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李昊请客(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09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虽然穿越了,但骨子里依旧是个现代人。

整日羊肉、鸡肉、鸭肉吃了近两个月,尿尿都带着一股子羊膻味的日子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

所幸唐朝还是有猪的,这不由让李昊生出自己养几头,没事杀来吃的冲动。

只不过,猎这东西因为生长环境太脏的缘故,除了一些贫苦百姓,大多数有地位的人是不屑去吃的,故而李昊一说养猪,李承乾立刻感觉有种塌天的感觉。

“德謇,本宫觉着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些其它生意,比如那个贞观皂就不错,有了这次的事情,以后你再收购油脂应该没问题了,贞观皂就可以大量生产,你说对吧?要是还不行,还有贞观炉,咱也可以搞。”

李承乾几乎急的要哭了,扯着李昊死不松手,祈祷他还能保有最有一丝良知。

毕竟在李承乾看来自己这个侍读就是那种不达目的死不瞑目那种人,若他真想养猪,那就绝对会养,而且自己想跑也跑不掉。

事实证明,李承乾的预感是无比正确的。

李昊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太子殿下,这猪其实并不是为我们自己养的,而是为天下百姓养的,你想想看,若是我们大批量养殖成功了,大唐就可以多出无数肉食,此为百姓之福啊。所以不要在意其它人的眼光,也不要在乎别人的评价,子曰:义之所在,虽千万人而吾往矣!便是这个意思。”

“那是孟子说的!”李承乾跳着脚道:“李德謇,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你这是想要本宫死啊!”

被李承乾指出错误的李昊没有半点羞愧的表现,继续吊书袋:“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李承乾把头摇的飞快:“不成,说什么都不成,总之这事儿本宫不参与,你爱怎么弄怎么弄。”

“真的?”

“真的!”

“那好吧。”李昊失望中带着惋惜叹道:“既然殿下不参与此事,那就算了。”

“这还差不多。”李承乾大大松了口气,想了想又嘱咐道:“明天冲表哥去你家,你可千万别提养猪的事儿,知道不?”

“知道。”李昊点点头:“明日只谈风月,不谈其它。不过,殿下明日去不?”

李承乾道:“去啊,我也好久没见表哥了,正好过去看看。”

“好的,明日我在家中等着,正好也请殿下堂堂我易牙的手段。”

……

……

次日中午,李承乾约上长孙冲来到卫国公府,刚一进门……。

‘嗖’,‘哐’。

一把闪着寒光的长槊自花厅之中飞了出来,贴着李承乾的鼻子飞过去,直直戳在对面宇文家的大门上,槊柄直颤。

惊魂未定之际,只听某老货的声音叫道:“好,好一手回马枪,秦二哥的功夫果真是出神入化。”

“哈哈哈……,老了,若是再年轻十岁,这一槊定能将宇文家大门破开。”秦琼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癫狂之意。

发生了什么?不是李德謇要请客么?为什么会有老人渣们的声音?

正疑惑间,门内转出李昊鬼鬼祟祟的身影:“殿下来了?快,快跟我去后院。”

李承乾纳闷道:“德謇,怎么了这是?你昨天可没说这些老灯也要来啊。”

“别提了,趁着他们还没发现,我们绕过去。”李昊露出悲愤欲绝的表情摇摇头,给李承乾和长孙冲打了个眼色,绕墙而走。

待进了府中,三人猫着腰,借着围墙下花坛中草木的缝隙可以看到,李靖、李勣、李道宗、程咬金、秦琼、尉迟恭等等老货正围在一起开怀畅饮。

时不时有老货站起来,拿起武器到院子当中比划几下,说说当年自己的丰功伟绩,发出不似人声的狂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次奥,这帮老灯这是喝了多少?”长孙冲看的咋舌,由衷的发出一声感叹。

李昊走在前面,扭过头:“不知道,大概每人小半坛吧。”

李承乾走在最中间,再次问道:“什么情况这是?”

“还能是什么情况,赶的好不好赶的巧呗。”李昊苦笑一声,边招呼两人前行边道:“原本我是打算就咱们几个喝点小酒,吃点小菜,结果没想到今日正是休沐之期,老货们来我家找我爹出去吃酒。”

“那就去呗?咋还在你家吃上了?”

李昊往地上啐了一口:“不是说赶巧么,老货们来的时候我刚好弄了两个菜出来,结果他们就不走了。”

李承乾面露古怪之色:“这帮老货还敢在你家里吃?上次没拉够?”

“你别说,我还真想……”李昊话说了一半,只听得程咬金那大嗓门叫道:“你们三个小子鬼鬼祟祟想干什么,都出来,别以为老夫看不到你们。”

三人面面相觑了片刻,看着着躲不开了,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

见到李承乾,老货们齐齐一愣,纷纷见礼:“老臣参见太子。”

“高明见过诸位叔伯。”李承乾连忙回礼,尴尬道:“诸位叔伯还请免礼。”

李道宗喝的有点高,看看围墙又看看李承乾,大着舌头道:“高明啊,为人君者,当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下次再上别人家记着要走正门,走正路。”

“是,谢叔父教诲。”被教训一顿的李承乾嘴上不敢说,心里却骂翻了天。

亏得这帮老人渣还有脸说,老子刚刚要不是运气好,早特么被你们一枪戳死了,还走正门,老子也得敢呐。

李靖这个时候倒是没喝多,看着三个手足无措的小年轻摆摆手:“德謇,既然太子来了,你们便去后宅吧,好生招待,莫要怠慢了。”

“是,父亲。”李昊如获大赦,拉着李承乾与长孙冲便走。

这帮老货都是跟着李二打天下的主儿,李承乾虽然是太子,但根本镇不住场子,留在前面除了给自己找不自在没有半点好处。

等到绕过前厅,再也看不到那群老人渣之后,李承乾长长呼了口气,拇指跟食指比了大概半寸距离:“吓死老子了,刚刚就差这么一点你们知道么,就差这么一点,老子的脑袋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