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咱俩谁跟谁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10
A+ A- 关灯 听书

李雪雁不是那种不懂感激的傲娇女,明白了李昊的用意,心中不由一暧,放松心态微笑道:“是么,德謇又从古籍里找到好东西了?”

李昊半开玩笑道:“是呗,你知道的,我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看书,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喜欢鼓捣一下。”

“自吹自擂真的好么。”看着李昊得意的样子,李雪雁不由打击他道。

经过的初时的尴尬,两人之间像是有了某种默契,谁都不再提之前的事情,互相开着玩笑打趣着走向李昊的小院。

侍女兰铃自从李昊走了之后就按他的要求将熏香与酒精混到了一起,像是宝贝一样抱在怀里摇着,好在二斤的份量算不得重,摇起来倒也不怎么费力。

李昊带着李雪雁走进小院的时候,正巧看到兰铃摇动小酒坛的背影,不由有些诧异:“兰铃,你干什么呢?”

兰铃被声音惊动,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跳了起来,待看清来人是李昊,这才惊魂未定的说道:“少爷,您回来啦。”

李昊看到被兰铃紧紧抱在怀里的酒坛,不悦道:“你在干什么?不是让你把坛子交给那帮闲的无所事事的牲口摇么,怎么还在你这里。”

兰铃以为李昊不高兴了,低头嗫嚅道:“婢子,婢子不放心,怕他们给弄坏了。”

李雪雁同样也是如此认为,见兰铃可怜兮兮的样子,主动上前从她怀里将酒坛拿过来岔开话题问道:“德謇,这里是什么?”

“花露水。”李昊解释了一句,又对兰铃说道:“一坛子酒精而已,又不是什么高贵东西,以后这种事交给其他人去弄,你的任务是伺候好本少爷,知道不。”

兰铃的头更低了,拉着衣襟道:“诺,婢子知道了。”

这家伙,倒还真是护犊子,连这么一点小活都不舍得让自己的侍女来弄。

刚刚还在可怜兰铃的李雪雁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总之看李昊对别的女人好,心里就觉得有些难过。

好在李昊并没有与兰铃多说什么,半真半假的训斥了两句便安排她去买些精致的小瓶子回来,然后指指李雪雁怀里的酒坛:“这里面的东西可以消毒、止痒、防蚊虫,夏天的时候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宝贝。”

真的?李雪雁有些不确定,把坛子举起来看了看:“可以打开看看么?”

“本来就是准备送你的,想看就看呗。”

虽然明知道李昊话里有假,可李雪雁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打开了盖子。

一股浓郁而又十分特别的香味随着盖子的打开充斥鼻腔,使得李雪雁瞬间忘记了刚刚对李昊的不满,满眼小星星的赞叹道:“好香啊。这,这个真是送我的?”

呵,女人。

李雪雁短时间的情绪变化,让李昊无奈的耸耸肩膀:“当然。不过,这个还没有摇匀,你拿回去最好再接连不断的再摇三个时辰,那时候会比这个味道更好一些。”

李昊说完,又大致说了一下花露水的用法。

这东西跟香水唯一的区别就是熏香加入的多少,在某些人看来完全可以当成香水来用。

李雪雁虽说是郡主身份,可还是抵挡不了花露水的香味,当即按照李昊说的,把半成品的花露水滴到了身上。

小姑娘本就生的极美,华贵的郡主服饰配以淡淡的花露水味道,两个圈子转下来,

李昊直看的两眼发直。

这可是原汁原味的古典美人,比后世的COSPLAY不知强出多少倍。

“好看么?”李雪雁很满意李昊的状态,转了两个圈子之后,俏生生的问道。

李昊机械的点头,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

因为没有其他人存在,李雪雁难得的放纵了一回,巧笑倩兮来到李昊身边:“谢谢,谢谢你为我准备的礼物,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一会儿我把配方给你,你回去之后可以自己改良调配出喜欢的味道。”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李昊的心中泛起一丝异样,声音柔和了许多。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雪雁不管是相貌还是性格都是上上之资,说来绝对符合李昊的择偶标准,唯一让他不怎么舒服的就是年龄的问题。

老子只有十四岁啊,太年轻了。

李雪雁很是惊讶李昊的决定,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要把配方送给我?你知不知道这花露水的价值?”

李昊道:“我知道啊,可是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总不能天天摆弄那些香料什么的吧,把自己弄的香喷喷跟娘炮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什么特殊爱好呢。”

本以为李昊把花露水的配方送给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没想到这家伙只是觉得男人弄这个东西显得不阳刚。

李雪雁大概猜出来娘炮的意思之后,心中不由有些失落,正打算拒绝,却听李昊又说道:“再说咱俩谁跟谁啊,我的还不就是你的。”

不是情话,胜似情话。

小姑娘家家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俏脸倏的泛起一片红霞,低头用脚搓着地上的小石子,连头都不敢抬,更不要说与李昊对视。

李昊将李雪雁的反应看在眼中,心中暗叹,还是古代的小姐姐好忽悠,要是放在后世,相亲的时候送女方一瓶花露水,估计能被削满头大包。

良久,李雪雁声若蚊呐:“李,李德謇,谢谢你。”

李昊反应了一会儿,才搞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哈哈一笑,满不在乎的道:“谢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给你讲……。”

一下午的时间在李昊的吹嘘下不知不觉间慢慢溜走,等到李雪雁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影西斜。

意识到天色已晚的小姑娘有些慌乱:“糟糕,竟然这么晚了,母妃一定等急了。”

“不会的。”李昊摇摇头,似笑非笑道:“因为……李家婶子早已经回去了,临走的时候特地让人交待我,如果天晚了,就亲自把你送回去。”

李雪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