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爱谁谁,老子不干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16
A+ A- 关灯 听书

哎呦,这是找场子来了?李昊重新打量了一下赵文远,坚定的摇摇头:“不赏!”

开什么玩笑,老子的脑袋又没被驴子踢过,跟你们一帮武疯子打,真当老子是傻的么。

人贵有自知之明,相比于冷兵器为主要作战方式的大唐,李昊在后世学的那些东西在这里只能算是渣渣,出其不意或许能够发挥一些作用,但要是放到擂台上,必输无疑。

赵文远似乎早料到李昊会拒绝,鄙夷道:“李都尉难道是怕了?”

李昊翻着了个白眼:“怕?老子只是不想让你输的太惨。”

“呵呵……”赵文远冷笑一声:“是么?如果只比嘴上功夫,赵某必须承认不是李都尉的对手。”

哎呀,我这小暴脾气。

李昊二话不说,袖子一卷,来到赵文远面前,抬手……出脚:“我去你大爷的!”。

只听“梆”的一声。

毫无防备的赵文远眼珠子一鼓,夹紧双腿蜷缩着身子倒了下去:“吱……”。

大帐之中陡然一片寂静,满帐只余小赵同志倒吸冷气的声音。

李勣满头冷汗,大喝道:“李德謇,你,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李昊低头看看已经没了反抗之力的赵文远,抬头对李勣道:“李大将军,好歹我也是太子侍读、开国县子、大唐十佳青年,他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拿话挤兑老子。”

李勣跳脚道:“那你也不能偷袭啊!人家可是光明正大的约战。”

李昊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哦,那我就是偷袭了,该怎么处置您看着办呗。”

李勣一脸便秘的表情,看看蜷缩在地上的赵文远:“来人,先把赵都尉抬去医官那里。”

就如同李靖所猜测的那样,李昊所训练的翎府在左领军卫表现的太过出挑了些,一场完胜的斗殴更是让众人嫉妒非常,甚至就连李勣的老脸都有些挂不住。

故而赵文远出言约战李昊的时候,整个大帐之中没有任何一人出来制止,个个都抱着看热闹的想法,等着看李昊被姓赵的教训一顿,好杀杀他的威风。

结果没想到,李昊这货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一言不合直接动手将赵文远给了个半死,连句废话都没有。

待赵文远被人抬走,李勣深吸一口气:“德謇呐,你刚刚实在太冲动了些,你这样做,让叔很为难啊。”

李昊将卷起的袖子放下,大咧咧说道:“这有什么,刚刚我都说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大不了我不干了,跟陛下乞骸骨告老还乡。”

这下李勣可有些坐不住了,乞骸骨什么的那是扯蛋,可‘不干了’三个字却让他悚然动容,啧声道:“唉呀,你这臭小子说什么胡话呢,这才多大点事儿,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李昊哼了一声,破罐子破摔道:“李叔,小侄一直都觉着做人要与人为善,要以德服人,可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总是有人看我不顺眼挡了他们上进的路,既然这样,小侄倒不如离开左领军卫,反正我爹也能养的起我,没必要在这里受那份闲气。”

李勣眼角抽搐几下,与人为善?以德服人?你李德謇还要脸不要。

苏定方见李勣有些不好开口,主动做起老好人:“德謇,别耍孩子脾气了,刚刚那事儿的确是赵文远不对,反正刚刚你气也出了,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整个左领军卫上下的态度其实都差不多,既不想让李昊离开,又想给他栓个笼头。

换句话说就是既想占便宜,又不想给好处。

可李昊又岂是好相与的,当初老头子还在外面打仗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自家老头子回来了,作为官二代只要他不杀人放火,不扯旗造反,还真是谁也不怕。

所以他压根就没把苏定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摇头:“算了,我觉着我还是离开左领军卫好了,离开以后翎府便与我再无瓜葛,你们爱咋处理咋处理。”

这可怎么办?苏定方看向李勣。

李勣也没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试探就让李昊有如此大的反应,当下也不端架子了,和颜悦色道:“贤侄啊,叔知道你觉着委屈,这样吧,回头叔狠狠骂赵文远那小子一顿给你出气怎么样?那小子其实就是头倔驴,部下打了败仗一时想不开所以才来找你麻烦,不过你放心,以后叔保证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怎么样。”

李昊把头摇的跟波浪鼓一样:“李叔你也别觉着小侄我不给您面子,其实今天就算没有赵文远,我也是打算要跟您请辞的,毕竟翎府的事情闹的这么凶,总要有人为此负责,所以就让小侄我来担这个责任吧。”

李勣听的这个气啊,偏偏还没有一点办法。

换成左领军卫的其它人,还能按照不遵军令来处置,该打板子打板子,该降职降隔。

可是李昊属于有后台的,打板子肯定是不行的,至于降职……人家本来就要走,降职不降职的人家根本不在乎。

思来想去,李勣决定还是再忍忍,打了个哈哈说道:“贤侄啊,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也别急着去找陛下辞官,先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叔向你保证,你以前的那些条件,叔一定全力满足,这样总行了吧?”

“那……,我再想想吧。”李昊低头想了想,终于算是松了点口:“不过李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赵文远挑衅同僚,总要受点教训才行,您说呢。”

李勣忍着气道:“没问题,叔跟你保证,一定让他受教训。”

“嗯,那就好,既然这样,我先回翎府那边看看。”

扯虎皮做大旗,借着老头子的名声和李勣对练法之法的渴望,李昊很轻松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乐呵呵的离开了中军大营。

回头望望,感慨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一群当了那啥还想立牌坊的混蛋,想从老子这里拿好处,还想让老子俯首帖耳,还真是拿穿越者不当神仙是吧?

对于这样的人,李昊只有一句话:都给老子玩儿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