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no作no die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53
A+ A- 关灯 听书

“月灵,他不会有事吧?”昏昏沉沉间,李雪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接着是李月灵那彪娘们儿的声音:“没事,他底子不错,出不了问题。”

身体已经没那么冷了,不只是不冷了,相反还很暧和,淡淡的幽香在鼻翼萦绕,渐渐恢复意识的李昊大概猜出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醒了就起来,把姜汤喝了。”一只纤细而有力的小手伸过来,在李昊的额头上拍了一下。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老大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就不能让我多躺一会儿么,我现在很虚弱。”

“你的确是很弱,才不到一个时辰就晕了。”李月灵俏丽的面庞映入眼帘,眼中满是鄙夷:“二叔,二娘多么英雄了得,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李昊眨眨眼睛,这泥马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啊。

骑着老子发明的自行车,抹着老子发明的香水,烤着老子发明的贞观炉,然后骂老子不争气,这还是个人?

掀开身上的被子,李昊硬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二话不说端起李雪雁递过来的姜汤一仰头,普普通通的姜汤硬生生让他喝出豪情万丈的味道。

“你,你慢点,小心烫。”李雪雁怕他烫着,连忙劝道。

只是她刚刚说完,李昊已经把姜汤全都灌进了肚子。

“咣当,咣当”,老大一碗姜汤下肚,李昊每动一下,肚子便传来一声水声。

把碗还给李雪雁,吸了吸鼻子:“堂姐,明天继续?”

男人怎么能够说不行,回过气来的李昊一改之前的想法,挑衅的看着李月灵。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后世的时候,李昊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否则他也不可能进入近乎万里挑一的特种大队。

吃苦、遭罪,这些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人活着总要有自己的坚持,被一个女人瞧不起,这绝逼不能忍好不好。

另外还有一点让李昊必须坚持下去的理由是,他知道自己将来一定会上战场,如果现在不学点本事,打好基础,将来上了战场岂不是直接给敌人送人头。

要知道,大唐可是冷兵器为王的时代,李昊在后世学的那些擒拿格斗根本无法应付这样的大场面,要在战场上活下来很难很难。

当然,如果他想浑浑噩噩混一辈子,也可以选择不上战场,只是这样一来在尚武的大唐他将不会有太大的出息。毕竟他老子是军方的人,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转去文职,就算硬转过去与那些满脑子之乎者也的文官也尿不到一个壶里。

面对李昊的挑衅,李月灵一副你敢死,老娘就敢埋的表情:“好啊,那就明天继续,希望你不要在家里装病。”

“一言为定。”李昊举起右手。

“啪”,李月灵与李昊的手拍在一起,誓约成。

然后……李昊又后悔了。

……

……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望着院子里可以没到膝盖深的积雪,李昊就乐了。

这雪下的好啊,再扎马步有地方坐了,可以轻松不少。

李昊不怕吃苦,但不等于喜欢吃苦,能少受点罪总是好的。

李月灵早早就来到了李家,此时正在后宅与红拂聊天,见到洗漱完毕前来请安的李昊,脸上再次露出那种高深莫测的笑容。

大事不好,房子要倒。

给老娘请过安的李昊心头一紧,却听老娘说道:“德謇呐,既然你执意想要习武,娘也不拦着你,这段时间就跟着你堂姐好好学吧,你堂姐不管让你干什么,你照做就成。”

李昊:“……”

老娘啥时候改性子了?以前不是从来不让自己学武么?

还没等李昊反应过来,李月灵已经站了起来:“走吧!”

“走?去哪?”李昊随口问道。

“我家。”李月灵淡淡说道:“留在这里只会让你懒惰,我已经跟二娘说好了,你跟我习武这段时间就住在我家里,反正我父亲和母亲都在泉州,长安家里根本没人。”

“娘?”李昊忐忑的将目光投向便宜老妈。

红拂像是费了很大力气,点点头:“去吧,娘会跟你父亲说的。”

完了,彻底完了。

落到这败家娘们儿手里,未来似乎并不乐观啊。

忐忑、纠结中,带着兰铃坐上马车离开家穿过两个坊市便到了李月灵的家中。

与自己家相比,李月灵的家明显小了许多,前后三进的宅子,没有演武场,没有小花园,仆役,佣人也没有几个,配合院子里凋零的草木,冷冷清清的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以后你就住这里吧。”带着李昊主仆来到后宅的一座小院,李月灵说道:“这是你堂弟的院子,不过他一直跟着我父亲在泉州那边,这里便空了下来。”

“为什么?”李昊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突然问道。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回来?难道你不应该住在泉州么?”李昊问道。

李月灵想了想,似乎觉得没有必要瞒着李昊:“陛下要赐婚,我……或许明年就要成亲了。”

长安城还有人敢娶这么彪悍的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兴之所致,李昊脱口而出:“谁啊,胆子这么大?”

说完之后,李昊就后悔了,连忙解释:“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别误会!”

“我没误会。”李月灵像是没听到李昊刚刚的话一样,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半人高的架子道:“把腿搭上去,试试你身体的柔韧性。”

李昊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可又拗不过李月灵,只能扭扭捏捏的走过去,抬起一条腿往架子上一搭,扭头道:“是不是这样?”

李月灵面无表情:“弯腰,用两只手抱住自己的脚。”

李昊试了试,别说用手抱住脚,就连摸都还差着半尺呢。

正想说自己做不到,背后便多了一只小手,紧接着一股巨力传来。

“嗷……”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传遍半个长安城,数不清的乌鸦‘哇哇哇’大叫着四处乱飞。

再看李昊,头已经与膝盖碰到了一起,两只手不光能抱住自己的脚,而且还超出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