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古代也逼婚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0
A+ A- 关灯 听书

老家伙们要吃人的眼神注视下,李昊心虚的缩了缩脖子:“你看,你看,我不说你们非让我说,我说了你们又瞪我。”

长孙老狐狸嘿嘿一笑,把话题岔开道:“你小子怕是不知道我大唐有多少官员吧?按品级分配,这八万口羊就算到了长安也不够分的。”

李昊怂怂的一摊手:“那就等下次呗,反正只是认购,又不用花钱,等朝庭啥时候有羊了,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杜如晦总觉得李昊是话里有话,听他一直在强调认购,脑中灵光一闪,对李二道:“陛下,臣认为李侍读说的很有道理,此法可行。”

什么?可行?长孙无忌不乐意了:“克明,敢情你不负责户部事物就事不关己了?你知不知道此例一开,我户部会得罪多少人?”

杜如晦摇头笑道:“不会的,认购而已,只要长孙仆射不真的把羊送到他们家里去,最多也就是抱怨几句。相反,在知道自己家马上就会有几百上千只羊以后,老夫估计很少会有人再去哄抢那些上市的肉食了。”

诶?还有这种操作么?

长孙无忌愣了一下。

由己及人,如果自己家马上就要有一千口羊……,好像真的不会再去买肉了。

就算要买,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少买一点。

想通其中关窍,几个老货看向李昊的眼神就变了。

这祸害真的只有十四?

十四岁就已经这样了,再长大些还怎么得了。

李昊被看的浑身发毛,悄眯的指指杜如晦:“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杜伯伯说的。”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果然是一代新人胜旧人。”杜如晦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话里的意思谁都明白:这锅老夫不背。

李二见问题解决了,心情大好,一摆手道:“罢了,不管李侍读有没有这个意思,此事便这么定了,无忌啊,回头你拿个章程出来。”

“诺,臣遵旨。”

……

……

出了皇宫,眼见天已过午,再去军营已经来不及了,李昊索性命往家走,顺带琢磨琢磨军服的事。

那帮子大头兵一个个宽袍大袖的,走起路来呼呼带风,跟花蝴蝶似的。

虽然训练的时候会把袖口、裤腿扎起来,可还是有些不大方便,如果弄上几套作训服,不说精不精神,至少动作啥的不会走样。

一路想着,回到家,刚进门就迎面撞上一堵肉墙,还没等反应过来,脖子一紧,人已经被提了起来。

接着面前出现了程咬金的那张大脸:“小子,你还敢回来。”

啥玩意儿?

这是老子的家,老子咋就不敢回来了?

李昊一脸懵比,奈何命运的咽喉被人卡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在救星就在不远的地方,只听得红拂的声音响起:“程咬金,放开我儿子,卫国公府不是任你撒野的地方。”

“诶?亲家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小子脚踩两只船,你不教训,反来说俺老程撒野?”程咬金虽然嘴上不服软,但却把竹鼠一般的李昊给松开了。

红拂见儿子无恙,冷哼一声变了称呼:“老匹夫休得胡言,谁是你亲家母。”

“嘿,亲家母不承认没关系,且看你儿子怎么说。”程咬金转过头,瞪着李昊虎着脸道:“小子,你自己说,是不是送过俺闺女信物。”

李昊背靠着自家大门,只觉得程咬金那张大脸在眼前无限放大。

那大眼珠子,那大牙。

妈蛋,这老货该不会把老子吃了吧?

李昊飞快的摇头:“没有,我啥时候送过音音信物?”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老程眼珠子又大了一圈,唾沫湦子喷了李昊一脸:“还说没有,那天从军营回来的路上,音音去接你们三人回来,车上你没给过音音信物!”

李昊想到那天在马车上自己的确是给过程音音一瓶花露水,嘴角抽了抽强自镇定道:“程,程叔,那,那不叫信物,那叫礼物,而且音音也没要啊。”

“放屁,俺老程说是信物就是信物,音音没要是因为你没拿住,掉了。”

我靠,这是霸王条款呗!这老货难道就那么急着抱外孙?

红拂这会儿也听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上前将李昊拉到自己身后,冷着脸道:“程老匹夫,德謇说的很清楚了,他跟你家闺女没关系,你若再撒野当心老娘对你不客气。”

程咬金嘿嘿一笑,就在李昊以为这老货已经放弃的时候,却听他嚷嚷道:“亲家母好大的威风,你李家始乱终弃却倒打一耙说俺老程撒野,且等俺进宫找皇帝陛下给俺老程做主。”

明明就是无中生有的事,反而说的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这特么也能算是个人?

李昊听的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就连老程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直到耳朵一疼,被老娘红拂扯住:“你这臭小子,娘早就告诉你少跟程家人接触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被那老货赖上。”

李昊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耳朵拯救出来,委屈巴巴的道:“娘,您知不知道您这手劲有多大,孩儿的耳朵都快被您扯掉了。”

“哼。”红拂瞥了儿子通红的耳朵一眼:“说吧,你跟音音那丫头的事怎么解决,还有雪雁闺女,你到底中意哪个。”

李昊哭笑不得的道:“娘,我就是把音音当成妹妹。”

红拂问道:“那你是中意雪雁喽?”

“呃……不是这个意思。”李昊犹豫片刻:“娘,其实孩儿还小,现在谈这些是不是早了点?”

“早什么早!”原本还一肚子气的红拂瞬间变脸,开始数落起来:“你不早点下手,好闺女都被别人挑走了,难道你还真想娶程老匹夫的闺女!再说,人都说成家立业,你不早点成家,莫非打算让我们养你一辈子!”

这么神奇么?

成家立业的解释难道不是指一个人有家庭有事业,而是指先后顺序?

是我书读的少,还是自家老娘对成家立业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