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 ?回家喽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16
A+ A- 关灯 听书

从大山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除夕,经历了十余日的追杀,李昊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到了极限。

没办法,谁让他底子薄没发育好呢,跟程处默和铁柱这样的牲口根本没法比。

拦下一支正在赶往长安的商队,将几张狼皮丢给商队的主人,李昊略有些狼狈的爬上主人家的马车,心满意足的舒了一口气。

对于李昊和程处默这样的家世来说,狼皮留下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留给商队的主人以充车资。

至于他带出来的那些唐骑,离开林子那会儿就已经被打发了回去。

反正已经上了官道,只要找准方向自己回去就行,没必要一窝蜂的挤进商队里,知道的他们是想搭车,不知道还以为要抢鸡蛋呢。

商队的老板姓林,很健谈,本着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态度,待李昊上了马车,主动开口问道:“小郎君在山里吃了不少苦吧?”

李昊一撩眼皮:“老先生怎么看出来的?”

林老板抚摸着还带有血腥气的皮子,咂舌道:“这大冬天的,狼都是成群出没,能打下这么多狼皮,显然是受到了围攻,再看你这衣衫褴褛的样子,就不难猜啦。”

“呵呵……,老先生好眼力。”李昊对着林老板竖起拇指比了比,并没就自己进山的目的多谈,而是岔开话题问道:“老先生家在长安?”

林老板摇摇头,语带询问道:“老朽家住洛阳,来长安是为了一场集会,小郎君是长安人士?”

李昊点头承认,随口继续问道:“不知老先生要赶的是什么样的集会?方便的话能否说来听听。”

林老板呵呵一笑:“没啥不方便的,就是过几天吧会由太子亲自主持一场商品展销会……。”

展销会?!李昊眨眨眼睛,一拍额头:“我次奥,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说着,掀开车窗上的帘子,把头伸出去对后面喊道:“处默,处默!”

“咋啦。”程处默老大不情愿的声音传来,李昊坐那马车是装人的,而他坐的则是拉货的,大冷天寒风凛冽,冻的直哆嗦,语气自然不会太好。

李昊喊道:“我前段时间跟你说让你通知你妹妹展销会的事儿,你通知了没有。”

“早就告诉她了。”程处默喊了一嗓子后,没声了,估计是不想搭理李昊这个没良心的。

被李昊反应吓了一跳的林老板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等他收回身子,关切的问道:“小郎君家里也有生意?”

“小本生意,不值一提,跟老先生的生意没有冲突。“李昊摆摆手,示意林老板放心。

本来嘛,不管是自行车,还是贞观皂,都是李昊的独家生意,跟任何人都不会起冲突。

不过,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林老板却不知道,犹豫片刻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再问。

李昊隐约间猜到了他的想法,不等林老板开口,便笑着问道:“不知老先生做的是什么生意?能否透露一下。”

林老板道:“老朽做的是绸缎生意,丝麻布匹也有涉猎。”

“哦?”李昊一下子来了兴致,坐直了身体问道:“既然老先生是做布匹生意的,不知可有耐磨性特别好的布料?”

早在接手翎府的那天起,李昊就一直都有弄几套作训服的打算,这次经历过密林追杀之后,这样的想法就更强烈了。

大唐的衣服都是宽袍大袖的,就算军服也是一样,虽然遇到大战的时候这样的穿着对战局并无什么特别的影响,可小规模战斗影响却太大了。

林老板狐疑的看着李昊,有些搞不懂他的意思,隔了好一会儿才道:“有倒是有,只是不知小郎君想要做什么。”

这还真是赶的好不好赶的巧,李昊没想到半路搭车还有这样的巧合,闻言笑道:“做衣服,如果老先生手头有这样的布匹,我可以给老先生提供衣物的款式,先期暂定为一百套,哦对了,颜色要纯黑的。”

他并没有问林老板能不能做,也没有问能不能将布匹染成黑色,能去长安参加展销会的商家怎么可能连这点实力都没有。

“这个……”林老板皱起眉头,看着李昊道:“小郎君,不是老朽不答应,实在是……。”在商言商,一百套成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对于林老板这样的大商家来说,简直就是鸡肋。

李昊自然知道林老板在想什么,一字一顿的道:“钱由部兵来付。”

“兵部付款?小郎君不是在跟老朽开玩笑吧?”林老板惊疑不定的看向李昊。

一个十四五岁,最多不会超过十六岁的小年轻,张口就是兵部,凭的是什么?

这不怪林老板疑心重,实在是李昊的年龄太没说服力。

苦笑摇头,李昊道:“老先生不必怀疑,你要是想接收这桩生意,到了长安大可与我到兵部签定契约。”

林老板一怔,当场拍板:“好,既如此,老朽答应了。”

对于林老板的决定,李昊半点都不意外,虽然这桩生意看似不大,只有一百件作训服,但客户却是兵部,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至于说被骗?与将来成千上万套衣物相比,一百件衣物的材料和手工费完全值得拿出来赌一把,更不要说李昊还答应他可以去兵部签契约。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的身份或许可以做假,但兵部却做不得假,那么大的衙门摆在那,若是真坑了林老板一百件衣物的款子,说实话,他也认了。

初步达成合作意向,林老板对李昊客气了许多,再没因为年龄而轻视他。

一路聊着些有的没的,天黑之前,终于赶到长安。

因为临近年关的关系,城门口盘缠的比较严格,林老板本来还想出去应付一下,但没想到,李昊只掀开车帘,拿出一件东西对外面晃了一下,守门的官兵便立刻放行了。

林老板见状更惊,尽管他在路上已经很高的估计了李昊的身份,但现在看来,似乎还是有些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