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那黑石山,我要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49
A+ A- 关灯 听书

咸阳县令康平在中午的时候醒了,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幸运的。

首先是他一氧化炭中毒并不严重,其次是县令夫人选择相信李昊的话,整个上午都将他放在院子里,并且禁止任何人靠近。

在通风良好的情况下,新鲜空气中和了他体内为数不算很多的一氧化炭,同时也让他恢复了意识。

而随着康县令的苏醒,李昊一行人的地位也变的水涨船高,只不过此时此刻两年少年正睡的天昏地暗根本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纥干承基倒是一直没有休息,得知康县令醒了,出于礼貌过去看了一下,顺便通知道太子正在他的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下午的时候,李昊睡醒了,伸着懒腰走出房间,立刻看到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的康县令正等在外面:“哎呦,醒了?”

老康并没有因为李昊的年轻而轻视他,很上路的行了一记大礼:“康平谢过李侍读救命之恩!”

“算了算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一切都是你自己运气好。”李昊有些尴尬:“不过,你以后要注意一些,密闭的环境里面不要生炭盆,要生的话也要等炭烧透了再拿进屋子里,同时还要保证房间里空气流通。”

“是,谢李侍读指点。”

咸阳距离长安不足八十里,并不是什么消息闭塞的小县城,长安闹瘟疫的事情早已经传了过来,李昊的神医的名声康县令也是略有耳闻,自然不会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李昊显然有些不适应一个跟自家老头子年龄差不多的老家伙如此恭敬的表现,摸摸鼻子岔开话题:“康府君,我听说咸阳北面有座黑石山?”

所谓的黑石山其实就是煤山,李昊清楚的记得咸阳以北的长武地区有这样一座山,或者矿山,故而才有如此一问。

“是的。”康平并不知道李昊的打算,寻思片刻觉得很有必要把那黑石山的情况说明一下:“早年间附近经常有贫苦百姓会去那里捡一些黑石回家烧火取暖,但因为黑石里面有大量炭毒死了不少人,后来时间长了,咸阳百姓渐渐都知道了这件事,便再也没有人去捡了。”

不想李昊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反而兴致勃勃的问道:“这么说,那黑石山是荒山?它应该没有人要吧?”

康平摇摇头:“那山上没有任何植被,周围的地也无法耕作,只能丢在那里。”

李昊闻言眼前一亮,拳掌相击:“太好了!”

太……太好了?康平诧异的看着李昊。

他实在想不出一块无法耕作的地有什么好的。

倒是一直没有开口的纥干承基插了一句:“李侍读,你该不会真的惦记上那座黑石山了吧?”

“为什么不呢?”李昊瞥了纥干承基一眼,转头对康平道:“康府君,既然那黑石山是座荒山,我打算把它买下来,这没什么问题吧。”

“啊?”康平瞪大了眼睛,看看李昊,又看看纥干承基,纠结了半天道:“问题倒是没有,只是……只是那山真的什么也不长啊。”

李昊无所谓的摆摆手:“长不长东西你不要管,只要说多少钱就行。”

在大唐,土地是可以私下买卖的,官府把地卖了之后才不管你干什么,反正只要你以后只要按时交税就成。

这对康县令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地卖出去了咸阳向朝庭缴纳的税赋自然也就多了一些,这对他本人来说可以算上不错的政绩。

想着,康平生怕李昊反悔直接说了一个数字:“李侍读如果想买黑石山,本官可以做价五百贯。”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另外,本官可以做主将山脚下方圆十里都划为黑石山范围。”

五百贯……真的很便宜啊。

要是让后世那帮人知道……呃……按照后世的标准,一贯大概等于四千两百块左右,五百贯那就是两百多万。

好吧,两百多万买一座煤矿,还附赠周围十里方圆的地皮,简直和白送没啥区别。

“没问题,就这个价钱吧,一会儿咱们就把协议签了。”美滋滋的李昊当场点头答应,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康府君,我现在身上没那么多钱。”

“啊?没钱?”康平有些傻眼,空手套白狼么这是?

“多新鲜呐,康府君见过谁出门没事带五百贯的。”李昊晒然一笑道。

“那……。”

见康平犹豫的表情,李昊便猜到他在担心什么:“康府君放心,钱一文都不会少你的,而且相比于我把钱带到咸阳,你再上缴回户部,我觉得不如由我在长安直接缴上去,既安全,又省事,如果你还不放心,大不了等我回长安的时候,你派人跟我一起回去。”

康平认真想了想,最后实在受不了那五百贯的诱惑,点头道:“这……似乎也可以。”

“那就好,康府君先去写地契吧,正巧太子也在,由他做保,相必你也应该很放心才是。”李昊说着,指了指刚刚开门探头出来的李承乾。

……

……

“德謇,你,你真的把黑石山买下来了?”当天晚上,李承乾第三次向李昊确认。

李昊一本正经的确认道:“对啊,买下来了,不仅如此,你还是其中的保人。”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你打算干什么?不会真的打算把石炭挖出来卖吧?某家说过多少次了,那东西有毒,会毒死人的,康平那家伙中毒之后什么样你不是没有看到,你觉得大唐百姓是傻子么,会买这种东西回去毒自己?”纥干承基抱着膀子坐在一旁,冷嘲热讽。

白天的时候他就想说这些,不过当时李昊给他打眼色让他不要插嘴,索性也就在一边看了热闹。

现在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纥干承基自然是有啥说啥。

李昊倒是对这些话有些不感冒,撇撇嘴道:“老纥,既然你认为百姓不是傻子,那你看我像是个有钱没地方花的傻子么?”

纥干承基:“……”。

又是老纥……,老子明明姓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