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前隋大匠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50
A+ A- 关灯 听书

连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这样的团队缺乏凝聚力啊!

李昊躺在床上感概着,想到下午李承乾与纥干承基那看自己笑话的嘴脸,忍不住摇了摇头。

李二到现在也没有派人来把他儿子接回去,不知道是打的什么主意。

那可是太子呢,怎么可能不管不问,难道李承乾那小子也是充话费送的?

算了,不想了,爱咋咋地,死了谁儿子。

‘梆梆梆’,房间的门被人敲响:“李侍读睡了么?”

康县令?他来干什么?

李昊挺身从床上坐起,下床将门打开,门外果然站着咸阳县令康平,在他身后是两个提着食盒的衙役。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康府君,你这是……有事?”

康平笑的很是灿烂:“哦,刚刚见李侍读这里还亮着灯,下官怕您饿着,特地带人给您送点吃食过来。”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李昊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身体却很诚实的让出房门的位置:“来来来,外面风大,屋里坐。”

“李侍读客气了。”康平抱了抱拳,走进房间。

两个提着食盒的衙役跟在康平身后进层,把东西放下之后,匆匆离去,顺带关上了房门。

对面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爷们儿,李昊一时还真不知道说点啥,想到前来送餐的竟然是两个大胡子衙役,眨眨眼睛尬聊道:“那个……尊夫人家教挺严的哈?!”

康平:“……”

扎铁了,老心。

看破不说破才是君子所为好么。

“李侍读,寅夜打扰实是下官冒昧,只是太子殿下突然来到咸阳,下官实在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还请李侍读教我。”

李承乾年龄不大,但位置太高,高到康平这个京畿地区的五品县令根本够不着。

纥干承基又很高冷,除了李承乾对谁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纵观三人只有李昊比较好说话,故而康平便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借着送餐的名义打听太子来到咸阳的目的。

李昊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还真是不到长安不知道官小。

想他堂堂开国县子、四品折冲都尉、太子侍读,放在长安连个屁都不是,走哪都看不到好脸色。

可只要离了长安,立马身份就突显出来了,五品县令跟个孩子一样在自己面前谨小慎微的样子是那么可爱。

只是……丫真的把自己放在眼里了么?说话这么直接,还真是拿太子侍读不当干部啊。

康平见李昊不说话,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

等了好一会儿,才听李昊高深莫测的问道:“康府君,咸阳乃京畿重县,想必不缺铁匠吧?”

康平连忙答道:“啊……?哦,不,不缺。”

李昊点点头:“嗯,那明天就多找些铁匠过来,我有事情安排他们做。”

康平有些懵圈:“找铁匠做什么?”

“食君之?,忠君之事。”

跟这些当官当久了的老油子话话,越是含糊对自己越是有利,这是李昊一个多月以来总结出来的为官之道。

换句话说就是扯虎皮做大旗,把话说的含含糊糊,让别人自己去脑补。

事实证明,李昊的做法是无比正确的。

康平很快从这八个字里领会了无数精神,激动的胡子子抖道:“李侍读的意思是,这是太子殿下的安排?”

李昊摇头否认:“我可没这么说。”

康平立刻露出了然的表情:“哦哦,下官明白,明白,那个……。”

“嗯?”李昊以为康平又要提什么要求,露出不悦的表情,微微皱了皱眉?

康平立刻道:“李侍读,白天那个黑石山的事情,下官也是没有办法,唐律便是如此规定的,五百贯已经是最低的标准,不过您放心,除了卖地的钱,其它方面却是可以由下官做主,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呵呵……

这老家伙很上路嘛。

不过,老子会在乎那一点点小小的税钱?

李昊微微一笑:“康府君,黑石山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以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呃……是。”康平一边答应,一边暗道了声厉害。

初时他还以为李昊年龄不大,比较好糊弄,没想到这特么也是个人精,做起事来滴水不漏,半点把柄都不给人抓。

聊了这么半天,看似说了很多,可细想却发现他其实什么都没说。

……

……

次日一早,咸阳县衙门前集中了十来个铁匠。

康平为了不耽误事,昨天晚上连夜便派人通知了下去,铁匠们自然是不敢怠慢,所以早早便到了县衙。

李承乾对此并不知情,康平前来禀报的时候听的一头雾水,直到李昊过来才茫然问道:“德謇,你找那么多铁匠来做什么?我们需要打造什么东西么?”

“当然。”李昊点点头,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殿下别忘了,你可是偷偷跑出来的,如果不能做出点像样的成绩,回京之后怎么跟陛下解释。”

李承乾悚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怕是少不得被老头子教训一顿,就算有老娘帮衬着也不行。

当然,李承乾也不是没想过偷跑一时爽,一直偷跑一直爽的问题,只是这似乎根本不现实。

“你打算怎么做?”李承乾想了想问道。

“别问,问了我也说不清,只要看着就好。”李昊并没有给解释太多,安抚好了李承乾,转头对康平县令道:“唐府君,咸阳城的铁匠都叫来了?”

康平道:“是的,基本上都来了。”

李承乾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叫基本上?”

康平紧张道:“殿下,臣……臣不敢说是您要召见他们,故而……故而有一对城中最好的铁匠师徒并未来过。”

李昊一听来了兴趣?“哦?最好的?”

康平道:“对,是一对父子,姓冯,听说那冯老头儿是前隋将作监的大匠,后来因为一次事故伤了腿便退了下来,伤好之后便在咸阳支了个铺子,靠打铁为生。”

前隋的将作监大匠?那还真不是一般人!

与李承乾对视一眼,李昊笑道:“山不来就我,我便就山,殿下,可有兴趣一同去见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