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好东西要大家分享(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56
A+ A- 关灯 听书

造型古怪的炉子被林喜一手一个从外面提进书房的时候,李昊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这老太监不是一般人呐,那炉子每个的份量不下五、六十斤,他竟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手一个拿进来。

李承乾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一点,炉子被提进来之后,立刻借机跳起来,跑过去充当指挥:“来来来,这里,放这里,另一个放在……。”

看着李承乾活蹦乱跳的样子,李二气不打一处来:“混帐,给朕滚回过跪好!”

李承乾瞬间变成霜打的茄子,臊眉耷眼的溜回来重新跪好。

李二则晃悠着来到煤炉子边上,对着李昊招了招手:“李德謇,给朕过来。”

“哎,来了!”对着偷机不成的李承乾挤了挤眼睛,李昊十分狗腿的来到李二身边

“这是何物?”

李昊陪笑道:“回陛下,此物叫煤炉子,将木柴、木炭或者石炭等可燃物放进去点燃可以取暖,若是将烟管接上,更可以将炭毒之类的有害气体直接排出屋外。”

“嗯……”李二点点头,忽的想起什么,皱起眉头道:“等等,你刚刚说石炭?”

李昊点点头:“对啊。”

李二反问道:“你可知石炭有炭毒?”

李昊道:“知道,但此物却可以将炭毒排到屋外,正因如此,就算有炭毒也不会毒到屋里的人,此事,太子殿下可以用人格担保,绝无问题。”

李承乾:“……”。

李二瞪了李昊一眼,转头看向李承乾,半信半疑道:“太子,李德謇之言可真?”

“真,绝对真!”李承乾顾不上找李昊的麻烦,急声说道:“父皇,儿臣亲自试过,绝对没问题。”

为了增加李承乾之言的可信度,李昊亦在边上帮忙:“陛下,是真的,殿下在试验成功之后立刻命人打造了几个这样的炉子带回来,为的就是给你演示一下。”

李二沉吟片刻:“既然如此,朕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是不成,当心你们两个的皮。”

“诺!谢父皇!”逃过一劫李承乾以最快的速度再次跳了起来。

……

……

煤炉子的安装极为简单,叫来几个工匠把窗子开个洞,再把烟管伸出去便可。

李承乾从咸阳回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准备,安装起来自然驾轻就熟,时间不大便将煤炉子支好。

待李昊以干柴将带回来的石炭引燃之后,伸到外面的烟管顿时冒出滚滚浓烟,房间里的温度也开始渐渐升高。

李二原本对煤炉子是不报任何希望的,可随着房间里温度越来越高,伟大的皇帝陛下便开始坐不住了。

起身为到炉子边上,感受着那炙热的温度,吸了吸鼻子,疑惑的问道:“林喜,你可有闻到烟味?”

林喜的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盯着炉子看了好一会儿,才纠结着说道:“回陛下,并无烟味。”

没有任何烟味,烧的又是石炭。

这代表了什么?

没人比李二更清楚其中的意义。

大唐的百姓有福了,以后再也不必担心炭毒的问题,此乃大功一件,说不得还能给朝中那些喜欢闻风奏事的家伙们一个惊喜!

李二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将目光投向李承乾,声音平和:“太子,此物是你研究出来的?”

对于这个问题,回来的路上李承乾早已与李昊窜过口供,幽幽叹了口气道:“父皇,你知道冯煕这个人么?此人为前隋将作监大匠,这炉子有一多半是他的功劳,只不过,此人早年间因为一次事故弄残的腿,现在沦落成了咸阳一个普通的铁匠。”

李二道:“这么说……你与李德謇去咸阳便是寻人去了?”

李承乾有些心虚,看了李昊一眼,鼓气勇气道:“这倒也不是,遇到冯煕只是巧合,儿臣本是打算探究人为何会中炭毒的原因,完全没想到会在咸阳遇到他。”

“嗯。”李二点点头:“看来你这运气还真不错?”

趁着老头子高兴,李承乾忙道:“父皇,您看是不是要把此人召到长安来?”

“待过几日吧,这几天先把你们两个的事情解决好,再召他来长安,让朕见见。”

李昊闻言心中暗喜,老头子之所以谨小慎微,主要原因就是功劳太甚,锋芒太露,正因如此才会担心为李二所忌惮。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吃亏长教训,有了老头子的前车之鉴,李昊自然不会什么事都大包大揽,把自己弄成万人恨。

将制作煤炉子的功劳变着法子让出去,让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少一些,才是长久之计。

……

……

在兵部值了一天班的李靖到家时候天已经黑了。

挂着两盏气死风灯的府门口冷冷清清,平日里总会站在那里等候公爷回府的管家老陈竟竟外的没有出现。

发生了什么?李靖翻身下马,把缰绳丢给随行的侍卫,大步进府。

前院,正厅,侧院,以前仆役乱窜的情况竟然也不见了,倒是从后宅之中隐约传来人声。

循着人声,李靖来到后宅,刚一进去,立刻便看到正洋洋得意站在门口的李昊。

这逆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靖微微一愣。

院子里有下人见李靖进来,立刻叫了声:“老爷回来了。”

“老爷。”院子里的一群人集体见礼,管家老陈也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老爷,您回业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李靖没搭理正向自己走来的儿子,转向老陈问道。

老陈解释道:“老爷,少爷从咸阳回来了,还带了两件神奇的炉子回来,下人们觉得好奇,便都过来看看。”

“那逆子还有脸回来。”李靖哼了一声,并未把所谓神奇的炉子放在心上。

李昊这时已经来到了老头子面前,规规矩矩行了一礼:“爹,孩儿让您担心了。”

老头子不搭理他可以,他可不敢不搭理老头子。

李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就在李昊不知如何做答的时候,红拂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老爷,德謇这次在外面可是吃了不少苦,刚一回来,你怎就不问青红皂白一顿呵斥。”

李靖:“……”

这日子没法过了,老子没动手,只呵斥两句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