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脑洞大开的便宜老娘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06
A+ A- 关灯 听书

直到进了家门,李昊都没想明白程家人到底怎么回事,到底要闹哪样。

得到儿子归来消息的红拂早已经等在院子里,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数落道:“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进家了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李昊从善如流的对着老陈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凑到红拂身边掺着她小声问道:“娘,我问你个事儿呗。”

红拂冷眼扫着儿子:“什么事?娘可告诉你,要是再有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可不许去。”

“不是,以后没啥危险的事了。”李昊敷衍了一句,趁着老娘还没反应过来:“程咬金的闺女程音音您知道吧?”

“怎么惦记上那闺女了?娘跟你说,那闺女好是好,可人家和咱不对盘,清河崔氏嫡女的女儿,跟咱们不是一个路子,你最好是死了这条心,若真是想媳妇了,娘明天找别家给你说和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

明明是你儿子被人家看上了,推都推不掉好吧。

眼瞅着红拂越说越离谱,李昊赶紧拦住:“娘,娘,您先歇会,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先回房了啊。”

“给老娘站哪儿。”眼看着十来天不见的儿子又要跑,红拂没好气的将他叫住,戳着他的额头道:“回来家就往自己院子里躲,是不是在外面又惹什么事儿了?”

李昊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把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没啊。我这刚从隔离区出来,能惹啥事儿。”

红拂瞪着儿子:“那你一回来就问程家闺女干什么。”

李昊苦笑:“那个,我,我其实就是想问问,老程那闺女是不是充话费……呃,不是,是不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红拂愕然看着儿子,半晌怒道:“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再胡说信不信娘抽你。”

虽然不信老娘会真的抽自己,但李昊还是一下子跳出老远,口中喃喃:“既然不是充话费送的,那老人渣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直接说,我改还不成么。”

见李昊神神叨叨的,红拂没好气的问道:“我说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刚回来就魔怔了。”

李昊忙不迭的摇头,暂时他还不想跟红拂说程咬金非要把闺女塞给自己的事情,岔开话题道:“娘,我没事,就是这几天有些累着了,您要是没啥大事儿,我就先回屋了啊,您忙您的。”

说完,也不等红指再问,闪身便走,远远留下一个声音:“娘,过几天孩儿送您一件礼物,包您满意。”

“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毛毛躁躁的。”并不了解真实情况的红拂只当李昊是真的累了,数落了一句,对管家老陈道:“老陈呐,待会儿你去德謇那边看看缺不缺什么东西,另外……再给他调两个侍女过去吧。”

“诺!”老陈欲言又止的答应了一声,脚下没动地方。

“怎么?还有事?”面对老陈,红拂又是另外一种态度。

“夫人,是这样……”老陈犹豫片刻,决定还是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前段时间程小公爷带着程小姐来过咱们府上,老朽听小公爷与少爷聊天的意思,好像……好像程公爷有意让程小姐嫁给少爷。”

“噗……”刚刚坐下的红拂险些被一口茶汤呛的背过气去,咳了半天:“老陈,你可知道祸从口出?”

老陈表情纠结,当时他可是亲耳听到程处默问自家少爷,对程小姐印象如何,这不是送上门来是啥。

想着,老陈便把那天的事情跟红拂说了一遍,末了补充道:“而且夫人,刚刚少爷回来就是坐着程家的马车,下车的时候老朽看到程小姐似乎也在车里。”

老陈罗里吧嗦的把话说完,兀自觉得不怎么尽兴,想了想继续补充:“还有啊夫人,据老朽这段时间的观察,似乎任城王府的雪雁郡主对少爷也有那么点意思,而且老朽还听说,上次陛下举办宴会的时候,雪雁郡主一直都是坐在少爷边上的。”

有了老陈的叙述,红拂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眨么眼的功夫,自家的猪竟然已经开始拱白菜了不说,还专挑好的拱。

一个是郡王,一个是国公,都娶过来显然不现实。

可要挑的话,到底要挑哪一个呢。

程咬金家的……可以先不考虑,没见刚刚儿子回来的时候问,那闺女是不是捡来的么,无风不起浪,还是小心点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道宗家的雪雁倒是不错,端庄贤淑,恬静可人,除了身子骨弱了些,其它都还好。

若是将来真的成了亲,最好生个女娃,等太子将来当了皇帝,凭着儿子与太子的关系,两家再来个亲上加亲。

嗯,这个想法不错,要不了三十年,我孙女就是皇后了。

到时候再生个男娃,那岂不是说……。

哎呦,老李啊,你快点回来吧,你家祖坟的棺材板快要压不住了,你家重外孙就要当皇帝了。

……

……

李昊并不知道因为老陈的一句话,自家老娘的脑洞已经开到银河系之外了。

回到自己熟悉的院子,第一件事就是安排仆役去采买熏香,接着又命人去拿酒精。

一切安排妥当,这才回到床上倒头就睡。

在军营里的隔离区虽然条件并不差,可到底不如家里舒服。

所以李昊这一觉睡的是天昏地暗,等再次醒来,房间里已经燃起灯火,窗外是一片漆黑。

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窗口的位置,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细细品读,不是李靖又是何人。

“爹,您回来了啦?”

“嗯。”李靖放下手里的书,起身来到床边:“睡好了没有?睡好了跟为父出去走走。”

“啊?哦。”在侍女的服侍下,李昊弄了件大氅往身上一披,跟着老头子走出房间。

凭心而论,如果不是老头子双眉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李昊真的很想再睡个回笼觉,然而,这显然不怎么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