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 比试一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35
A+ A- 关灯 听书

皇宫大内,李二批阅着奏章,李昊站在不远处看着。

三本奏章从左边移到右边,再由右边移到左边,来来回回移了不知多少次。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这要是换一个人,早就已经识趣的告辞走人了。

可李昊偏偏没有,不仅没有走,反而站在那里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看上去就跟外面站的那些禁军不相上下。

不知过了多久,李二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啪”的将手中奏折丢到一边,瞪着李昊道:“够了,李德謇,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昊脸上露出习惯性的笑容:“皇帝叔叔,冯铁那孩子扣在大理寺也没什么用,您下个令,给放了呗。”

李二断然道:“不可能,此子以下犯上,持强凌弱,必须严惩。”

“别啊,皇帝叔叔,其实冯铁那孩子是个孝子,之所以会殴打王德元也是因为那姓王的欺人太甚,把老冯头挤兑的太惨,那孩子实在看不下去才会动手的。”

冯铁明明比李昊大着许多,可是到了他的口中却成了孩子。

李二气的翻了个白眼,知道不给李昊一个交待,他便不会放弃,于是招手让他到自己近前坐下:“德謇呐,你是个聪明人,王德元与冯煕之间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相信你也明白,所以朕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没有太大的原则问题,朝庭必须将王德元保下来。”

“这是为什么呢?”李昊眨动着‘天真’的眼睛,呆呆的问道:“明明是他的错,为什么要别人背锅?皇帝叔叔,您向来都是明察秋毫的,没道理这样做吧。”

李二嘴角抽了抽:“明察秋毫,不错,这个词用的好。李德謇,朕有一个问题,如果你能解决的了,朕可以不追究那个冯……铁的事情。”

“什么问题?您说。”李昊身子往前探了探,乖的不得了。

“印刷的问题,马上年终了,大量邸报需要印制,你可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印制出来。”

“有啊,皇帝叔叔,小侄可是长安有名的智多星,不少人都给我起外号叫小诸葛来着。”李昊把胸口拍的啪啪做响:“印刷的问题交给我,半月之内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帖帖。”

李二端着茶盏的手僵在半空,目光诡异的看了李昊一眼。

这小子还真敢说,智多星,小诸葛,吹牛还真是不上税啊。

想着,放下手中茶盏:“小子,你是真的打算替冯家小子背书喽?”

在李二鹰隼般目光的注视下,李昊索性破罐子破摔:“背书谈不上,就是觉得脸上挂不住。老冯头毕竟是小侄我找回来的,那姓王的凭什么挤兑他,所以小侄再怎么也得替把冯铁那小子保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顺带再坑那姓王的一回。”

“哼,算你小子识相,若你刚刚有半句谎言,朕便将你去与那冯铁做个难兄难弟。”李二终于是把茶给喝了,借着喝茶的功夫顺带掩饰脸上的笑意。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道理李二很清楚,所以他能够容忍手下臣子有私心。

但话说回来,李二能容忍手下有私心,却不能容忍手下有二心。

李昊直白白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在某些人看来或许有些不成熟,但在李二看来却是忠心的表现,人虽然傻了些,但却很好控制,很听话。

“皇帝叔叔目光如炬,小侄哪敢在您面前撒谎。”李昊随手给李二甩了一记惠而不费的马屁,趁着他心情不错,补充道:“其实小侄今夜来找您,还有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李二瞥了李昊一眼。

“小侄我卖了一百辆自行车给新罗人……,十万贯。”

“噗……”一股茶水直接从李二的鼻子里窜出来,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黑着脸,边咳边问:“咳咳,你,你刚,咳,刚刚,咳咳说多少?”

李昊摊手道:“十万贯啊,新罗人人傻钱多,贼好骗。只是……这自行车一直是由冯煕那老头儿打造,这次他儿子被抓了,那老头儿似乎也没心思来造自行车了。”

“你,你这小子……”虚点了李昊几下,李二气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一边是十万贯,一边是冯铁。

李昊的意思明显就是要拿十万贯来换冯铁,否则他完全没有必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十万贯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李二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思来想去,李二索性直接放下架子,正身坐好对李昊说道:“说吧,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王德元被打之事已经闹的尽人皆知,想保冯铁你必须拿出一个能够服众的办法。”

钱的力量是无穷的,李昊成功让李二改变主意之后,笑着答道:“皇帝叔叔,小侄觉得可以让冯煕与王德元比试一下,比试的项目就是印刷好了,两个人比一比,看看谁在短时间内印的书籍最多,谁就是胜利者,败者离开将作监,胜者留下,如何?”

李二的双眼微微眯了一下:“李德謇,你确定冯煕一定能赢么?”

李昊信心十足的道:“当然,不但没赢,而且比试之后,小侄相信印刷书籍在大唐再也不是一件难事。”

李二闻言微微点头:“既然你如此有信心,朕也不是不能答应,但你要知道,若你败了那冯煕可真就没办法留下了。”

“皇帝叔叔放心,小侄心中有数,这次定要那王德元吃个大亏不可。”

活字印刷术,一个改变历史进程的发明,与雕版印刷谁强谁弱不问可知。

李昊之所以没有直接说明,是因为他需要时间准备,字模的才质,油墨的选择,这些都需要时间,更何况字模也是需要时间来刻印的,什么时候能准备好谁也说不准,就算准备好了能不能成功同样说不准。

另外,冯煕那老头在将作监受了那王德元不少的闲气,现在又出了冯铁的事情,李昊总觉得让老冯头亲自出出气比较好,自己没有必要越俎代庖。

故而他并没有在李二面前说出活字印刷的办法,只是提出让冯煕与王德元对赌,至于输赢的问题……这并不需要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