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这个铁匠不一般(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53
A+ A- 关灯 听书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跟正常人不大一样,现在发现你果然和正常人不大一样。”李承乾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刚刚跟人家可以给他荣华富贵,可是一转眼你想把人绑了,你总是这么矛盾的么?”

李昊耸耸肩膀:“这有什么矛盾的,不过是一条路走不通再换一条罢了,人总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对吧。”

李承乾想了一会儿,认真的说道:“你说的是‘穷则变,变则通’的意思吧?这我知道,但我还是觉得你跟别人不一样。”

这话多新鲜呐。

老子是穿越者啊,能跟你们一样么。

不说别的,老子会背唐诗三百首,你们谁会?

另外,老子还有一双明察秋毫,善于发现的眼睛,开眼辨忠奸,闭眼断生死。

唉,想想还真有些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呢。

“府君,康府君。”李昊等人又往前走了一会儿,转过一处巷子口,身后一个高个青年追了上来。

“有什么事?”康平停了下来。

跟随李承乾左右的护卫也停了下来,警惕的盯着青年

青年面色微囧,自觉保持了一定距离抱拳道:“诸位,家父醉心锻造,言语间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几位海涵,在下代家父向几位赔礼了。”

“你是冯老头儿的儿子?”李承乾分开身前护卫,打量着青年问道。

“正是,在下冯铁。”对面李承乾,青年毕恭毕敬的报上自己的名字。

刚刚在铁匠铺子里,李昊离开的时候曾经叫过‘殿下’两个字,青年在铺子的里间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你追来只是为了道歉?”李承乾又问。

冯铁犹豫了一下:“是的。”

李承乾看向李昊,提意的意味很浓。

你不是要绑人家儿子么?这都送上门了,上吧!

李昊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干出这种事情,再说若真是把人给绑了,这事儿可就闹大了,并不附和他的初衷。

不过,好在他早有打算,面对李承乾的‘挑衅’微微一笑,来到冯铁面前:“既然你是冯大匠的儿子,打铁的手艺应该会一些吧?”

“会的。”冯铁有些拘谨的答道。

“那就好。”李昊点点头,将冯铁拉到一边,捡起一颗石子蹲在地上画了个煤炉子的草图,顺带讲了一下具体尺寸,然后问道:“怎么样,这东西几天能够做出来?”

冯铁很认真的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两天。”

“很好,两天之后,我去找你。”李昊拍拍冯铁的胳膊,没办法,这家伙壮的跟牛犊子似的,个子又高,十四岁的李昊够他肩膀有些费事。

“德謇,这是什么?”等青年离开,李承乾等人围到李昊所画的图形边上问道。

“一件半成品。”李昊笑的有些猥琐:“也可以说是一个圈套,就看老冯头儿上不上勾了。”

李承乾看看地上的图形,又看看李昊,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李昊对此视如不见,转头看向康县令:“康府君,昨天让你召来的那些铁匠,就让他们散了吧,另外,我们总在你那里住着也不方便,你看县衙能不能出点钱,找间客栈包下来。”

“没问题。”康县令对李昊的要求那可是求之不得。

虽然表面上看太子住在他家属于近水楼台,可这天天大气不敢出,上个厕所都要报备的日子也的确不是人过的。

……

……

有了李昊的提议,众人倒也没有再回县衙,直接在距离县城东门不远的地方由康平出面包了一间客栈之后,集体住了进去。

等到老康离开,李昊立刻拉着李承乾进了属于他的屋子,兴奋的道:“我的殿下,咱们发财的机会来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承乾撇撇嘴:“切,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可结果怎么样?还没等钱到手,就让父皇叫停了。”

李昊啧了一声:“那是意外,如果不是老魏从中作梗,咱们现在早就发财了。”

李承乾道:“那这次呢,该不会又像上次一样吧?”

“怎么可能,这次弄好了咱们可就是名利兼收,不光能发财,还能给殿下你换来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

“真的?”李承乾眼前一亮:“本宫倒是不求什么爱民如子的名声,只要回去之后不被父皇责罚便好。”

“放心吧,保证不会出问题。不过,在此之前,殿下最好能派人去黑石山走一趟,弄上百十斤石炭回来,到时候我有大用。”

李承乾并不知道李昊到底要弄石炭回来干什么,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他,派了两个护卫,快马加鞭去了黑石山。

……

……

另一边,小铁匠冯铁在回到铁匠铺之后,弄来几块生铁便忙活了起来。

作为前隋将作监大匠的儿子,他并不满足于每日打打农具的生活,奈何时不予我,在李昊等人到来之前,他就算想要出头也没机会。

这次,难得李昊给出承诺,可以不介意老头子的残腿,向大唐皇帝举荐他重回将作监,冯铁认为自己必须牢牢把握住这次机会,就算老头子不去,自己如果表现的好一些,或许也能争取到一定的印象分。

便是这样,小冯同学不分白天晚上的忙活了许久,直到第二天中午,终于按照李昊的要求将煤炉子打造了出来。

只是,李昊并未告诉他这是什么东西,所以小冯虽然把东西打造好了,却一直不知道这东西能干什么。

就在他满脑子问号,翻来覆去的琢磨煤炉子的用处时,身后传来老头子的声音:“这是何物?”

小冯同学被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啊,爹,您起来了?”

“这是何物?是谁让你打的?”老冯没有理会儿子的问题,继续问道。

“不,不知道,是……是李侍读让我打造的。”小冯缩了缩脖子。

他昨天去追李昊等人可是背着老头子干的,被发现之后难免有些忐忑,可又不敢不说实话。

老冯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但却没说什么,围着煤炉子转了两圈,伸手将上面的盖子打开向里面看了眼,然后又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正所谓人老奸,马老滑,很快冯煕老头儿就凭借经验猜到了煤炉子的用法,取过火钳,身边上还在熊熊燃烧的锻铁炉中夹出几块还在燃烧的木炭丢了进去,然后又将盖子盖上。

很快,丝丝烟气便从炉脖处的口子里冒了出来。

“这……这……这是什么东西啊爹,难道是锻铁炉?可这也太小了吧?”根据老头子的动作,小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不是。”老冯又继续围着煤子围圈,渐渐的目光停在了炉脖处圆口微微高起的那一部分。

良久,这位前隋的将作监大匠眼前一亮,拳掌相击兴奋道:“好高明的法子,厉害,真是厉害。”

冯铁懵头懵脑的问道:“怎么了爹,哪里厉害了?”

冯煕瞪了儿子一眼:“蠢才,那姓李的娃娃让你打造的就是个半成品,还有一部分他根本就没有告诉你!”

“什,什么?”

“过来,为父让你看看这东西到底怎么用。”

对于老冯这样的人来说,好奇心被勾起来之后,便很难控制。

尽管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应该擅自改动李昊让他儿子打造的怪东西,但还是忍不住来到一边的铁料堆前,迅速翻出一张薄薄的铁皮,量都没量,直接卷成一个筒子就是一番敲打。

不得不说,能独自鼓捣出螺纹的家伙就是厉害,片刻功夫已经打造好了两根五尺左右的烟管儿,将两根管子接成九十度,再往炉脖上那么一套,一丝不差的正好卡在上面。

“看到没有,这才是一个整体。”将炉子推到靠窗的位置,再把烟管儿从窗子伸出去,冯煕傲然对儿子说道。

……

……

两日之后,李昊依照约定来到铁匠铺。

甫一进门,便看到了正在燃烧着熊熊炉火的煤炉子,甚至炉脖处的烟囱都被烤红了。

“呵呵……将作监大匠果然名不虚传。”李昊只看了一眼,便笑着对冯煕说道。

冯煕看了李昊一眼没有说话,朝李承乾深深一礼:“草民冯煕,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李承乾摆摆手,看向燃烧着的煤炉子:“德謇,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炉子?”

李昊摊开手:“就是它。不过我那天给出的图样可没有这根烟管儿,想来这一部分应该冯大匠后补上去的,殿下您看,有了这烟管,这炉子里的烟就可以直接排出屋外,从此以后我娘再也不用担心我中炭毒了。”

李承乾鄙夷的看了李昊一眼,点头道:“早些时候你就说过冯大匠不是一般的铁匠,看来果然是被你说中了。”

冯煕郁闷的想要吐血。

在此之前,他就看李昊鬼头蛤蟆眼的不像个好东西。

事实证明,这小子的确不是好东西。

明明早已经弄好了一切,炉子上连接口都留出来了,却非要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若非别有所图,打死自己都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