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1
A+ A- 关灯 听书

李靖回来之后,对程咬金的撒泼行为表现的很淡定,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红拂唠唠叨叨说了半天,也不见李靖回答,怒道:“二哥,德謇的事情你到底管不管,你要是不管,我去找皇后娘娘了。”

听到红拂叫‘二哥’,李靖知道她是真的怒了,放下手中的书,咂么着嘴道:“夫人,你让我怎么管,你儿子现在可是长安城的风云人物,被人惦记这不是很正常么。”

这话儿怎么说的,我儿子怎么就风云人物了?不就是卖了点酒,当了几天太子侍读么。

哦,这样就一个个就都眼红了。

红拂撇撇嘴:“反正我看不上程老匹夫那性子,德謇要是娶了他闺女,还不得天天受气啊。”

李靖淡定的说道:“一家女百家求嘛,你又不是不知道程知节那脾气,最多不理他也就是了。”

“爹,你说错了,我是男的。”躲在角落里的李昊弱弱的补充一句。

“这没你事儿,一边待着去。”红拂瞪了儿子一眼,继续对李靖道:“妾身倒是想不理程老匹夫,可若是由着他去闹,德謇的名声还要不要。”

“这臭小子还有什么名声,你忘了一年前你去各家提亲,别人都是怎么说的了?”

李昊:“……”

扎心了!爹!

红拂则对李靖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儿现在可是标准的金龟婿,他们想把闺女嫁过来,还要看老娘我同不同意呢。”

李靖一听红拂连老娘都说了,苦笑摇头:“是是是,你儿子是好样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行了吧。夫人,你眼下有时间操心他,还不如想想怎么处置一千七百口羊,刚刚为夫回来之前可是听说了,陛下下旨命所有官员认购‘爱国肉’,一品官爵一千口羊,往下每一品级递减一百口。”

“什么是‘爱国肉’?哪来的羊?再说夫君你是不是算错了,你一个国公,最多也就是一千口罢了,哪儿来的一千七百口?”

“你忘了那臭小子还是四品折冲都尉了?他至少也得认购七百。”李靖吧啦吧啦的把自己听到的传闻统统说了一遍。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红拂一听就炸了:“什么?这,这是谁出的损主意?”

李靖没说话。

已经躲到墙角的李昊举起手,弱弱的说道:“娘,那个,是,是我!”

“我知道是你,别以为蹲到墙角娘就不认识……。”红拂空然顿住:“臭小子,你该不会就是那个给陛下主意的人吧?”

“娘,主意是我出的,可那也是有原因的呀,我要是不出主意,咱家就得砸锅卖铁去还帐,我这也是逼不得已。”李昊一边解释一边观察退路,在红拂冲上来扯他耳朵之前,跳起来夺路而逃,边逃边道:“娘,这是假的,假的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爹,爹救命啊!”

最后,李昊还是没有逃过老娘的毒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大名鼎鼎的风尘三侠之一红拂女侠的身手来说,别说他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年轻,就算程咬金在她面前都敢太过放肆。

下午老程在大门前抓住李昊,听到红拂一句松手立马放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然,李昊也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真要反抗红拂想要抓住他不是那么容易,只不过结局估计就不是扯耳朵那么简单了。

……

……

时间一转眼便过去两、三天。

认购‘爱国肉’的事情经过这几天的发酵,李昊几乎成了过街老鼠,名声也由原来的长安三纨绔变成了长安第一祸害。

如果不是有他老子李靖罩着,估计早被人削闷棍了。

这一日,李昊正躲在家里写写画画,管家老陈突然来报:“少爷,程,程公爷来了。”

“谁?”李昊一愣:“他来干什么?”

老陈道:“说是来拜访老爷。”

李昊皱了皱眉,院子里突然响起程咬金的大嗓门:“德謇贤侄,德謇贤侄,你在哪儿呢。”

李昊只略微迟疑了一下,便起身迎了出去,笑道:“哎呦,程叔,您可是稀客,怎么今日不当值到小侄家里来了?”

程咬金闻言哈哈大笑:“哈哈哈……你小子倒是会说话,不怕告诉你,今日老夫是专程来找你爹商量两家的婚事的,嗳,再过一段时间啊,你小子就得跟俺老程叫丈人喽。”

个老不要脸的,你是谁丈人啊!李昊眼角抽了抽:“程叔,您来的实在不巧,家父今日正在当值,估计怕是要晚上才能回来,家母也出去了,没在家中。”

换成一般人,这时候估计也就走了。

唯有程咬金这货,像是根本没听出李昊赶人的意思,摆摆手大咧咧道:“没事,没事,你爹不在家也没关系,老夫去前厅等他。哦对了,这都快要晌午了,俺老程还没吃中饭,待会儿你小子可别自己吃独食啊。”

臭表脸的,老子……。

诶?中饭?李昊眼珠一转,笑道:“成啊,小侄正好这几日正好琢磨出几道膳食,程叔若肯赏脸,不如尝尝如何?”

程咬金不疑有他,大笑道:“好好好,难得你小子有孝心,俺老程今日就给你这个面子。”

给面子就好,就怕你不给面子。

待把老程忽悠去了前厅,立刻叫过兰铃:“去,用最快的速度买些泻药回来,越多越好,速度要快。”

“啊?少爷,难道你要给……”兰铃吃惊的看着李昊,指了指前厅的方向。

“这你就别管了,只管安排人去买,买来之后直接送到后宅厨房。”李昊打断兰铃,交待了两句便坏笑着去了后宅的厨房。

个老灯,这都是你逼老子,掐小爷的脖子,在小爷面前装大尾巴狼。

小爷今天毒不死你,也要拉死你。

大不了小太爷从今往后不出家门半步,再买百十头恶犬养在院子里,敢来找茬,就咬死你个老货。

厨房之中,李昊一边指挥着仆役拾掇菜品,一边暗自盘算,想到老程回去之后拉到起不来床的画面,笑的不知有多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