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浪迹天涯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3
A+ A- 关灯 听书

红拂急急忙忙赶回家的时候,前面的花厅之中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只余残羹冷炙,叫过一个仆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老爷和几位公爷呢?去了哪里?”

“夫人,老爷和几位公爷在……在……”仆役的脸几乎揪成了包子,吱唔了半天,向某个方向指了指。

看那仆役指的方向,红拂松了口气,叫上从宫里带出来的两位太医,直奔后宅某处院落。

七拐八绕之下,越接近那处院落,人渐渐多了起来,待到了院子外面,只听里面乱糟糟的,一个声音高叫着:“秦二哥,您快点出来吧,俺,俺忍不住了。”

“等等,再等等,老夫……老夫还没完。”

“唔……,二哥,我的亲二哥,您先忍忍不行么,俺老程要炸了。”

“茂公,茂公,你已经进去那么长时间了,快点出来,老夫忍不住了。”

“药师兄,我李勣若是下次再来你家吃饭,活该我被拉死……唔,你再等一下。”

红拂一颗心直接沉到谷底,回来的时候还想着自家那个小王八蛋是不是言过其实了,现在看来那小子分明就是巧言辞令、避重就轻,根本没说实话啊。

待转过墙角,来到院落的入口,里面的情形吓了红拂一跳,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太医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恩师果然是恩师,下手是真狠啊。

只见里面三间茅厕柴门紧闭,李靖、程咬金、两位公爷正蹲在里面茅厕的门口挣扎着,浑身颤抖,脸色铁青,表情狰狞,一副随时都会挂掉的样子。

红拂很快反应过来,迅速冲进院子,来到李靖身边,对两个还在发呆的太医叫道:“快,太医,快点。”

“夫人?你……,怎么?”李靖已经拉的五迷三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程咬金却在一边叫道:“李靖,俺老程早就说这事儿跟你家那小混蛋脱不了干系,你看看,你家婆娘连太医都带回来了,这回看你还怎么说。”

得,这下实锤了。

事实俱在,容不得李靖不信,哆嗦着喃喃道:“这,这逆子他,他怎敢……怎敢……”说着看向紧张的老陈:“那逆子呢?把他叫来。”

“老爷,少爷,少爷中午的时候就一个人出去。”

嗯,也对,干了这么大事儿,要是不跑就不是李德謇了。

“吱呀”,柴门打开,李勣几乎是用爬的方式从里面出来。

这老货显然是听到了外面几人的对话,恨恨道:“八十岁老娘倒崩了孩儿,下次若让老夫抓到那小混蛋,非打折他的娘不可。”

这话红拂尽管有些不爱听,但还是忍了下来。

没办法,自家那小子实在是太能惹祸了,把人拉的都快瘫了,总得让人发几句牢骚不是。

“嗖”,李勣刚出来,程咬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窜了进去,吧唧一下关上柴门。

来者是客,李靖只能一边由着太医号脉,一边继续忍,顺带问道:“夫人,那,那逆子呢?”

红拂言不由衷的道:“夫君,陛下派德謇去了咸阳,估计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李勣身边同样多了个太医,听了红拂的话,怒哼一声:“哼,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老夫就不信那小混蛋不回来。”

李靖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茂公,李某教子无方,让你受苦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唉……”李勣摆摆手,显然是不想听李靖道歉,毕竟这位也是受害者之一。

……

……

从宫里出来的李昊带着两个跟班走在通往咸阳的官道上,为了不被追上,连住宿都不敢。

出了这么大的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老娘必然不敢隐瞒自己的去向,若是被暴怒的老头子派人追上,估计李二的派他去咸阳的缓兵之计全部都要化为无用功。

眼瞅着咸阳在望,天色也到了午夜时分。

两个跟班精神头倒还算不错,但李昊已经昏昏欲睡,疲累欲死,坐在马上人都在晃。

跟班之一的唐富并不知道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他接到的命令就是保护李昊的安全,此时见明显体力透支到了极限,不由劝道:“都尉,要不咱们还是找地方歇歇吧。”

李昊回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来路,嗯了一声:“好吧,我们去边上的林子里休息。”

“啊?”唐富与同伴对视一眼。

如果不是皇帝陛下亲自安排他们俩保护李昊,二人险些认为这位都尉大人是在逃避追杀。

过城不处,有店不住,这跟逃避追杀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李昊现在的情况跟逃避追杀也没太大区别。

顺着一条小路下了官道,又走了大概有四、五里,三人一头扎进一片树林。

李昊也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从马上下来,靠在树上休息了片刻才缓过来一些。

对着唐富招招手:“老唐,你去四下看看,最好能打些猎物回来。”

“诺。”初冬的京畿地区并不怎么冷,夜晚又是野兔、狐狸出来觅食的最好时候,故而唐富并未质疑李昊,背上弓箭闪进了黑暗深处。

另一个跟班魏武拴好马走回来,谨慎的提醒道:“都尉,如果是为了躲人,职下觉得我们不应该生火。”

李昊扶着树站起来,叹了口气道:“没事,你去些柴火回来,待会儿少爷教你们一个野外生火不被人发现的法子。

野外生火不被发现?开什么玩笑!

魏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在他看来李昊就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平时在长安仗着他家老子的名声寻花问柳,胡作非为,哪里知道野外的危险。

“去啊。”李昊见魏武不动,瞪起眼睛:“要么去拾柴,要么就给老子滚回长安,老子身边不需要不听话的手下。”

“我……”魏武气的脖子上青筋都出来了,狠狠一跺脚:“好,职下这就去拾柴,回头若是被人发现了,都尉莫要忘记自己的话就好。”

李昊不耐烦的摆摆手:“让你去就去,被发现也是老子命不好,跟你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