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面子问题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12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会把到手的鸭子放了,主要还是因为欠着李道宗五万贯。

相比拿出五万贯交给那老货,简简单单丢个配方过去,似乎更加省事一些。

至于配方值多少钱……,开玩笑,堂堂穿越者会缺钱?

将李雪雁送回家的李昊几乎转眼就把配方的事忘到脑后,全身心的投入到另一场战斗,睡觉。

兰铃在伺候着李昊入睡之后,回到自己的小床上,借着月色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放在眼前打量,时不时还会拿到鼻端闻上一闻,露出开心的表情。

小瓶子里装的是花露水,淡淡的味道透过塞子飘出来,很是迷人。

这是李雪雁在离开之前送给她的,也是兰铃这辈子收到的唯一一件礼物,所以她决定,除非到了少爷去娶郡主那天,否则自己一辈子都不用。

粗枝大叶的李昊自然不会知道自己冷落的身边的侍女,睡的天昏地暗的他此时正与阎王因为彩礼钱讨价还价,奇怪的是,那阎王长特别像李道宗。

次日,因为不用去宫里陪着李承乾进学,李昊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的爬起来,洗漱过后随意弄了口吃的,便叫上蔫蔫的兰铃,坐上马车直奔东市。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因为前段时间的疫情,很多胡商拉家带口逃离长安,使得东市比以往显得萧条许多,连带着一些开着店门继续经营的商铺也是生意惨淡。

“啧啧……”李昊透过车帘,望着外面,一个劲的摇头:“惨呐,真惨,再这样下去,怕是全都要黄铺子喽。”

兰铃完全误会了李昊,把他的幸灾乐祸当成了担忧,小声劝慰道:“少爷,再过一段时间会好起来的,商人逐利,发现疫情已经被少爷控制,很快就会回来,要不了多久这里还会变的与以前一样热闹的。”

李昊像是没听到兰铃的话,依旧看着外面,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兰铃,想不想在这里有一间自己的店?”

“啊……”兰铃本以为自己惹到李昊了,正有些忐忑,冷不防被问了一句吱唔到:“少爷,婢子一介女流,能跟在少爷身边已经很知足了。”

“花木兰替父从军,昭公主带着娘子军死守长安,这些不都是女流之辈么,做人最要紧的是有志气,有理想。”

“可,可婢子的理想就是跟在少爷身边。”兰铃讷讷道。

“我……”李昊顿时无语,看了车外一眼,摇摇头踹了车厢一脚,对前面车夫道:“停车,少爷要下车。”

兰铃顿时有些慌了,连声叫着“少爷”,跟在李昊身后跳下马车,追着他走进路边一间宽敞的店铺。

不想刚进去就看到一个熟人,不由诧异道:“诶?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同样也是侍女的打扮,站在柜台边正忙着什么,听到声音回身发现是李昊,连忙行礼:“婢子见过李县子。”然后又对跟在后面的兰铃打招呼:“兰铃。”

李昊向后退了两步,来到店外抬头看看,崔氏咸行,四个大字。

“你家开的?”

“是我娘的嫁妆。”程音音的声音自柜台后面传来。

小姑娘个子不高,坐在柜台后面如果主动开口,很难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

这可真是太巧了,李昊摸摸鼻子,想到一会儿要跟程音音这小丫头打交道,不由打起退堂鼓。

要不还是算了吧,既然知道这是程家的产业,回头找那个憨憨也一样能解决问题。

程音音见李昊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开口问道:“你要买纯咸?”

李昊摇摇头:“没有,就是随便看看,你先忙着,我走了啊!”

“等等。”见李昊要走,程音音转过柜台走了出来:“如果你要买纯咸的话,除了我家的这间店就不要去找其它的了,在长安城你绝不会找到第二家。”

该死的行业拢断,本打算转身离开的李昊暗暗骂了一句,正想说点什么,却听程音音又继续道:“你也别打算去找我大哥,家族生意这方面他插不上手,就算找了他也没用。”

程处默,你这头猪,做人做到这份上,老子还能指望你什么。

李昊这下是真没招了,他并不怀疑程音音所说的真实性,以程处默的尿性,家里不让他插手生意的可能性在九成九以上。

“音音,看你这话说的,凭咱们两家的关系,我找你哥和找你不是一样么。”好在李昊脸皮的厚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讪讪一笑继续说道:“只是我刚刚想起来出门有些急,钱没有带够,打算回去多取一些再过来。”

程音音像是根本没有听出李昊的借口,认真的道:“不必这么麻烦,你需要多少我可以先赊给你,本小姐相信家财巨万的李县子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钱赖账。”

“真的?”李昊有些不大确定。

程音音这妮子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该不是有什么阴谋吧?

“当然是真的,只是……”程音音忽然笑了笑,指了指柜台道:“不知道你的算学如何,我这帐上缺了五百贯的银钱,如果你能找出钱去了哪里,你要多少纯咸,本姑娘都可以赊给你。”

妈蛋,果然有圈套。

帮你找出五百贯钱竟然只是给个赊账的机会,连折扣都没有,老子不要脸是没错,可脑子总是有的。

想到这里,李昊呵呵一笑:“音音妹子好算计,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提议,不如我把这钱给你找出来,你免我五百贯的帐目如何?”

程音音决然道:“不可能,你这要求太过份了。”

李昊笑容不变:“为什么不可能,人都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按照我的提议,你至少可以知道那五百贯折在谁的手里了不是么。”

“李德謇,本姑娘就算顾十个帐花子来算帐也用不了十贯,你张嘴就是五百贯,你还要不要脸。”

话说到这个份上,重点已经不在五百贯和购买纯咸,如果不能让这小丫头心服口服,老子怕是以后在长安城都不用混了。

李昊看着面前倔强的程音音,无奈的耸耸肩:“大不了我教你一种新的记帐方式,以后一劳永逸如何?我跟你说,这可是看在处默是我兄弟的份上我才这么便宜卖给你这个方法的,换个人来没有五千贯,听都别想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