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一群拆台的……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22
A+ A- 关灯 听书

噼里啪啦,一阵脚步声。

门外忽然传来李承乾的声音:“父皇,孩儿来给您请安。”

李二瞪了李昊一眼,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没吃饱,抬头对门口:“进来吧。”

真小气,不就是一个熊掌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亏老子还想帮你训练一支熟悉丛林的队伍呢,李昊不着痕迹的撇撇嘴,长身而起。

太子来了,李二这个当老子的可以稳坐钓鱼台,可李昊不行啊,他是臣子,必须站起来迎接。

李承虼没想到李昊在这里,进屋先是一愣,接着便笑了起来,给李二见了礼,凑到他身边小声问道:“哎,我听说你那天去追倭人去了,怎么样,没受伤吧?”

李昊一拍胸口,豪气干云道:“放心吧,一枪戳卵子上了,没J8事。”

这泥马是人话么,正抿着酒的李二直接喷了,抬手指着房门:“滚,你们两个都给朕滚出去。”

见过不正经的,可没见过这么不正经的,看着李昊的背影,伟大的皇帝陛下严重怀疑这小子到底是不是李靖的种。

书房外,李承乾一脸的苦相,抱怨道:“李德謇,你是扫把星转世是吧,才刚回来就开始坑本宫。”

李昊也是一脸的后怕,心有余悸的道:“怪我怪我,这几天跟那下面那帮牲口待的时间长了,荤段子说的太多,一时没收住,好在陛下大人大量没有追究。”

李承乾吧唧吧唧嘴,拉着李昊走出老远,这才低声问道:“哎,你跟我说说,过瘾不?”

“怎么说呢……”李昊托着下巴想了想,待吊足了李承乾的胃口,这才缓缓说道:“应该说相当的过瘾,那些倭人就特么跟兔子似的,被我们撵的满山跑,开始的时候这帮畜牲还想着反抗,后来被铁柱用大狙来了那么几下,就只剩下跑路一门心思了。”

李承乾听的好生羡慕,

李承乾听的羡慕不已,直拍大腿:“德謇啊德謇,有这种事你怎么不叫上本宫呢,哎我跟你讲,要是下次有这种事你不带我,兄弟没得做了知道不。”

李昊翻了个白眼,切了一声:“切,咱不闹了成不,你也不想想,陛下能放你出来么,再说就算让你出来,你以为咱真是去打兔子的?那是人,活人,有腿会跑,这十几天哥们儿追着他们来来回回跑了上千里地,你能跟得上?”

“算了算了,你就不能给本宫留点面子。”知道李昊说的是实情,李承乾不耐烦的摆摆手转移话题道:“那个……,明天展销会就要开了,你今天想不想去看看。”

“去呗!”做为展销会的发起人,李昊当仁不让,怎么也要去看看准备情况。

正好李承乾下午也没什么事,授课先生难得发了善心,没有给他布置做业,心情大好之下两人一勾搭,安排了马车直奔芙蓉园。

李承乾与李昊带着各自的护卫走进园子的时候,差点没被里面的景象吓到。

只见往日平静的芙蓉园此时已经变的人山人海,各式招牌林立,丝绸,瓷器,茶叶,金银玉器不一而足。

而且除了大唐的商人之外,还有很少一部分的胡人带着各自的特产在布置会场,南海的珊瑚,西域的玛瑙,波斯的地毯,琳琅满目,看的人眼晕。

简单走了一圈之后,来到一处颇为宽敞的空地,有人送上锦墩供二人坐下休息。

李承乾似乎有些累了,坐下之后呆呆盯着脚下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昊倒是没啥,中午在李二那吃的太饱,蹓跶一圈权当消食了,望着园子里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嘴角微微上翘,显得很是得意。

不想,还没得意多长时间,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李德謇,你这奸佞之徒,如此徒费国帑,吾等非要上书弹劾你不可。”

诶?谁啊这是?老子怎么就徒费国帑了?怎么就奸佞了?

与李承乾同时扭头看向身后,却见有几个满脸正气的年轻后正义愤填膺的走了上来,在几人身后是抿嘴偷笑的程音音和李雪雁以及魔女李月灵。

没搭理那几个年轻后生,李昊起身从他们中间穿过,来到三女面前:“你们啥时候来的?刚刚没见你们啊。”

“早都来了,一直在楼里休息。”李雪雁淡淡说道。

李昊摸摸头:“怪不得刚刚在你们几家的摊位上没看到你们,还以为你们没来呢。”

打过招呼,堂姐李月灵沉着脸对李昊问道:“堂弟,你弄的这个展销会是什么目的?别跟我说是为了好玩。”

“好玩?我有那么无聊么?”李昊无奈的笑笑,指了指远处正在围着李承乾告状的几个小年轻:“该不是听他们说的吧?”

“鉴于你以前的表现,未必干不出来这事儿。”程音音走了上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就日了,这帮人见不得别人好还是怎么着。

李昊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冷笑一声:“呵呵……,知我者谓我何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李德謇做事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如果你们不喜欢,大可离开。”

“你……”程音音杏目圆瞪。

她来找李昊的本意其实是好的,不想让他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坏了名声。

可没想到,李昊不领情不说,反而直接开始赶人。

“音音。”李雪雁拉住马上就要暴走的程音音,对她摇了摇头,柔声对李昊说道:“德謇,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你明明弄出了这样的一场盛会,却为何要将大量普通商家挡在外面,这样做岂非厚此薄彼?

另外,举办这样一场盛会花费一定不小吧?你费尽心思弄了这样的一个场盛会,花掉了大量的钱财,甚至还拉上了太子,有心之人难免会说三道四,我们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让你早做准备而已。”

程音音眼眶微红,委屈的对李雪雁说道:“雪雁姐,跟他说这些干什么,我就权当好心喂了狗。”

呃……,这说的好好的,怎么就骂人了呢!

李昊扯了扯嘴角,身侧传来堂姐的声音:“还不去跟音音道歉,傻愣着干什么。”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李昊最怕的就是女人哭,闻言连忙就坡下驴:“那,那啥,音音妹子,那个,我,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就是,就是刚刚被那边的几个混蛋气着了,一时口不则言,你别往心里去啊。”

“哼!”程音音把头扭到一边,没有理会李昊,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李昊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寒,他倒是不怕程音音这小丫头怎么样,而是怕程咬金那老J8灯。那老灯原本就是个不讲理的,若是让他知道闺女在自己这里受了委屈,别管有理没理,估计都能打上门来。

思及此处,也不顾面子不面子了,哄孩子一样对程音音说道:“音音妹子,你看这样好不好,最多下次展销会的时候,我不收你入场费,你看如何?”

“入场费?你还打算收钱?”程音音一下子把头扭回来,瞪着李昊问道。

李昊一本正经道:“那必须的啊,我跟钱也没有仇,咋能不收费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程音音没好气的再次问道:“那你打算收多少?”

李昊大概算了一下,正色说道:“这次就算了,只是为了打开局面,让那些人认识到展销会的好处,来年的话,我打算每个商家收取一千贯的入场费。”

“一千贯?李家娃娃,你小子疯了吧!”一个大嗓门从身后传来。

扭头一看,李昊顿时吓了一跳。

却不知什么时候,李二已经带着一众老杀坯来到了自己身后,自家老头子正对自己怒目而视,程咬金则咧着大嘴,嘿嘿怪笑着。

“呃……,参见陛下,吾皇……”

“行了行了,你小子少来这套,今日朕微服出巡,这大礼就免了吧。”李二摆摆手,示意李昊站直喽。

李昊心里苦啊,看看正幸灾乐祸的李承乾,又看看正对着自己,本应早就注意到李二到来的三女,结果从三个女孩眼中看到的无一例外都只有一个字:活该!

“李家娃娃,刚刚你说每个商家光入场费就要收取一千贯,”

可还没等他说什么,众老货已经对着他开喷了。

“李家娃娃,刚刚你说每个商家光入场费就要收取一千贯,这话老夫没听差吧。”

“是啊,李家娃娃,尽心摆个摊子就要收一千贯,如此搜刮民脂民膏有些过份了吧?”

“唉,我是真没想到,此子竟然丧心病狂至此,那是一千贯啊,这里商家怕是不下数十,转眼便是数万贯的收益,如此敛财手段,老夫惭愧。”

李靖的脸越来越黑,看样子如果不是顾忌李二,早就下场用巴掌教育李昊如何做人了。

不过眼下嘛,虽然生气,可皇帝陛下还在,又牵扯了许多同僚,这便不是私事,动手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

而随着那些老家伙越说越来劲,原本打算看李昊笑话的三个女孩脸色也变了,担忧的看着他,数次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