床了还能找到理由搪塞,真牛。

可李二岂会那么容易上当,冷笑道:“是么?那为何太子却跑到这里来了?莫不是想着可以借此赖在宫外,逃避学业?”

李承乾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再次看向李昊。

“陛下,太子也是担忧臣的安全,故而不小心才踏足隔离圈,绝无逃避学业的意思。”李昊本想再替李承乾解释了一下,可眼瞅着李二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临时改口:“而且这次的疫病其实眼下看来只要方法得当,完全可以得到有效控制,陛下若是担心太子学业,完全可以按照这里的布置将太子接回宫中。”

“嗯!”李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在李承乾心灰若死的目光中对李昊问道:“太子的事情一会儿再说,朕问你,这里的情况怎么样,病患是否真的已经治好了?”

李昊道:“回陛下,眼下只是有所缓解,治愈的话,怎么也要再观察几天才行。”

“能缓解就好!德謇呐,金太医想必已经跟你说过这次疫情的危险性,你能让病情有所缓解便是大功一件。”想到疫病很快就会得到控制,李二轻松了许多,隔着木围栏道:“说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奖赏!”

在李二看不到的位置上,李靖对儿子微微摇头,明显带着让他拒绝的意思。

李昊看到了老头子的暗示,但却并不打算照着做,装模作样的挠挠头:“陛下,其实臣医治疫病的方子是根据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记载所得,并非臣所独创,这奖励什么的臣不敢要,如果您真想奖励臣,不如给臣来个‘大唐十佳青年’的证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