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好兄弟一辈子?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4
A+ A- 关灯 听书

李二派来的两个跟班,服侍的作用远大于保护的作用。

既然如此,自然是不用白不用。

李昊随意的找了块石头坐着,等魏武背着一大捆柴回来,又开始指挥他挖行军灶。

行军灶这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重点是你挖的深度必须正好,浅了柴火加不进去,深了火又烧不到上面。

好在李昊在这方面是科班出身,指挥着满肚子气的魏武没一会儿功夫便挖了一个垂直于地面的洞,又安排他在洞的正面掏出一个水平的洞口,背面三条近丈长的沟渠,最后再将沟渠用木石盖住。

一阵忙活,等到唐富回来的时候,火已经生好,从上路便满肚子牢骚的魏武正孝子贤孙一样站在李昊的身后。

魏武同样看到了唐富,三两步迎上来,接过他手上的猎物:“唐老二,你怎么那么慢,都尉让你去打猎,你回长安买去啦?”

朦胧的月光下,唐富盯着魏武看了半天:“老魏,你没事吧?”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魏武撇撇嘴:“我能有什么事,快点,咱们去把猎物收拾出来,都尉都饿了。”

什么鬼?这货不是大半夜被鬼上身了吧?唐富抬头看了看天。

功夫不大,离开的两人提着剥好皮的两只野鸡,一只野兔回到了李昊身边。

奇怪的是,此时李昊已经把盖在行军灶上的石板移开了,通红的篝火,隔着数里之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都尉,你这是……”魏武诧异道。

“冻死和打断腿,如果让你选的话,你选那一个?”李昊坐在篝火边上,伸出两只手烤着,火光中脸上写满了郁闷二字。

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呢,前一切别说这种天气,就算三九天自己都能在雪地里趴一天一夜纹丝不动。

可到了大唐,这才过了一个多月的舒服日子,就一点冷都受不了了。

人啊,果然是没有遭不了得罪,只有享不完的福。

魏武看着李昊的脸色,有些不确定的道:“打断腿吧,至少腿断了还能活着,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李昊啧了一声:“所以啊,咱也别小心翼翼了,该怎么活怎么活,你们俩权当这次是陪我出来旅游了。”

唐、魏二人对视了一眼,低头开始忙活着烤肉,将李昊的行为当成了富家子弟的怪癖。

总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

“喀喇……”寂静的夜里,干枯树枝折断的声音显的是那样刺耳。

正在忙着烤肉的唐富和魏武齐齐一愣,手上动作一顿,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李昊一脚将本已经移开的石板踢进了灶坑,人如豹子一样跳起来,闪到刚刚他坐的大石后面,同时警惕的问道:“谁?!”

“前面可是李侍读?”一个熟悉的声音远传来,听声音的位置显然是在踩碎枯枝之后没有再移动过位置。

李昊借着月光狠狠瞪了一眼发呆中的唐富和魏武,比了一个让他们快点躲起来的手势,同时问道:“纥干承基?是你吧?”

远远的,那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正是某家,李侍读莫怕,殿下来了。”

石头后面的李昊瞬间懵比:“殿下?太子殿下?”

这次没等纥干承基回话,李承乾的声音已经随风飘来:“李德謇,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可让本宫追的你好苦。”

声落,一阵踉踉跄跄的脚步声传来,同时还有纥干承乾的声音:“殿下小心!”

李昊:“……”

可特么要了亲命了,这小子怎么跑来了?

李昊绝不认为李二会把亲儿子派出来跟自己同甘共苦,李承乾的到来除了翘家没有第二种可能。

想到李二暴走的样子,李昊觉得天都要塌了。

不过,既然确定是李承乾到了,至少眼前不会有什么危险。

从石头后面冒出头,李昊顺着声音的方向迎了上去,很快便看到带着十几个护卫,在纥干承乾搀扶下急步赶来的李承乾。

胜利会师之后,两人异口同声道:“殿下,你怎么来了?”“德謇,有吃的没有?”

李昊回过头,看看已经被丢到地上,烤的半生不熟的野鸡、兔子,咂咂嘴:“刚刚是有的,现在……没了。”

“没有?”李承乾也有些傻眼,四下看了一圈:“你出门不带吃的?”

我是出来逃难的,迟了估计两条腿都保不住,怎么可能带吃的。

李昊眨巴着眼睛没搭理李承乾,看向纥干承基:“殿下出来,陛下和娘娘都不知道吧?”

纥干承基苦笑道:“殿下是偷偷跑出来的,这会儿估计宫里已经乱套了。”

废话,日过的好好的太子丢了,不乱套才怪。

李昊无奈的叹了口气:“一会儿派个人回去送消息吧,就说殿下明日便会回宫。”

正在不远处休息的李承乾突然跳起来:“我不回去,李德謇,是你说的,好兄弟一辈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眼下你遭了难,我要是不帮你还算什么兄弟。”

好特么尴尬。

整个大唐能够跟李承乾称兄道弟的人抛开宗室子弟屈指可数,能得到他承认的更是少之又少。

可话说回来,丫难道真不知道自己在帮倒忙?或者这家伙就是拿老子当成出来玩儿的借口?

与李承乾僵持了半天,在李昊的强烈反对下,双方各退一步。

李承乾同意派人回去送消息,但自己绝不回京。

议定之后,两方人马合成一股,重新开始生火。

不过,这次因为人多的关系,并没有再挖行军灶。

待重新把唐富打回的猎物洗净、烤上,在四周巡视一圈的纥干承基回来了,面色古怪的看着李昊道:“李侍读,某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正一脑门子官司的李昊一翻眼皮:“不知当问不当问……那就别问。”

纥干承乾被噎的直翻白眼,深吸一口气道:“某想知道,这周围的布置是否都是出自您的手笔。”

您?正在烤火的李承乾诧异的抬起头。

他的这个护卫头子可是心高气傲的很,一些朝中老臣都很难得到他一句‘您’的称呼,怎么只转了一圈回来就变成这个怂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