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千里大逃杀(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15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手里拿着一块半生不熟的狼肉,有一口没有口的吃着,腥臊的味道让他时不时皱一下眉头,不知怎么突然就想到后世倭国拍的那个叫大逃杀的片子,于是喃喃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而且,那些倭人就喜欢这样。”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要我说直接弄死他们得了,一群废柴而已,没必要继续浪费精神了吧。”程处默盯着李昊,自从吃过一次狼肉之后,不到万不得已,饿的不行,他是绝不会再吃一口。

李昊摇摇头:“不,他们还没有绝望,所以我们要继续追杀,老子说过,要让他们上天无路,处地无门。”

程处默耸了耸肩,抱着膀子不说话了,他知道这不过是李昊的借口,这家伙真正的目的应该练兵。

看看那些跟着追杀一路的家伙吧,刚出来的时候像是出鞘利刃,锋芒毕露,而现在这些人却内敛的很,没了以前张牙舞爪的嚣张,但那看人的眼神却带着刺骨的寒冰。

当然,看着李昊的目光除外。

那是一种狂热,带着歇斯底里的狂热,似乎只要李昊一句话,就算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

七天,短短七天时间,程处默在面对李昊的进候都觉得自己这个兄弟似乎无所不能,那些士兵又何能例外。

李昊曾亲手教他们如何打雪窝,如何躲在里面御寒;李昊也曾亲手教他们如何下套子抓野物;李昊还曾亲手教他们如何在密林里追踪;李昊亦曾经亲手教他们如何滑雪。

七天时间,他们学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曾经的体能训练让他们叫苦不迭,而现在正是那让他们痛不欲生的体能训练支撑着他们,让他们经历了七天,依旧还能保持近半的体能来完成追杀。

服不服?不,对于那些士兵来说,已经不能用服不服来形容对李昊的感觉。

真说起来的话,在他们眼中,这位以前印象中的关系户都尉就是他们的神,一个能带着他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神。

……

……

皇宫大内,李二书房。

一张张字条在李勣、李靖、程咬金等人手中传递。

半晌,老程咂巴着嘴嘀咕道:“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疯狂么?”

李勣眯着眼睛:“昼夜不停追杀千余里,药师,那些倭人怕是真把你家那小子给惹毛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过了。”李靖摇摇头,叹了口气。

程咬金撇撇嘴:“过啥,俺老程可不觉得过了,那些倭人敢在大唐犯事儿,真是活拧巴了。”

李二痛苦的揉了揉额角,敲了敲桌子:“说重点,朕不相信你们看不出来其中的门道。”

老程扭着脖子问道:“呃……,陛下,有什么问题么?”

尉迟敬德哼了一声:“转战千里,平原,山地,尤其是秦岭深处的密林,程知节,区区三十余人一直追在那些倭人身后,人数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硬没让他们逃走一个,你能做到不?”

老程做了一个深呼吸,难得的没跟尉迟敬德掰扯。

按说在人数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倭人就是再怎么倒霉,逃走一两个还是可能的,尤其是在秦岭深处,莽莽丛林藏下个把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可现实中却是倭人一个都没逃掉,他们不是没有躲藏,只是不管他们如何躲,最后都会被找出来杀掉。

只是情报上面只记录了李昊一行人的动向,却并没有记录他们具体的动作,老家伙们尽管在战场上经验丰富,可单凭这份情报,却怎么也搞不懂这其中的关键。

时隔良久,李勣问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秦琼等人摇摇头,目光同时转向一个人。

李靖被众人盯的浑身发毛,失口否认道:“看我看什么,老夫什么都不知道。”

程咬金义正辞严的道:“你不知道谁知道,反正俺家那小子没这个能力,翎府那帮子杀坯让他们杀人还成,追踪在荒芜人烟的平原还成,秦岭那种地方想都别想。”

李勣接口说道:“是啊,秦岭大山深处,本就容易迷失方向,再加上山高林密,追踪几个有心躲藏的人实在太难了,依老夫看来,在坐的有一个算一个,没人能做到。”

是啊,没人能做到,正是因为没人能做到才让李二郁闷。

关键是,这帮子杀才,还是没说到点子上。

“咳”犹豫了很长时间,李二咳了一声:“诸位爱卿,朕提醒你们一句,勋贵子弟大比就在二十天之后,对此,你们就没有什么想法?”

程咬金大咧咧的说道:“比呗,这都不叫事儿。”

李二翻了个白眼,一拍桌子:“你们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勋贵子弟大比,比的是什么?狩猎!狩猎知不知道!李德謇那小子带着三十人在秦岭一带追着倭人跑了上千里,年轻一代还有人比他更精通狩猎吗?!你们好好想想。”

“呃……”李靖的表情瞬间变的无比精彩。

照皇帝这么说,自家小子已经稳拿第一了呗?!

这怎么好意思呢,要不要说点什么,表示一下谦虚呢。

李靖纠结万分,可这个节骨眼儿上,不管他说啥好像都有些不大合适。

正想着,却听程咬金咧着大嘴道:“这么说让我那女婿参加大比的确有些欺负人了,要不……就不让他参加呗,反正这小子要爵位有爵位,要官位有官位。”

尉迟敬德本就与老程不对付,闻言气咻咻道:“程知节,你还能要点脸不,明明八字还没一撇呢,那小子怎么就成你女婿了!”

“咋就不是俺女婿了,等那小子回来你问问他,看他敢否认不。”

“啪”李二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

早知道就不应该把这些混蛋叫来议事,这特么没聊几句呢,话题跑偏多少次了。

还有李德謇那小子,就不能让朕省点心么。

几个倭人而已,朕是让你斩草除根,可也没让你追杀千里啊。

痛痛快快弄死不好么,何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二很郁闷,非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