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好东西要大家分享(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59
A+ A- 关灯 听书

“怎么样,那两个臭小子搞回来的东西还不错吧。”杜如晦等人围着煤炉子研究的空当,李二从外面走了进来。

长孙无忌眼前一亮:“陛下,这是……高明弄回来的?”

高明是李承乾的字,长孙无忌是李承乾的舅舅,自然有资格这样叫他。

杜如晦与房玄龄对视一眼,虽然没有说话,却也心中了然。

什么送来贞观炉给自己等人取暧,什么两个臭小子搞来的东西不错,左右还不是在给太子和李家娃娃做背书。

只是身为大唐皇帝这样做真的好么?太偏心了吧?

“不错,承乾与李家娃娃之前收到风声,说咸阳那边有人研究出了这种可以烧石炭的炉子,这两个臭小子便想着偷偷溜过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想到,还真让他们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如果没有这贞观炉,李承乾与李德謇两个自然是没有好果子吃,在魏征等人的弹劾下,少不得要被打上几板子,甚至有可能李德謇还会因此而被贬官夺爵。

可是现在有了贞观炉,一切又不一样了,李承乾与李德謇摇身一变成了为君分忧,不计个人得失的优秀人物代表。

再者说,贞观炉这东西还真是不错,在屋子里放上一个既可以取暖,又可以烧水煮茶,还不担心会中炭毒,着实是居家良品。

唯一有缺憾的就是石炭这东西长安好像没有地方卖。

……

……

李靖这两日很得意,在贞观炉的消息传开之后,有事没事来他这里坐坐的老货们一下子多了起来,尤其是李勣那厮,几乎长在了兵部。

这一日,李靖才刚刚上值不久,李勣便又登门了,站在贞观炉边上,一边烤火一边道:“药师兄好福气啊,值房如此暖和,叫李某好生羡慕。”

李靖呵呵一笑:“茂公说的哪里话来,陛下不是已经让人打造这贞观炉了么,估计这几天就会分配给部衙了吧。”

李勣叹了口气:“得了吧,贞观我那儿倒是安装上了,可朝庭发的那些炭都不够半日烧的。”

“哎呀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啊。”李靖露出一个感同身受的表情,起身来到烧火正旺的贞观炉边上,用火钳夹起一块石炭放进炉中,然后盖上盖子。

李勣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泥妹,知道是大问题,你倒是给老子来一些石炭啊,老子都在这里坐了好几天了,难道你这老货还不知道老子是来干啥的?

在某尚书坐回原位之后,李勣撑起皮笑肉不笑的脸孔,明知故问道:“药师兄,小弟跟你打听一下,刚刚你烧的那个是什么?”

“哦,石炭。”李靖如何能不知道李勣想的是什么,心里笑开了花,面上却一脸认真的感慨:“这东西我你说,特别耐烧,就我刚刚加进去那块,怎么也能烧小半个时辰,地上那一小堆,烧两天不成问题。”

Mmpd,李勣这个腻味就别提了,前几天他还跟李靖说人家儿子是个败家子儿,没事儿花五百贯买了座荒山,结果转眼就被啪啪打脸,人家那荒山的确是荒,可人家产石炭啊。

原本白送都没人要的东西,转眼间成了香饽饽,用脚指头都能想像得出,随着贞观炉的普及,李靖家那座荒山很快就会变成金山银山。

想着,李勣把心一横:“药师兄,你说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感情如何?”

李靖正色道:“自然是极好的。”

“那你看这石炭……?”事已至此,李勣索性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

李靖心里这个舒坦就别提了,满不在乎的一笑:“没问题,茂公放心,昨天我家那臭小子还让人运回来两大车,回头我让人给你府上送半车过去。”

李勣露出激动的表情:“哎呦,那可真是太谢谢了。”

李靖一摆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笔也写不出两个李字,好东西要大家分享才有意义不是。”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凭心而论,初唐的武将之间关系那是极好的,互相挤兑更像是损友间的玩笑。

李勣前段时间拿李德謇买荒山说事,与其说是挤兑,不如说是好友间的调侃。

李靖做为当事人,憋气是憋气,可又有些无可奈何,现如今风向变了,如果不报复回来,反而会让李勣想东想西的有些难做。

所以此时的李靖现在心里是真痛快,若要用成语来概括那就是:得劲。

……

……

魏征这段时间挺难受的。

望着家里分别由李承乾和李昊送来了贞观炉和石炭,很是纠结。

他的老伴有哮喘病,生炭盆产生的烟味很容易让她发病,可不生炭盆的话又冷的受不了。

而贞观炉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装上之后房间中温暖如春,如果觉得屋子里过于干燥还可以弄一盆水放在上面烧着保持房间里的湿度。

当然,最重要的是贞观炉没有烟,不会引发老伴的哮喘病。

怎么办,把炉子退回去?还是留下?

老魏很矛盾,就算他眼下把炉子退回去了,过几天少不得也要去买一个回来装上。

从某些方面来说,也算是间接承了李承乾与李昊的情。

想了好久,魏征终于下定决心,对大儿子说道:“叔玉,让人去把炉子装上吧。”

“父亲。”魏叔玉有些迟疑:“您还会弹劾太子和太子侍读么?”

“不错。”魏征点点头:“太子与李德謇从咸阳找到锻造贞观炉的前隋大匠固然是好事,但太子私自出宫本身就有错,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功与过,在为父看来不能相抵。”

魏叔玉道:“可是父亲,如果您继续弹劾太子殿下,是否会会有人说咱们家恩将仇报。”

魏征倔强的抬起头:“别人要说就说好了,老夫行的正,走得直,为大唐谋万世太平,岂会在乎一些嘁嘁小人。”

“这……”魏叔玉知道自己无力改变父亲的想法,低下头不说话了。

倒是魏征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太子殿下和太子侍读把东西送来了,我魏家总要回礼才是,回头你代为父走一趟李家吧。”

魏叔玉尴尬的点点头:“诺!孩儿明日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