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好事多磨呗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36
A+ A- 关灯 听书

东宫宜秋院,太子李承乾正在跟一盘拔丝芋头较劲。

李昊坐在他的对面,无聊的打着哈欠。

太子,也就那么回事儿吧,连拔丝芋头都没吃过的土鳖而已。

时间不大,一盘芋头被消息的干干净净,李承乾长出一口气:“德謇,你这手艺真不错,我都想把你召进宫里当厨子了。”

李昊耸耸肩:“那你就下道手令呗,你可是太子,半个皇帝呢。”

李承乾抱怨道:“这话让你说的,我是太子,不是傻子,你现在是朝中的红人,把你调来当厨子,魏黑子能把我弹劾到忘了自己是谁。”

“太子殿下英明。”

“去去去,少拿本宫寻开心。”李承乾撇撇嘴:“我发现你就是授课先生说的所谓大奸臣,溜须怕马,阿谀奉承样样都会。”

李昊满不在乎道:“这会儿我又是奸臣了?刚刚吃芋头的时候你咋不说呢。”

“我……,算了。”李承乾讪讪的摆摆手,学着李昊的样子摸了摸鼻子道:“你能不能告诉本宫,你弄那么多动物油脂要干什么?京里肉价都被你搞的涨了两成,再这样下去,本宫可就兜不住了。”

李昊没说话,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大的小包放到桌上打开,露出两块散发淡淡香气的香皂。

“这是什么?”李承乾拿起其中一块,闻了闻:“好吃的?”

李昊眼急手快,在李承乾这个吃货马上就要咬到之前一把抢了下来:“这东西叫香皂,是沐浴用的,不能吃。”

李承乾没有半点尴尬表现,好奇的瞪大眼睛:“沐浴用的?怎么用?”

“用水浸湿,然后涂在手上或者身上,去污力极强。”李昊说着,示意宫女去把水盆端来,又把香皂递给李承乾。

带着疑惑与不解,李承乾接过香皂,放在宫女端来的水盆中浸了浸,放在两手间搓了起来。

滑腻的香皂在李承乾手中转了转,产生大量的泡沫,再用洗水简单的冲洗一下,刚刚沾满糖浆的双手立刻变的清爽、干净。

“神,神了!德謇,这东西你从哪里搞来的?还有没有?”将手擦干之后的李承乾兴奋的问道。

李昊笑了笑:“这东西就是我做出来的。”

李承乾惊讶道:“你……你做出来的?你可别跟本宫说这东西是拿那些油脂做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用?”李昊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话里的意却让李承乾清楚的知道,这沐浴用的香皂的确是用动物的油脂做出来的。

“好用是好用,可是……油脂不应该是滑腻腻的么,为什么这个香……香皂完全之后手上会那么干爽?”李承乾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因为里面有火咸,有硫磺,经常用此物沐澡,可以去除身上的螨虫。”

说到虫,李承乾打了个哆嗦。

他可没忘前段时间疟疾流行的时候,满长安都在驱虫的场面。

条件反射的道:“你的意思是此物可以除虫?那是不是用这个之后,本宫就不用天天往身上喷酒精消毒了?”

李昊不置可否:“其实香皂不仅仅可以用来沐浴,也可以用来清洗衣物。当然,此物还可以用来止痒,哪里被蚊虫咬了把它涂在上面就成。”

李承乾眼前一亮,一下子窜到李昊身边:“你手里还有多少香皂?多送宫里来一些。”

“香皂我倒是还有不少,只是……殿下您有钱么?”

还要钱?李承乾无辜的眨巴着眼睛。。

李昊有些为难的搓搓手:“殿下,交情归交情,这亲兄弟还明算帐呢,您总不至于想要空手套白狼吧。”

“等等……”李承乾似乎想起了什么:“李德謇,我记得你好像说过有什么生意要跟本宫五五分成来着。”

“对啊,就是这个香皂啊。”李昊点点头,理直气壮的道:“可就算这样,殿下想要也得拿钱买啊,分成是分成,买卖买卖,如果因为这是自家生意就可以肆意拿东西送人,岂不是要把本钱都赔进去。”

说的好有道理哦,我怎么没想到呢,李承乾又没招了。

李昊心里这个急啊,不得不提醒他:“殿下,臣觉着吧,您可以拿上两块献给皇后娘娘,最好陛下那里也送去两块。”

对,对对,李德謇,你真是太聪明了。”李承乾似乎一下子开窍了,兴奋的道:“父皇和母后用过之后一定喜欢,若是问我从哪里来的,我就说是你让我献上去的。德謇啊德謇,我发现你真是太聪明了。”

李昊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不不,这都是殿下的一片孝心,跟我没关系,您不用提我,完全不用。”

“不用怎么行,明明就是你的主意嘛。”

握了个大草,这孩子学坏了啊。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李昊郁闷道:“殿下果然够狠,臣服了,明天就让人给你送来五十块,成不?”

“一百!”

李昊痛快的一点头:“一百就一百,臣还有事,先行告辞。”

李承乾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李昊已经走出老远。

“哎,哎你别走啊……”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

……

丽政殿,李二书房。

魏征挺着一张黑脸,正义正辞严的批判着某些人。

“陛下,长安的肉价已经涨了两成了,起因便是某些勋贵子弟恶意收购,若再不及时制止只怕还要涨下去,长此以往受苦的终是百姓啊。”

李二对魏征的话深以为然,皱眉道:“爱卿可知是何人所为?其意何为?”

魏征毫不犹豫道:“据臣了解恶意收购的是三原县子李德謇,太子殿下亦参与其中。”

“嗯?是这两个小子。”李二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魏征言之凿凿:“正是,还请陛下早下决定,制止太子殿下与三原县子。”

李二双眉紧锁,早就知道李德謇那小子与李承乾两个家伙凑到一起绝不会让人省心,可没想到这两这家伙竟能让人不省心到这种程度,看来真的很有必要好好修理他们一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