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23
A+ A- 关灯 听书

三个女孩很后悔,早知会这样,刚刚何必要聊这个话题。

现在李昊被挤兑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完全就是因为她们,若是万一因此被李二给罚了,怕是会记恨她们一辈子。

关心则乱的情况下,李雪雁第一个走出来,对着李二盈盈一礼,替李昊解释道:“皇帝叔叔,诸位叔伯,其实雪雁觉得德謇此举未必是想要搜刮钱财。”

“丫头,你不用替他解释,这小子平日里最是贪财,干出啥事儿都不稀罕。”

程音音也忍不住了,越过李昊替他争辩道:“胡说,德謇哥哥才不贪财,若是他贪财这次又岂能不收任何费用。”

这下,本想听听老货们还会如何编排自己的李昊也惊了,什么情况啊这是,这几个丫头是要闹哪样?

在此之前,他已经与李二打过招呼,把商品展销会的具体安排都给这位大唐当家人掰扯明白了,很清楚他不会被老货们影响。

可现在李雪雁和程音音两个站出来替他说话,这就有些被动了,迎着李二似笑非笑的眼神,李昊只能硬着头皮将二女拉到身后:“没你们的事儿,在一边好好待着。”

程音音到底是程家人,身上带着老程蛮不讲理的基因,一指对面的魏征:“德謇哥哥,他冤枉你,难道你就任他冤枉。”

危难见人心呐,或许程音音这小丫头以前有千般不是,但在她站出来,在连是非因果都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就替自己说话那一刻,李昊的心着实动了。

拍拍小丫头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又给另一边的李雪雁递了个安心的眼神,李昊这才对面一众老货说道:“我记得有位哲人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诸位说我敛财无度,不知你们是否有过调查呢?诸位都是朝庭重臣,在真相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妄下结论,可承担得起后果?”

魏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闭上嘴没有再开口。

他身后的另一个红衣御史却冷冷一笑:“敛财便是敛财,何必找那么多借口,每户商家收取千贯入场费可是你亲口说的,莫非现在想要反悔。”

李昊啧了一声:“这位御史,是什么让你有如此自信的呢,我说的调查可不是调查我有没有说过收取一千贯入场费,而是去商户那里调查原不原意交,连话都听不明白,亏你还有脸开口。”

如此直白的讽刺让李二都有些皱眉,入场费一千贯,这可不是开玩笑,若真是有人跑去调查,那些商户又万一觉得花一千贯入场不值,岂不是麻烦。

李靖也是同样想法,瞪了李昊一眼,沉声道:“德謇,你怎么说话呢,还不快点道歉。”

李昊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父亲,话不说不明,理不辩不清,敛财无度的黑锅孩儿背不起。”

那御史也急了,重重一跺脚,厉声道:“好,老夫原本还想给卫公一点面子,如果你知错能改,此事也就罢了。可现在既然李侍读有如此信心,那老夫这就去查,希望到时李侍读不要后悔。”

李昊比了个请的手势,笑着说道:“请便,另外,还有哪位叔伯想要调查的也可自去,将来也好替小侄一证清白。”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那御史就算不想去都不成了。

另外还有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互相递了眼色之后,也都纷纷向李二告辞离开。

只等该走的都走了,李二这才沉着脸对李昊说道:“小子,有自信是好事,但过了就是嚣张,朕念着以往的情份,可以帮你一次,两次,但却不能总是袒护于你,你可明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明白啊。”李昊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抽着鼻子道:“皇帝叔叔,刚刚我不是说了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您明白吧?”

李二一愣,想了想诧异道:“你小子该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吧?入场费,一千贯,他们真的肯出?”

李昊一摊手,露出一个我有什么办法的表情。

……

……

魏征绝不相信有人肯出一千贯,租一个长宽加在一起还不足百步的篷子十五天。

毕竟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更何况那些商贾一个个精明的很,更是不会花这种冤枉钱。

可李昊刚刚太淡定了,这不禁又让他有些好奇,与长孙无忌结伴之后,两人走进了一家胡人的篷子,才刚一进去,立刻就被里面堆积如山的香料吓了一跳。

里面的胡人掌柜也是个极有眼色的,见二人进来,立刻迎了上来,操着一口塑料关中话道:“哎呦,两位客人,您二位需要点什么,小店这里所有产自西域的香料一应俱全。”

“没事,我们只是看看。”魏征背着手,脸色隐隐有些发红。

香料这东西对于他来说那是奢侈品,舍不得买。

而且这里要说明的是,所谓香料可不是咱们做菜的那个香料,而是熏香的那个香料,这东西在唐时除了霍香、麝香等六种产自国内,其余如苏合香、安息香等等全部产自西域。

长孙无忌倒是笑呵呵的,在篷子里走了一圈,最后指着一份苏合香问道:“店家,这个怎么卖。”

掌柜笑着对长孙无忌道:“客人,那要看您需要多少,一份的话需要五贯,若是量大,订购十份以上可以给您打九折。”

“订购?”长孙无忌敏锐的抓住了重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里就应该不止十份吧。”

“客人好眼力。”掌柜

“客人好眼力。”掌柜挑起大拇指比了比,继续说道:“可是小店里的香料已经全都卖出去了,之所以会放在这里,不过是拿来撑个场面,等这次展销会散了,马上就会打包封存送去洛阳。”

“你的意思是……这里所有的香料都卖光了?”长孙无忌与魏征对视一眼,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啊,全都卖光了。”掌柜的脸几乎笑成一朵花,如果没有耳朵挡着,估计嘴角能咧到后脑勺:“说起来啊,这还要感谢太子殿下,如果不是殿下办了这样一场盛会,小店里的这些东西怕是一年都卖不出去。可有了殿下办的这个展销会,嘿嘿,您猜怎么着……。”胡人掌柜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眼巴巴盯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无奈,急于知道结果的他只能配合着问道:“怎么着了?”

“嘿嘿……,嘿嘿……”胡人掌柜激动的搓着手,舔着嘴唇说道:“有了这展销会啊,小店的东西刚摆上,就被收购空,这还没等展会开始呢,就已经卖出了原本的三倍,三倍啊,以前我想都不敢想,而且这展会还没开始呢,若是等明天正式开始,怕是不知道要卖出多少呢。”

魏征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住了,张口便问:“如果收你一千贯的入场费呢,你还会来么?”

胡人掌柜闻言顿时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瞅着老魏。

魏征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沉声道:“你看老夫做什么,可是觉得这个价格贵了?”

胡人掌柜迟疑片刻,用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这位贵人,您说的是真的?”

“当然!”魏征斩钉截铁的说道:“你若有何不满,尽可讲来。”

胡人掌柜深深看了魏征一眼,摇摇头:“贵人,您是大人物,还是别忽悠小人了,收入场费这件事小人能理解,毕竟太子殿下给小人们创造了这么好的交易环境,可这一千贯……。”

魏征屏住呼吸,竖起耳朵,连带着长孙无忌也紧张起来。

然后便听那胡商吞吞吐吐的说道:“可这一千贯是不是太便宜了点?您这消息准么?”

我……你大爷的,一千贯还便宜?

魏征一个没站稳,差点闪了自己的老腰,豁然抬头盯着那胡商:“你说什么?”

“如果入场费真是一千贯,下一次展会,说什么我都要参加,可就是不知道您这消息准不准成,反正我就是觉得这个价钱便宜了些。”

妈蛋,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如此不真实呢。

直到从胡商的店里离开,魏征依旧觉得如同身要梦中,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安慰道:“玄成啊,别看了,别说是你这样的老实人,就算是老夫也同样理解不上去。唉,你说……,你说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都是怎么长的,他怎么就能想到办个展销会呢,你说老夫等人当了一辈子官,怎么就想不到这一招呢。”

魏征:“……”

同样的事情在芙蓉园各处不断发生着,一群下来踩盘子的老货们在调查之后,第一感觉就是三观尽毁,眼前的一切似乎都那么不真实。

那个言之凿凿的御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他去调查的是一间绸缎庄,那店铺的老板亲口告诉他,别说一千贯入场费,就是再贵两、三倍,下次展销会,他还是会参加。

于是乎,御史崩溃了,价值观被摧残的点滴不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世界已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