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逃出魔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56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这回算是真的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了,大腿上传来的肌肉撕裂感让他叫的无比惨烈:“疼,疼疼,错了,我错了,姐,姐我真的错啦!”

“挺大个男人,这点疼都受不了,还想练武?”身后传来李月灵清冷的声音。

李昊惨叫着:“不想了,不练了,我要回家。”

鬼知道李月灵瘦小的身体力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力量,竟然用一只手就能压住李昊,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控制。

李昊背后的李月灵脸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淡淡说道:“不练可不行,身为李家子孙,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再说不过就是抻筋而已,这次抻开了,以后就好了。”

好什么啊,腿已经不是老子的了好么。

李昊心里已经骂翻了天,但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若是再被这彪娘们儿点一次穴,怕是这条命都得交待在她手里。

就这样,李昊苦逼兮兮的在李月灵家里住了下来,每天不是扎马步就是抻筋,稍有懈怠立刻就是一顿胖揍。

没办法,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李昊会的那些东西在小姐姐眼里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意玩儿,拿来与普通人对战或许还可以,但面对李月灵嘛……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不过这样的训练倒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十几天下来李昊的下盘明显比以前稳了许多,柔韧性和灵活性比以前也强出不少。

这一天,完成了筋腱拉伸的任务,李昊躺在床上任由按摩师替自己调理经脉,盯着头顶的房梁呆呆出神,一副了无生趣的表情。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月灵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身边还坐着一个身着蓝色长衫,长着一对桃花眼的青年。

李元景,太上皇李渊第六子,也是李二给李月灵赐婚的对像。

这货一副饶有趣味的表情打量着床上的李昊,好一会儿突然开口道:“老弟啊,马上就要除夕了,过了除夕就是勋贵子弟大比,你准备好了没?”

李昊机械的转过头,先是看了李月灵一眼,又看了看李元景,幽幽叹了口气道:“姐夫……。”

李月灵俏脸微寒:“李德謇,你想死了是吧?”

“陛下马上就要赐婚了,长安城上下就连街边的乞丐都知道的事,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姐夫,你说是吧?”李昊无所谓的撇撇嘴,顺便还不忘对着李元景挑了挑眉毛。

“呃……”李元景尴尬的搓了搓手,偷偷看了李月灵一眼,没敢接话。

李月灵人长的漂亮,气质也好,可就是脾气差了些,属于那种能动手尽量别吵吵的类型。

李元景虽然有亲王的爵位,可自从亲眼看到自己未来的媳妇无意间一脚把她堂弟踹出一丈多远之后,就打定主意,以后一定妇唱夫随。

不过,李昊显然属于那种记吃不记打的类型,这十多天虽然经常被教训,但却依旧不断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姐夫,你这样可不行啊,再这样下去非成妻管严不可。”

李元景:“……”

李月灵银牙紧咬,杏目圆瞪,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李昊这话说的好像她就是悍妇一样,这是人能忍的么。

不服啊?咬我啊!

李昊挑挑眉毛,似乎笃定李月灵不会当着李元景的面把自己怎么样,又拿两人开了几句玩笑才正色说道:“那个,姐,姐夫说的没错,马上要勋贵子弟大比,我得回去准备准备。”

“你准备什么?又没你什么事。”李月灵皱眉道。

本来嘛,李昊现在要官职有官职,要爵位有爵位,参加所谓的大比没有任何意义。

李昊一脸不高兴,委屈道:“姐,你这话怎么说的,怎么就没我什么事了。万一我参加之后拿个第一呢,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是谁给你的自信?

李月灵盯着李昊:“你确定要参加?”

李昊无比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必须参加啊,如果我不参加的话,这次大比还有什么公平可言,再说姐夫好不容易从安州回来一趟,你们好好相处一下,正好可以加深感情,我就不夹在中间瞎掺和了。”

说完,也不管李月灵的反应,从床上跳下来穿上鞋子,带着兰铃便走。

待走到李家大门,李昊回头看了一眼,长长出了口气:“终于出来了。”

兰铃知道自家少爷这几天都经历了什么,眼中满是怜悯:“少爷,咱回府么?”

“不,咱们去城外庄子。”李昊果断摇头。

开玩笑,好不容易从李家逃出来了,回家……难道准备让李月灵那个疯女人把自己再抓回去?

他之所以跟着李月灵,不过是想要学习一些冷兵器的使用方式和战斗技巧,可偏偏那丫头是头倔驴,非要让他从头开始,一步一步慢慢练。

别的不说,光马步就要先扎一年。

在李昊看来,这就是扯蛋,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真有一年的功夫,还不如打几把81杠,到时候啥问题都解决了。

想到81杠,李昊不由自主想到了火药。

事实上,火药这东西是一切热武器的基础,没有火药就算有81杠在手也跟烧火棍差不多,更何况就算有火药也没用,81杠用的子弹里面装的根本就不是火药。

思来想去还是算了,81杠什么的根本不现实,有那个时间还是弄几把复合弓来的实在。

想着,李昊有些走神,冷不防直接撞到一堵‘墙’上,发出‘嘭’的一声,然后便听到那堵‘墙’瓮声瓮气的叫道:“哪个撞老子?”

握艹!

李昊揉着几乎被撞扁的鼻子,退后两步,这才把那堵‘墙’全部收入眼中。

只见在他面前,正戳着一条大汉,身高按照后世标准至少也要两米三、四,胳膊粗的跟李昊腰似的,腰粗的……好吧,李昊能想到的只有水缸。

这……这是个人?

李昊张大了嘴巴,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量着身高相当于两个自己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