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起名鬼才——李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00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这段时间真的很忙,就连上厕所都要一路小跑着去。

没办法,贞观炉已安流行起来了,大大小小的铁匠铺没日没夜的忙活,每天都有大量的贞观炉投入市场,然后又被抢购一空,随之而来的就是对煤炭的需求量不断增加。

起初的时候,两大车煤就算送人一部分,余下的也足够用上好些时候,可是到了现在,两大车煤拉回来,除去送人的那部分,余下的……好吧,其实根本就没余下什么东西。

这样的情况李昊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只能把开矿提上日程,早点把煤挖出来,也好早点省心。

而在提高煤炭产量及运量之前,李昊只能想其它办法来解决煤不够烧的问题。

程处默就是在这个时间段离开了军营,来到了卫国公府,这憨憨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把忙碌中的李昊吓了一跳:“哈哈哈……妹夫,还不快来见过大舅兄。”

“滚犊子,谁是你妹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知道不!”李昊没好气的说道。

程憨憨铜铃一眼的眼珠子一瞪:“诶,你咋能不承认呢,俺爹被你下了泄药那次可是跟李家伯伯说好了,等你回来就跟音音定亲,咋,现想悔婚啊?”

李昊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哀嚎道:“大哥,你家老头子到底看上我哪儿了,我改成不!”

程憨憨不知道是没听懂李昊的话还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咧开大嘴嘿嘿一笑:“哎,妹夫,这声大哥叫的不错,再叫一声来听听。”

李昊:“……”

妈蛋,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说德謇,你干啥呢这是,那些石炭怎么惹到你了,为啥要砸成粉呢?”李昊不语,程憨憨的注意力很快被一边正在抡着大锤砸煤块的家将所吸引。

“那是在拖煤坯。”李昊翻着白眼给程憨憨解释了一句。

程处默大头转了转,看着院子里忙碌的家将与仆役,纳闷的道:“拖煤坯?啥意思?”

拖煤坯,是一种减少浪费,又节省煤炭的方式。

将煤渣掺上黏土、木屑,用水打湿之后搅拌均匀,用模具套出或方或圆的形状再晒干就可以。

后世李昊小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这么干,直到后来有了蜂窝煤,才算告别了拖煤坯的日子。

不过,李昊才不会给程处默解释这些,只是淡淡说道:“烧火,你们一天天跑到我家里来要煤,我又不是开善堂的,总得想个办法省点钱吧。”

“哼,小气。”小程同志撇撇嘴,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往后一靠扭了扭屁股:“哎?!这胡凳坐着舒服啊,德謇,又是你搞出来的吧?”

椅子的确是李昊这几天闲着无聊,利用空闲时间让人做的。

相比于程处默口中的胡凳,除了稍微高点,多个靠背之外没有任何区别。

故而程处默把它叫成胡凳倒也不算有错,只是,李昊却对此持不同意见,摇头无奈道:“教你个乖,这个不叫胡凳,而是叫贞观椅,陛下亲赐的名字。”

“贞观椅……”程处默挠挠头:“前几天是贞观炉,这又是贞观椅……。德謇,你说陛下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也许陛下就是起名界的鬼才也说不准。”想到前天给李二送椅子,伟大的皇帝陛下不暇思索直接命名贞观椅的一幕,李昊实在是无力吐槽这位帝国主义头子的自恋癖。

同时李昊也在庆幸,还好自己没把花露水和香皂直接拿给李二,另外石炭已经早有名字,否则很可能被命名为贞观水和贞观皂以及贞观炭。

嗯,好吧,事实上,伟大的皇帝陛下并没有让李昊失望。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皇宫大内,长孙无忌愁容满面的坐在李二面前,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悻悻道:“陛下,您觉着李靖家的小子还会不会再继续收购油脂?”

“让李德謇收购油脂?这又是为何?”李二撩起眼皮,纳闷道。

“陛下,肉食太多,市场饱和,百姓大多都买的都是瘦肉,那些多余的油脂根本卖不出去。”长孙无忌叹道:“当然,如果把价格降下来,还是会有人买的,只是这样一来会亏空很多。”

所谓油脂并不是指肥肉,而是指动物腹腔内壁上那一层厚厚的脂肪,也就说土话中的板油。

这种东西量少的话,总会有一些吃不起肉的百姓买上一些,但多了就很不好卖了。

以前某位大佬所说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完全可以不加修改的搬到这些油脂上来。

“嘶……”李二深吸一口气,为难的啧了一声:“啧,这个事情很不好办呐。”

“是啊,前段时间魏征弹劾那小子扰乱市场,恶意收购,逼着人家从此不再收购油脂,现如今……唉……。”长孙无忌长叹一声:“这叫什么事儿啊!”

李二起身转了两圈,数次想要说什么,最后都没有开口。

凭心而论,这位帝国主义头子还是很希望李昊能够继续收购油脂的,不为其它,只为贞观皂。

是的,就是贞观皂,香皂那个名字又土又俗,李二很不喜欢,还是觉得叫贞观皂好听。

之所以没叫开,是因为那东西根本就没多少,除了开始的时候李昊送进宫里的那一点之外,市面上一块都没有。

而李昊送进宫里的那些贞观皂使用了这么长时间,基本上已经快用完了。

想到很快就要回到那种使用熏香沐浴的日子,李二就觉得当初根本就不应该听魏征的。

魏征?对,就是魏征!

李二咬了咬牙,都这个老家伙的错,如果不是他,油脂怎么可能卖不出去。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的李二终于下定决心:“来人,传魏征觐见。”

“诺!”门外有禁卫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长孙无忌则是哭笑不得的看着李二:“陛下,魏征耿直,不通世故,若是让他来处理此事,臣怕会节外生枝。”

“怕什么,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李二摆摆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给老魏头儿一个教训,省得他以后乱说话。

至于说当初真正下令的自己……,嗯……朕只是被蒙蔽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