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聘礼?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11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这次还真没有说谎,任城王妃还真是早早就走了。

只不过她让人过来的时候,李雪雁正忙着亲自动手调试香料,没有注意到而已。

花露水就像是打开神秘大门的钥匙,让漂亮的小姐姐见识了化学的神奇与不凡,这可比以前学习女红之类的东西有趣多了。

所以在临别之前,一直唯唯诺诺的李雪雁终于鼓起勇气,对李昊做出郑重承诺:“你放心吧,花露水的配方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这是我们的秘密。”

“好啊,我们的秘密。”李昊伸出手,摆了个等待击掌的动作。

“啪”,尽管有些不好意思,但李雪雁还是伸出小手在李昊的手上拍了一下,然后迅速低下头。

好可爱的小姐姐,竟然这样就害羞了。

看着李雪雁低垂的螓首,闻着身边淡淡的花露水香味,李昊抬眼看了看天色:“走吧,我送你回去,再晚只怕李叔要上我家来要人了。”

“啊!”李雪雁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天已经完全黑了,当下再不耽搁匆匆收拾了一下坐上李家的马车在李昊护送下回家。

至于告别……还是算了,看小姑娘俏脸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的样子,李昊认为这事由自己代劳就行。

……

……

任城王府后宅,眼见天色越来越晚,任城王妃有些坐不住了,数次起身想要让下人安排马车去卫国公府接人,想想又忍住了。

女儿外柔内刚,心高气傲,表面上看柔柔弱弱的,实则对谁都是一个态度,长安城惦记她的年轻人不少,却很少有她能看上眼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女儿的婚事才一拖再拖,这次如果不是有李昊那小子半路横插一杠子,怕是与突厥联姻的事情很可能会落到她的身上。

任城王妃怕啊,正所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与突厥联姻的事情就算了,万一下次再与别人联姻呢。好好的闺女,养了十好几年,一下子嫁到几千里之外去了,今后想见一面都难,换成谁都无法接受。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好在闺女跟李昊这小家伙还算是说得来,言语间还多有佩服之意,王妃觉着两人之间多接触一下或许能够发生点什么。

结果没想到,丫头一去不复返了。

这可怎么得了,他李家那小王八蛋名声已经臭大街了自然无所谓,可雪雁那孩子以后怎么办,将来还要不要嫁人。

正想着,门外脚步声响,李雪雁推门而入:“娘,女儿回来了。”

看着女儿脸红红的,任城王妃就有些紧张,上前抓住女儿的手:“怎么样,李德謇那小子没欺负你吧?”

李雪雁摇摇头:“没有呢!”

没有呢?这话啥意思,怎么听着还挺期待呗?

任城王妃没好气的戳了女儿额头一下,忽然抽了抽鼻子奇道:“小雁儿,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这是花露水的味道。”李雪雁说着,对身后侍女招了招手。

任城王妃这才看到,跟在女儿身后的侍女正端着一个托盘,上面零零散散摆了十好几个精致的小瓶子。

李雪雁从中拿了一个,打开盖子,在任城王妃的衣袖和颈后各滴了几滴,房间中立刻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味:“这是李德謇送我的,说是可以防蚊虫叮咬,有了这个以后就不用天天在衣服上喷那些奇怪的东西来消毒了。”

女人只要不是对花粉过敏或者鼻子有什么毛病,就没有不喜欢香味的。

闻着身上特殊的味道,任城王妃哼了一声:“哼,怪不得回来这么晚,原来是被那臭小子拿这东西哄的忘了娘。”

敏感的雪雁郡主听出母亲话里有话,当即撒娇嗔道:“娘!您说什么呢。”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算了。”任城王妃又逗了女儿一句,才正色道:“不过,那小子有没有说这东西是从哪里买的?怕是不会便宜吧?”

李雪雁摇摇头:“这个不是买的,是德謇自己研究出来的。”

“傻丫头,这你都信?”

任城王妃觉得闺女怕是没救了。

见母亲不信,李雪雁急了:“不是啊,这个真是他研究出来的,而且他连配方都给女儿了,还用一下午的时间教女儿怎么调配香料,说是这样以后女儿就可以自己调出喜欢的味道。”

任城王妃脸色变了变:“他连配方都给你了?”

雪雁小姐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嗯。”

“嘶……这小子好大的手笔。”

任城王妃可不是李雪雁这种单纯的小女生,立刻意识到配方意味着什么。

这可都是钱啊。

……

……

是夜,李道宗喝的五迷三道的回来,进了房间便开始抽鼻子:“夫人,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怪好闻的。”

“哼,好味吧。”任城王妃狠狠瞪了李道宗一眼:“这可是卖女儿的钱买的。”

“啥?”提到闺女,护女狂魔李道宗酒立刻醒了一半。

王妃没理李道宗,继续道:“白天我带着雪雁去了卫国公府,顺便让他们年轻人多接触接触,结果李德謇那小子就送了雪雁这东西。”说着,一瓶花露水摆到了桌上:“花露水。”

“这东西是干啥用的?能喝?”李道宗拿起小瓶子摇了摇,发现里面是液体,纳闷的问道。

任城王妃生怕李道宗把瓶子打了,连忙夺回来:“女人用的东西,给你说了也不懂。你只要知道,这一小瓶放到外面,只要不高于两贯钱,是个女人都会买就可以了。”

“这么贵?里面装的是金水儿啊?”

“都说了你不懂。”任城王妃白了李道宗一眼,自顾自的说道:“反正这是我的心理底线,只要不赶过两贯,我就会买。”

越听越迷糊的李道宗咂咂嘴,打发侍女去弄些茶之后,纳闷的问道:“夫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是李家那个臭小子新研究出来的东西,而且他把配方给小雁儿了。”任城王妃倒也没再卖关子,接着说道:“老爷,这份礼可是太大了,弄好了每年怕是有不下万把贯的收益,你说咱将来要拿什么还。”

李道宗无所谓的道:“妇人之见,你不说这是卖闺女钱么,这话你说的还真没错,依老夫看,这就是李德謇那小王八蛋下的聘礼,还……,你见过谁家把聘礼还回去的!再说,那小子还欠着咱家五万贯没给呢,这事儿总不能就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