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你不坏,你有毒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03
A+ A- 关灯 听书

十佳青年是个什么鬼?大唐有这东西?

老货们面面相觑,李二同样是一头雾水。

看着李昊清澈的目光,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李二陛下摇了摇头:“换一个吧,我大唐没有十佳青年这个职位。”

李昊断然道:“不陛下,在臣看来,十佳青年就是年轻人最高荣誉,远比任何官职和爵位都要高贵。”

李二再次问道:“真的只要这个?”

“是的。”

“好吧,既然爱卿执意如此,朕答应了。”

“臣,谢陛下鸿恩。”

见李二答应,李昊兴奋的拜了拜,末了还不忘跟自家老头子挑挑眉毛,似在炫耀一般。

这个败家玩意儿!李靖被气的胡子直抖。

告诉他别要奖励,别要奖励,这小子非要,要就要吧,还要了那么个不论不类的东西。

十佳青年,能当饭吃么。

正想着,却见金太医纠结的在一边直转圈子,为防疫情再出变故,李靖不由开口问道:“金太医有事?”

老金见终于有人理自己了,不由上前小声道:“师祖,刚刚恩师……有个事情说错了。”

师祖?李靖表情有些扭曲,可想到事关李昊,只能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错了?哪里错了?”

金太医道:“《肘后备急方》中的确提到过青蒿有治疗之功效,可是……可是在此之前已经有无数人试过了,那是假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假的?”两人的对话引起了李二的兴趣,叫过李昊:“德謇,怎么回事,为何金太医说青蒿没有治疗的功效?”

李昊无奈摇了摇头:“陛下劣徒只是读书读傻了,您别见怪,之所以说青蒿没有治疗疟疾的功效,根据臣多年研究,不过是因为地域不同,叫法不同罢了,比如今日有来治疗的疟疾的蒿草,其实在咱们这边叫香蒿,而在辽东这东西却叫黄蒿,凉州一带叫它迎春蒿,所以一味去找青蒿是没用的,除非有官方将所有草药统一编印成册,统一称呼才行。”

又是多年研究,李二已经不知应如何吐槽这四个字了。

李靖则像是不认识自己儿子了一般,上上下下不住打量李昊。

鼻子、眉毛、眼睛是自己的种没错啊,可自己家啥时候出了这么个妖孽,怎么看着就像街边算卦的神棍呢。

无力吐槽的老货们最后还是离开了,只是在离开之前,李二特地把李承乾叫到了一边。

时间不大,八岁的太子殿下臊眉耷眼的独自走了回来,隔离带让他免了一顿臭揍,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抄写五十遍孝经的任务并不比脱层皮好多少。

……

……

光阳似箭,眨眼间便是十天。

随着一批批得了疟疾的家伙从一摊烂泥变的龙精虎猛,李昊的任务终于结束了。

四个小年轻在十月底之前离开了最内层的隔离圈,洗过澡,消过毒,踏出军营大门。

李承乾、程处默、李震三人与李昊通过十天的接触,堪称获益良多,五十K、锄大地、双扣、拖拉机、斗地主,无一不精。

但三人也为此交了不少学费,算算大概每人十贯左右。

不过羊毛出在狗身上,三人相信,这么有多扑克的玩法,他们迟早可以从其它小伙伴身上赚回来。

离别在即,李承乾有些不舍,指着停在不远处来接自己的马车道:“你们跟本宫一起走不?正好有马车。”

李昊看着停在李承乾马车后面不远处的另一辆车,以及马车边上站着的人,摇头道:“不了,殿下你先回吧,我们三个有人接。”

李承乾有些失落的道:“那……本宫走了啊,明天记得进宫陪我进学。”

李昊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快走吧,皇后娘娘估计在宫里都等急了,回去晚了小心挨揍。”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李承乾到底年龄还小,脸皮不够厚,欠着李昊十来贯,自觉心虚,抖不起太子威风,二话没说直接上车走人。

李昊三人则是来到另一辆马车前:“你怎么来了?”

程音音依旧改不了看什么都不顺眼的习惯,高傲的像是一只天鹅:“来接我哥,不行么?大唐十佳青年,李德謇县子。”

“当然可以。”李昊耸耸肩膀,第一个上了马车,进车厢的时候似是想起了什么,扭头对程音音道:“不介意多载我跟李震两个人吧?”

“无赖!”程音音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白了李昊一眼:“想坐就坐,没人拦着你们。”

李昊对尴尬的李震招了招手:“那就好,李震,咱们跟着程少借光不用走回去了。”

……

……

车声辚辚,马车中四人相对而坐,各自占了一个角落。

程处默对这个妹妹有着天然的‘畏惧’,上了车以后便不再说话。

李震为了避免尴尬,上车之后便开始假寐,全当看不到四周的情况。

只有李昊与程音音对视着。

小姑娘偶尔一瞪眼,那意思:你瞅啥!

李昊再瞪回去:瞅你咋地!

凭心而论,如果李昊此时能够把扭成十八个弯的身体坐直坐正,再换上一副彬彬有礼的伪君子表情,程音音绝对会把他当成偶像或者是未来夫婿。

毕竟长安年轻一代能够单靠自己混到四品官职,位列开国县子的还没有一个。

更不要说李昊在当初在大殿之上一诗压群雄,包括孔颖达、阎家兄弟、岑文本等大学问家在内的所有人都被震的哑口无言。

又凭借一坛酒,狂卷周边各国一百五十万贯。

接着疫情爆发,又是李昊独挑大梁,第一个带头冲进疫区,‘研究’出了治疗疟疾的良药,挽救无数生灵。

如此种种完全符合小丫头要求夫婿文能下马定江山的要求。

可就是李昊太过放浪形骸,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嬉皮笑脸,插科打诨,没有半点君子之风。

每每想到自己未来夫婿被人在背后指点道德败坏,程音音就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纠正一下他的品行。

当然,李昊并不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一个十来岁小丫头的意见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如果是雪雁小姐姐嘛……可以考虑在她面前装一装。

马车上四人各怀心事,冷不防马车突然一个急停,将四人吓了一跳。

掀开帘子一看,发现马车此时已经到了城门口,急停的原因是另一辆马车抢行,结果差点撞上。

程憨憨这一路上被妹妹压制的够呛,当下嗷唠就是一嗓子:“直娘贼,瞎了你的狗眼,俺程家路也敢抢!”

抢行的马车也早早停了下来,听到小程的叫骂声,同样打开了车帘,露出宇文谋欠揍的脑袋:“我道是谁,原来是程家大少爷,我宇文谋还真是好奇,这路啥时候变成你程家的了。”

程处默本就是个憨憨,闻言大怒:“姓宇文的,你欠揍了是吧!”

说罢,摆开架式就要下车。

“处默!”李昊眼尖,早已经看到宇文谋身后还有其他人,为防小程吃亏,当下将他喝住,探头对宇文谋说道:“宇文谋,今日李某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是非,否则老子拼了官位不要,也打碎你满口牙。”

宇文谋没想到李昊也在程家的马车上,当场就是一愣,片刻之后露出嘲讽的笑容:“都说长安三纨绔秤不离砣砣不离称,也罢,今日你们人多,老子卖你大唐十佳青年一个面子。”说罢,车帘一放,对自家车夫道:“我们走。”

小程看着对方马车运去,坐回车厢恨恨道:“德謇,你为啥拦着俺。”

李昊重新靠回角落,满不经心道:“小心有诈,他车里还有其他人。”

程处默对李昊的判断还是很有信心的,闻言不再提揍人的事情,只是郁闷的道:“德謇你也是,当初陛下问你要什么奖励,你说你干啥要个没用的十佳青年呢,一个破旗子对你来说有啥用。”

“呵呵……”李昊稳如老狗的靠在角落里,笑道:“因为老子的官已经当到头了,上次宴会之上陛下宁可食言,也要塞给我一个太子侍读的位置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震睁开眼睛:“那你大可以要钱啊。”

李昊反问:“我缺钱么?”

众人无语,李昊一夜之间狂卷一百五十万贯的事情犹在眼前,这货好像还真不缺钱。

正纠结着,却听李昊继续道:“我的官当到头了,又不缺钱,所以我只能要一个不疼不痒荣誉头衔,可其他人的官却没当到头,试想一下,那些苦心钻营的家伙费尽心力之后发现自己只得到一个荣誉头衔会是什么表情?”

程处默、李震:“……”

损人不利已啊这是,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估计死的心都有了吧!

程音音小脸扭曲的盯着李昊,半晌挤出一句:“李德謇,我发现别人最多就是坏,而你不同,你不坏,你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