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要对我妹妹负责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05
A+ A- 关灯 听书

我有毒么?李昊揉着下颌想了想,不在确定的摇摇头,好像没有吧!

再看看绷着小脸的程音音,不禁想要逗她:“音音妹子,给哥笑一个呗,笑的好看哥请你吃饭。”

“呸!”程音音丢给李昊一对大白卫生眼:“李德謇,你什么时候能不那么庸俗。”

果然是社会小白呢,一点都不禁逗。

李昊嘿嘿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大的小瓶子,放在手中把玩:“再加上这个怎么样?为搏美人一笑,哥可是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

程音音傲娇的仰起头:“你这种小手段拿去骗李雪雁还行,本小姐不稀罕。”

咋扯到李雪雁身上去了?小孩子家家的,想法咋那么多呢。

刚想说点什么,却听程处默那个憨憨在一边道:“咦?李德謇,你小子不是说这小瓶子里装的是神仙水么?老子想要看看都不给,敢情是要拿来讨好我妹妹。”

我讨好你大爷,李昊没好气的瞪了程处默一眼:“会说话不,没见老子正泡妹子呢。”

程音音年龄虽然不大,却也知道这个‘泡’字不是什么好话,抬腿踹了程敢敢一脚:“有你这么当大哥的么,别人欺负你妹妹,你也不管管。”

程处默这个冤枉啊,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耳边传来李震古井无波的调侃声:“该,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跟你个憨货有啥关系,老老实实看热闹不行么,非要横插一杠子。”

几乎是同一时间,李昊与程音音异口同声:“你也闭嘴。”

如此默契的节奏在李昊看来并没有什么,碰巧而已。

当然,如果放在平时程音音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有了李震之前说的那句‘小两口’,程家大小姐的难免想的多了些,俏脸竟难得的飞起两朵红云,狠狠一跺脚:“你们三个没一个好东西!”

李昊哭笑不得的掂掂手里的小瓶子,想想自己初衷不过是想要逗小姑娘开心,结果被两个损友这么一搞却弄的像是真发生了什么一样。

感慨之余,不禁喃喃自语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不想,程音音那小丫头耳朵尖的很,李昊声音虽小,却依旧被她听了去。

傲娇的小姑娘只以为李昊是在说自己自做多情,气的眼圈瞬间就红了,眼泪含在眼眶之中:“李德謇,你什么意思啊!本小姐好心来接你三个,不是送上门让你糟践的。”

“呃……”李昊没想到小姑娘如此不禁逗,尴尬之余看看手中的小瓶子,抬手递过去:“音音妹子,刚刚那两个混蛋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这小东西其实本来就是要送你的,那个……”

“本姑娘不稀罕你送的东西。”

李昊话未说完,正闹脾气的程音音挥手挡了出去。

一个没防备,一个没注意,两人的手就这么撞到了一起。

精致的小瓶子瞬间飞了出去。

“啊!”程音音没想到自己随意一挡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再想去抓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小瓶子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车厢的地板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一股说不出的香气顷刻充斥整个车厢。

“这……”小姑娘当时就慌了,看向李德謇:“德謇,我,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李昊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膀:“反正也是送你的东西,你喜欢怎么处理都是你的事情。”

“不是,我,我真的是不小心,我……”程音音是真心实意想要道歉,可一时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急的两只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位置。

偏偏程处默这个憨憨还在边上加了一句:“哎呦我的亲妹子哎,这东西可是李德謇那小子折腾了整整五个晚上才弄出来的,平时我和李震想看一眼都难,你,你怎么就给摔了呢。”

原本就在懊悔的程音音这下更难受了,想到李昊五个晚上不眠不休准备出来的礼物被自己随手打的粉碎,心里那份难过就别提了。

在古代,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从老程上次表态想让程音音嫁入李家之后,程大小姐虽然嘴上说着不愿,但心里其实已经认命了。

再加上后来李昊的种种表现,使他在程音音眼中变的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可接受。

这好像这次程音音到军营来接人,表面上说是接程处默,实际上到底接的是谁,只有小姑娘自己最清楚。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误会的起始点就是因为李昊嘴贱。

刚刚打碎的小瓶子里装的其实就是李昊闲的无聊时用酒精弄出来的花露水,之所以辛辛苦苦晃了五天不过是为了掌握一个比例罢了。

也就是说,这东西其实并没有程音音想像中那么贵重,有了配方之后,完全可以量产,要多少有多少。

车厢里随着程处默一句话,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天鹅般高傲的程音音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缩在角落里,大大眼睛一直落在李昊的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直到马车停在卫国公府门前,李昊下车,也没有说一句话。

程处默则在李昊下车之后追了出去,将他拉到了一边,郑重其事道:“李德謇,那个打碎的小瓶子你还有没有了?”

李昊警惕的看着小程:“没了啊,我就那一瓶,你不是知道么。”

“那就再弄一瓶。”小程回头看了一眼马车:“你知道,我妹妹从来就没跟别人道过歉,这次为你破了例,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

这都什么跟什么?李昊一头雾水:“程处默,你个憨憨,你到底说啥。”

“老子想说啥你不知道?”程处默突然不憨了:“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惦记我家音音的青年俊彦能从我家排到城门口,可你什么时候见音音对这些人假以辞色过,更不用说委曲求全,低声下气的道歉。”

李昊一脸懵比,看着程处默嘴巴开开合合,一个声音远远传来:“总之,你是老子第一见到我妹妹肯低头认错的人,从今往后,你要对我妹妹负责,否则别怪老子跟你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