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我会被打死的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08
A+ A- 关灯 听书

长孙无忌长的白白胖胖,笑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实在太有迷惑性。

这次如果不是李承乾主动说起,李昊还一直把这老货当成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叔呢。。

只可怜魏征那老头,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所谓油脂滞销不过是长孙无忌为了给外甥出气,特地搞出的一场阴谋,为的就是让他丢脸。

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

这帮子老货就没有一个是让人省心的,以后还真不能小看了他们。

李昊暗自警醒的同时,打了个哈哈:“太子殿下,那个……臣还有事,先行告辞,告辞!”

见李昊要走,李承乾忙拉住他:“哎你等会儿,我跟你说,宫里的贞观皂快要用完了,你得抓紧时间再送来一些。”

“没问题,一会儿我就让人再给你送百十块,另外……我看长孙仆射手上尚有墨渍,殿下要不要也送几块?”借着说话的功夫,李昊眨了眨眼睛,借着李承乾身体的阻挡,伸手指了指他的身后。

李承乾这小子鬼精鬼精的,立刻反应过来,给李昊还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大声说道:“话说我舅舅家里人也挺多的,既然要送……我觉着怎么也得几十块儿。”

长孙无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哼了一声:“哼,你们两个臭小子,真当老夫是老糊涂么!”

“呃……舅,舅舅。”李承乾被抓了现形,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吱唔道:“那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长孙无忌瞪了李承乾一眼,咂咂嘴说道:“高明,你虽然年龄尚小,但身份却非同一般,以后说话做事要过过脑子,不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舅舅不可能每次都能帮到你。”

李承乾低下头,瘪瘪嘴:“是,舅舅!甥儿知道了。”

都说长孙无忌与李唐皇室的关系如何如何亲密,李昊这回算是真见识了。

堂堂太子在长孙无忌面前乖的就像老鼠见了猫,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其中固然有长孙皇后的震慑,但如果李二不是特别看重长孙无忌,李承乾身为太子又怎么可能会把老长孙这个外戚放在眼中。

独孤家同样是外戚,与长孙无忌相比,背景也要深厚得多,可还不是要夹着尾巴做人。

“唉,你们两个啊!”长孙无忌见李承乾认错态度良好,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魏征此人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在他眼中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存在什么将功补过,老夫如果不用油脂滞销的法子拖住他,你们两上少不得要因为私自离京的事被他弹劾一翻。”

诶,说的好有道理哦。

李昊吧唧吧唧嘴,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好人,什么又是坏人?

长孙无忌护着自家外甥错了么?站在李承乾的角度来看,老长孙无疑是个好舅舅,虽然护着李承乾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长孙家的未来,但为自己家族的未来考虑难道不应该么?

再看魏征,正直、清廉、喜欢较真,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个忠臣的典范,可站在李昊的角度看,这老家伙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他的行为却是在阻碍文明发展进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呃……好吧,老子只是个军校生,学的又不是人文专业,这种复杂的哲学问题还是留着以后来解决吧。

抛开恼人的烦心事,李昊笑嘻嘻凑到长孙无忌身边:“长孙伯伯,小侄知道您是为殿下和小侄好,以前是我们不懂事,您别放在心上啊。”

长孙无忌眯着眼睛看了看李昊:“你这小子,倒是能屈能伸。”

“伯伯说的哪里话,

“嘿嘿,伯伯说的哪里话,您是长辈,在您面前低头不丢人。”李昊嘿嘿一笑,揉揉鼻子岔开话题:“那个,冲兄弟这段时间在忙啥?好些日子没见怪想他的,若是有空的话,让他出来跟我们聚聚呗。”

长孙无忌若有所思的瞥了李昊一眼:“那小子正忙着上元节大比的事情呢,具体忙哪样,老夫也不知道,若想找他直接去家里便好。”

李昊与李承乾对视一眼,点点头:“嗯,小侄知道了。”

长孙无忌没来由的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似是想起什么,皱眉道:“你们几个小子聚在一起该不会又要去闯祸吧?”

“看您说的,哪儿能呢。”李昊连连摆手:“我们最多就是聚聚,谈谈诗词,打打马球啥的,怎么可能去惹祸。”

“嗯,不去惹祸便好。”长孙无忌想想还是觉得不放心,扯住李昊问道:“不成,你还是说说要找冲儿做什么,否则老夫不放心。”

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李昊挠着后脖子说道:“其实也没啥,就是想找冲兄弟合伙搞点生意,您是大佬,不适合干这个。”

长孙无忌并未把李昊说的生意放心上,长孙家掌管大唐百分之七十的冶铁生意,每年赚的钱数都数不清,李昊口中的生意并不能打动他。

在他看来只要几个小子不出去闯祸,就比什么都强。

“好吧,老夫今日回去会告诉那臭小子一声,让他明日去找你好了。”

李昊听完乐的眉开眼笑:“哎,那可太谢谢您了。”

“行了,你们年轻人忙你们的吧,老夫还有事,先走一步。”正事说完,长孙无忌也没心思与两个小屁孩儿多说,交待一声,与李承乾互相行了一礼便去中书省当值去了。

李承乾直起腰,擦了一把鬓角并不存在的冷汗,嘘声道:“总算是走了。”

“怎么?殿下就那么怕长孙仆射?”李昊好奇问道。

“我倒是不怕舅舅,我是怕母后,舅舅跟母后关系极好,若是把今天的事告诉母后,少不得本宫又要受罚。”李承乾小声的说着,末了似是想起什么,对李昊问道:“对了,你说要跟冲表哥做生意?是什么生意?”

李昊笑道:“合伙儿养猪,怎么样,殿下要不要也掺一股?”

李承乾:“养……养猪?李德謇,你……你疯啦你?!让舅舅知道,再告诉母后……,我会被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