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乱的李勣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54
A+ A- 关灯 听书

前文已经说过,冯煕并不是普通的铁匠,他有一颗很聪明的脑袋,而且若干年前还在将作监里混过。

这样的人不可能意识不到煤炉子这种东西在取暖方面的巨大潜力。

现在,在大唐太子的见证下,煤炉子由他和他的儿子亲手打造出来,以后就是想说这东西跟自己没关系都不可能了。

也就是说,这件事将来一定会被大唐皇帝知道,那么接下来必然会有封赏,若是李德謇那坏小子再添油加醋的那么一说,重回将作监几成定局。

该死的,好奇心能不能害死猫不知道,反正老子将来必然是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的。

……

……

长安城,太子离宫的消息不知怎么就泄露了。

在属于李二的书房中,杜如晦、魏征等人齐聚一堂,共同对太子殿下以及某个完蛋孩子发起声讨。

“陛下,储君年幼,擅离皇宫实为不智之举,还望陛下尽快将太子殿下召回。”

“太子侍读李德謇,年少轻狂,肆意妄为,现在又诓骗储君出宫,臣以为该当重责。”

“陛下……”。

李二双眼微闭,手指轻磕桌面,表面上似乎在认真听取意见,实则早已神游天外。

独孤敏机每日都会将咸阳方面的情况写成密折送回来,里面详细的记录着李承乾与李昊之间的点点滴滴。

购买黑石山,打造铁炉灶,取石炭这些消息李二都知道。

唯一搞不清楚的就是,这两个熊孩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黑石或者说石炭用来烧火的优势很明显,而它的缺点也同样明显,李二并不认为自己给儿子选择的侍读会不清楚这些。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但那熊孩子却依旧执着于此,这其中难道又有什么猫腻?

“陛下,陛下?!”李二走神的时间过久,终于引起了魏征的注意。

“哦,魏卿,你接着说。”回过神的李二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魏征身上。

魏征:“……”

刚刚我一直没有说话好么,怎么就接着说了?

不过皇帝陛下既然点名了,魏征倒也不含糊,直不楞登的说道:“陛下,还请陛下下旨,对太子严加斥责,另外,最好再派一良臣好好辅佐太子,以免日后太子为奸人所惑,走上歪路。”

一直未曾开声的李靖闻言立刻勃然大怒,猛的站起来指着老魏喝道:“魏征,你把请说清楚,谁是奸人?”

魏征毫无惧色,直视李靖:“贪财无度,蛊惑太子,肆意妄为,李靖,你说谁是奸人!”

两人虽未点名,但在场的都不是傻子,岂会不知所谓‘奸人’指的是谁。

“好了,好了。”李二眼瞅着李靖似有暴走的意思,一摆手断打两人的争论:“德謇那孩子本心还是好的,只是有些时候做事欠考虑,并没有魏卿说的那般严重。”

“哼!”李靖瞪了魏征一眼,那意思明显就是你给我等着。

魏征却理都不理李靖,自顾自对李二道:“陛下,总之臣以为此事必须严查,宫中禁卫森严,太子是如何出宫的?太子侍读又是如何与太子汇合的?此前是否有过约定?若不查清楚,只怕以后这样的事还会发生。”

李二尴尬的点点头:“不错,此事待过几日朕将太子召回之后,必将彻查。”

过几日?魏征黑着脸:“陛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太子私自离京,应马上召回。”

李二被顶的哑口无言,沉默良久道:“好吧,林喜,去传朕旨意,命太子和李德謇火速回家,片刻不得迁延。”

“诺!”林喜瞥了魏征一眼,心中怪他多事。

李承乾离京那是李二默许的,一来是想看看自己这个儿子离开皇宫之后是如何为人处事的,二来也有让儿子出去玩玩,放松一下的念头。

可偏偏总有些人拿着鸡毛当令箭,自以为是的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就好像不听他的大唐就要亡国了一般。

李靖与那大太监的想法差不多,甚至还要极端一些。

毕竟儿子自己的好,李德謇就算再不好,那也是李靖的儿子,他自己教训可以,却绝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

还说什么贪财无度,妈蛋,老子的儿子要是不贪财,你们的俸禄从哪里来?七十多万贯的收益呢,那是开玩笑的?

再说老子儿子弄几块香皂怎么了,碍着你魏征什么事儿了,用得着你上纲上线的找皇帝陛下一顿乱喷,自己买不起难道就不让别人用了?

……

……

离开皇宫,李靖越想越气。

自家那个熊孩子胆子现在是越来越大了,往饭菜里下泄药,拐带太子,真不知道往后还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药师兄。”回去兵部的路上,正在当职的李勣看到了李靖,远远打起招呼。

“茂公。”李靖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

“怎么?德謇那小子又惹事了?李勣明知故问道。

长安城一共就那么大,根本藏不住事,李勣虽然没有参与刚刚的议事,但李承乾被李昊拐跑的事情却多少也了解一些。

李靖如何看不出来李勣的目的,哼了一声道:“你是来看老子笑话的?”

李勣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药师兄,你我相交多年,有句话小弟我是不吐不快。”

李靖脸拉的老长:“那就说。”

“兄长啊,棍棒出孝子啊,你家那小子已经被嫂夫人给宠坏了,若是再不严加管教,只怕以后还不知会给你惹出什么麻烦。而且,我听说,那混小子在咸阳又买了一座荒山,花了五百贯。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拿钱不当钱用,五百贯啊,足抵兄长你六年的月俸了。”

李靖一愣:“什,什么荒山?”

李勣哑然:“兄长还不知道?户部那边已经有侍郎去往兄长家中要钱了,听说是李家那小子与咸阳县令有过约定,他在那边签了地契,然后在京中直接交割钱款。”

老子造了孽啊这是。

李靖听完气的眼珠子都在冒火:“这,这个逆子,等他回来,老夫非打断他的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