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明令禁止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38
A+ A- 关灯 听书

李承乾来到长孙皇后住处的时候,李二还在与魏征讨论肉价问题。

小屁孩规规矩矩的行了礼,颠颠跑到长孙身边:“母后,孩儿看您来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长孙皇后宠溺的一笑,轻弹李承乾额头:“你这只皮猴子,无事能想起来看母后。”

“母后,是孩儿的错,以后孩儿不管学业多忙,都会常来看母后的。”李承乾小嘴多甜呐,三言两句把长孙皇后哄的开心不已,待时机成熟,掏出唯一一块没有用过的香皂,显摆道:“母后,您看。”

长孙皇后果然不认识,拿在手中端详片刻:“这是何物?”

李承乾得意道:“这叫香皂,沐澡用的。您知道么,以前孩儿手上沾染墨汁往往要洗十几次才能洗干净,用了这个,只需要洗两次便干干净净了。”说着,李承乾举起小手放到长孙皇后面前。

闻着儿子手上淡淡的香味,长孙皇后有些心动:“承乾,这香皂如何使用?”

李承乾道:“用水打湿,然后涂在身上就可以了,平时也可以用来洗手,洗衣。”

“这么简单?”长孙皇后再次端详了一会手中的香皂,决定亲自试试。

打水,清洗,在李承乾‘专业’的指导下,皇后娘娘用快掌握了香皂的使用方式,同时也对香皂大感兴趣,拉过儿子问道:“承乾,你跟母后说,这香皂是从哪里来的?”

“是孩儿的侍读李德謇研究出来的。”李承乾小脑袋仰的高高的,不知道的人甚至会以为是他亲自研究的。

皇后又继续问道:“那他可说过此物价值几何?”

“这……”李承乾挠挠头,吱唔道:“孩儿……忘记问了。”

“你这孩子,总是丢三落四的。”长孙皇后在李承乾头上点了一下,想了想交待道:“明日李德謇再入宫的时候,记得问问。”

“问什么啊!”没等李承乾回答,外面传来李二的声音。

时间不大,老帅哥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儿臣参见父皇。”李承乾见了李二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弱小,可怜又无助。

“陛下。”长孙皇后有些不忍心,迎上李二:“今日怎么归来这般早。”

“还不是为了这逆子。”李二瞪了儿子一眼,没好气的坐到一边榻上:“太子,前些时日你是否下过手令,让长安、万年两县李德謇那个混帐收购油脂。”

‘吧唧’李承乾二话不说,直接跪下,用实际行动表示,这事的确是自己干的。

长孙皇后心疼儿子,在李二还没有暴走之前来到他身边,好言劝道:“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么。”

“观音婢,你不知道。”李二懊恼的道:“这两个小混蛋平时在宫里折腾一下也就算了,可这次他们竟然折腾到宫外去了,尤其这逆子,一道手令,使得整个长安的肉价集体上涨两成,魏征的弹劾奏疏都交到朕的案头了。”

“这……”长孙皇后皱了皱眉,看向李承乾:“承乾,到底是怎么回事,速速与你父皇讲明。”

“是,是香皂,李德謇说,制作香皂必须用鸡鸭牛羊的油脂。”李承乾毫不犹豫的把李昊给交待了出去,顺带补充道:“他还说,香皂制出来之后,收益与孩儿平分。父皇,母后,孩儿本不想他应他的,可……可是后来一想,赚来的钱多少可以帮母后分担一些宫里的开销,这才答应他的。”

正所谓娃儿是自己的好。

李承乾这番话不管真假,反正是把长孙皇后感动的够呛,眼眶一红:“陛下,千错万错都是妾身的错,是妾身无能,陛下要怪就怪妾身吧,承乾虽然做错了事,可他也是孝心一片,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有责任。”

“你,观音婢,你这是干什么。”长孙皇后一哭,李二也顾不上教训儿子了,连忙安慰:“朕也没说要把这逆子怎么样,只是想要警告他一下,让他与李德謇那混帐收敛些。”

“真的?陛下真不怪承乾?”

“不怪,不怪。”

……

……

李二嘴里说着不怪,但实际行动却是离开长孙皇后居所,立刻派人去传召李昊。

刚刚从宫里回到家的李昊正琢磨着作训服的事,听说宫里传召,二话不说就往宫里赶。

李承乾这小子看着不靠谱,办起事来还真利索,竟然这么快就把香皂的事情搞定了。

一路琢磨着进了宫,在李二书房的门口远远便看到了木头桩子般杵在那里的李承乾。

“殿下,干啥的这是?等我呢?”李昊兴冲冲的打着招呼。

李承乾抬起头,看着李昊做了个翻白眼上吊的表情。

李昊:??

咋了这是?怎么看着不像有好事呢?

刚想问问发生什么事了,书房里传来李二的声音:“李德謇,给朕滚进来。”

低头,含胸,李昊十分从心的窜进了李二书房:“陛下万福金安,千秋万……。”

李二摆手打断李昊的马屁:“李德謇,你可知错。”

一听李二用的是‘错’,而不是‘罪’,李昊神经微微一松,老老实实往地上一趴:“臣知错。”

这小子干什么呢?李二被搞的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沉着脸问道:“错在哪里?”

是啊,我错哪儿了?

李昊眨着懵懂的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李二。

那小眼神,就跟他那天救驾昏迷之后苏醒时一模一样。

李二心中一软,冲到嘴边的拖出去打变成了:“魏征上书弹劾你与太子恶意收购油脂,哄抬物价,对此你可有什么辩言?”

呃……,就这事儿?

那黑子跟我有仇是吧?

李昊苦着脸道:“陛下,臣和太子没有恶意哄抬物价的意思,收购油脂也是为了弄香皂,此物去污力强,使用方便……。”

“朕不想听这个。”李二再次打断李昊:“朕叫你来就是告诉你,此事到此为止,以后若是再让朕知道你收购油脂,你便去岭南种地吧。”

“诺!”李昊答应的痛快无比。

不让弄就不弄呗,就像谁稀罕似的。

希望你们下次不要求着老子来弄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