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斗殴事件的后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15
A+ A- 关灯 听书

上千人的斗殴如果说一点影响都没有那是自欺人,但如果说影响有多大,这个还真不好说。

因为从建国开始就一直在打仗的关系,初唐之时全国尚武,上至皇帝下至军中大佬就没几个让人省心的主儿,一场没有动刀子的斗殴,尽管人数多的吓人,但还真就没人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当兵的嘛,咋能没点脾气,打个架很正常。

只是……为啥满长安都在传卫国公李靖有大才呢,这事儿明明跟老子无关呐。

李靖脸黑的跟锅底似的,盯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儿子,数次欲言又止。

难道自己是穿越者的事发了?老祖宗这是要大义灭亲?李昊被瞅的心里直突突,壮着胆子问道:“爹,您老找孩儿有事儿?”

“翎府与勋府之间的冲突你知道吧?”

你听听,明明是一场斗殴,可到了老祖宗口中就变成了冲突。

唉,还是这人还是要多读书才好。

李昊眨眨眼睛,佩服的看着李靖:“谢谢爹爹教诲,孩儿知道了,以后不管谁问,孩儿都不会承认那是斗殴。”

李靖:“……”

什么人呐这是,你以为老子这是在跟你窜供么?

“你这孩子,怎么跟你爹说话呢。”红拂呵斥了李昊一句,瞥了李靖一眼道:“你爹是在问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哦,知道,刚刚翎府那边有亲卫过来通知孩儿了。”李昊一缩脖子,看着老头子放在桌上的掌刀,忙不迭的解释道:“可是……娘,这事真跟我没关系啊,不是我让他们打架的,我已经好几天没去翎府了。”

在红拂的威慑下,李靖强压怒火,沉声问道:“老夫问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如何处置。”

李昊一拍胸口:“孩儿回去就给翎府那帮兔崽子加练,练到这帮混蛋连床都爬不上去,孩儿就不信,那时候他们还有心思打架。”

这都什么跟什么?李靖无语的与老婆红拂对视一眼,那意思:你儿子要是再这样老子要忍不住了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你动手试试,老娘跟你拼了。

红拂回瞪了李靖一眼,转对李昊说道:“德謇呐,这次的事情闹的很大,不管是对朝堂还是对百官都要有个交待,你明白你爹的意思吧?”

“不明白,要给百官交待那也得等我当了兵部尚书以后再说吧,现在好像早了点。”李昊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反正黑锅都已经甩到老头子身上去了,糊涂帐就糊涂帐呗,都是一家人,算那么清楚干什么。

李靖气的胡子都在抖,眼珠子一个劲的往立在门后那根胳膊粗的棒子上瞟。

还特么兵部尚书,老子还没死呢,你就想要继承老子的家产了呗?

李昊当然明白老头子是啥意思,左右不过就是让他以后少得瑟,练兵的事情到此为止,从今往后大家都一样,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话说回来,李昊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现在的情况就像是色鬼进了女儿国,赌棍进了拉斯维加斯,想忍都忍不住。

想着,顺嘴说道:“爹,您的意思其实孩儿也明白,可是这事儿我也没办法啊。”

李靖气道:“怎么就没办法,你让为父省点心不行么?老老实实的去宫里陪太子读书不行么?不折腾那些奇技淫巧不行么?练兵的事情别乱出主意不行么?”

“行道是行。”李昊挠挠头,有些为难的道:“可是爹,孩儿这满腹经纶的,一肚子学问不自觉的就往外冒可咋整。”

李靖:“……”

红拂:“……”

合着我们生了个天才呗?

李靖夫妻矛盾的要命。

以前的儿子每日寻花问柳,走马章台,夫妻俩就愁。

愁儿子不争气,看看别人家儿子,要么武艺超群,要么吟诗作赋,再不济的也当个谦谦君子。

现在儿子不寻花问柳,走马章台了,夫妻俩又开始愁。

出头的椽子先烂不知道么?老老实实当个太子侍读不好么?为啥非要拐带太子出宫,为啥非要去练兵,为啥非要摆弄那个贞观皂和杜康酒?

把李昊赶出去之后,李靖夫妻相顾无言,这特么叫什么事啊!

良久,红拂道:“夫君,勋府和翎府之间的事情……。”

“让茂公看着处理吧,尽量不要把事态扩大。”李靖没好气的说道:“茂公也是越活越回去了,练出来的兵竟然还不如德謇一个孩子操练一个月的兵,亏他还有脸把事情捅到老夫这里来。”

红拂点点头:“这样也好,让他们内部处理总好过闹上朝堂。不过,若是让英公处置此事,德謇不会吃亏吧?”

李靖信心十足的道:“不会,李勣那匹夫还指望着德謇帮他带兵呢,怎么会给他亏吃。”

“那以后……”

“看情况再说吧。”想到以后,李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

……

事实证明,李靖的判断其实并不准确。

李勣在这次冲突(是的,就是冲突不是斗殴)的处理上似乎有他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当李昊来到左领军卫大营点卯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李勣那笑成一朵花的老脸:“贤侄啊,好些日子没见,个子又长高了嘛。”

“李叔,您老可是越来越年轻了,倒是让小侄好生羡慕。”说着没有营养的套话,李昊嘴巴歪了歪,这老家伙还真是不要个脸了,前天还在老子家里喝酒,今天就好些日子没见,亏他说的出来。

李勣这老货闻言哈哈大笑,忽的指着一位左眼眶有些青肿青年:“哈哈……,老夫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勋府的折冲都尉赵文远,你们两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可要多亲近亲近。”

赵文远上前一步,抱拳冷幽幽的说道:“李都尉练兵的手段高明,只是不知道手上功夫怎么样,不如找个时间切磋一下如何?”

呦呵,找事儿来了?李昊眨眨眼睛,没搭理赵文远,看向李勣道:“李叔,他这是啥意思?”

不等李勣开口,赵文远接口道:“赵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领教一下李都尉拳脚上的功夫,不知李都尉可否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