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你们拿朕当傻子呢?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55
A+ A- 关灯 听书

说实话,五百贯什么的,李靖还真没看在眼里。

他在乎的是李勣幸灾乐祸的眼神,还有魏征那老货那些有针对性的发言。

毫无疑问的事,自家那小子一定又出名了,而且还不是什么好名声,连带着他这个当爹的也要被人嘲讽。

算了,还是回家把之前准备好的棒子换成粗一点的吧,用起来也能顺手些。

反正这次等那小子回来,说什么也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谁才是爹,谁才是儿子。

远在咸阳的李昊跟李承乾并不知道长安生的事情,成功将老冯头儿拉上贼船之后,两人又抓紧时间让这位前隋大匠打造了五套煤炉子,算上之前已经打造好的那个,一共六套。

这其中李昊为自己家准备了两套,另外四套都是李承乾准备带回皇宫的。

没办法,按照李承乾的话说:我家比较大,一个房间摆一个有点少。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两个小年轻倒也不用别人来催,从康县令那里调来马车,直接打道回府。

马车上,李承乾一副郁郁寡欢,忧心忡忡的表情,唉声叹气的道:“德謇,这次回去,下次估计本宫就没有这么容易出来了。”

李昊咧了咧嘴:“殿下,你这心可真大,有时间还是想想怎么混过这一次吧,下次……呵。”

李承乾抬起头:“你不是说有了这个炉子一切都不是问题么,那我还担心什么。”

李昊无语。

这娃好天真啊,别人说什么都信。

我那是骗你呢,否则你小子怎么可能会回去。

七十多里的官道在不知不觉中落在身后,中午时分,长安城已经遥遥在望。

望着近在咫尺的长安,李承乾终于紧张了,拉住李昊:“德謇,要不你陪我进宫怎么样?或许父皇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会揍我。”

你确定不是想要找个人陪你一起挨揍?李昊幽怨的看了李承乾一眼。

李承乾继续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逃亡的时候本宫可是毫不犹豫陪着你去了咸阳。”

“好吧。”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李昊并不认为自己不去皇宫李二就能饶了自己,既然早晚都是个‘死’,那不如就痛快一些。

……

……

太极宫东宫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人还是那些人,物还是那些物。

李承乾与李昊两个跪在李二书房的一角,时不时偷眼打量一下装模作样看书的皇帝陛下,大气都不敢喘。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李昊跪的两腿发麻的时候,李二打着哈欠放下手里的书,看向墙角二人:“你们两个还知道回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父皇……”

“闭嘴,朕让你说话了么!”

李承乾一缩脖子。

训斥了李承乾,李二把目标对准李昊:“李德謇,你身为太子侍读不辅佐太子好好读书,却诱拐太子出宫,你可真行啊你,你把朕对你的信任当成什么了!”

“陛下,是臣思虑不周。”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这是李昊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不管是前世还是大唐都是一样的道理。

李二冷哼一声:“哼,一句思虑不周就完了?你以为你是三岁孩子?”

李承乾偷眼看了看李二,不知怎么想的,把腰一挺:“父皇,我是自己偷偷溜出去的,与李德謇没有关系。”

“呵,自己溜出去的……。”李二起身来到李昊面前:“李德謇,太子说的可真?”

当然真,比真金还真,李昊真的很想点头确认。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李二虽然表现的声色俱厉,但却给自己留了解释的机会。

也就是说,这老帅哥似乎并不想让这件事真的与李承乾扯上关系。

可泥马老子也不想把所有事都自己扛好不好,老子也是受害人呢。

想通了其中关窍,李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陛下,其实殿下也是想要为您分忧,故而才会如此莽撞的。”

李二听完不怒反笑:“呦呵,这话听着新鲜,什么时候私自出宫都是为朕分忧了。”

李昊不为所动,执着的道:“陛下,我大唐每到冬季都会有许多百姓因取暖而死于炭毒,太子殿下将这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每每想及此事便夜不能寐……。”

李承乾:“……”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我明明每天都睡的很香好不好。

李二眼角抽了抽:“李德謇,你是想要告诉朕,太子私自出宫是去解决炭毒的问题去了。”

虽然李二派了大量侍卫暗中护持李承乾,但关于煤炉子的事情他也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却并不知道那东西的具体作用。

所以当李昊说出炭毒的问题时,李二的第一反应就是失望。

说谎也要找个好点的理由不是,拿炭毒说事儿,这不是自己打脸么,朕如果信了你的邪,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又如何向朝中那些臣子交待。

你傻,朕也傻么!

不想,李昊却理直气壮的一点头:“陛下圣明,太子殿下出宫的确就是为了此事,而且……炭毒的问题被殿下解决了。”

李二:“……”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见李二不语,李昊不着痕迹的捅了李承乾一下,那意思是该你上了,老子撑不住了。

李承乾倒也机灵,看都没看李昊,直接接过话头道:“父皇,李德謇说的没错,炭毒的事情的确解决了。”

这俩臭味相投的小混蛋越说还越像那么回事儿了,整得跟真的似的。

李二眉头紧皱,鹰目如电扫过两个小家伙儿,阴森森说道:“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倒是配合的不错,只是,你们觉得朕就那么好骗?”

李承乾闻言立刻叫起撞天屈:“父皇,儿臣真没骗您,而且儿臣把东西带回来了,您若是不信,可以亲自试验。”

东西带回来了?什么东西?

看着信誓旦旦的儿子,李二忽然升起一丝希望,或许,可能,万一……是真的呢?

李承乾见老头子不说话,急忙对站在不远处的大太监林喜摆摆手:“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让人去外面把东西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