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老什么什么灯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26
A+ A- 关灯 听书

李靖平时那就是老好人一个,跟谁都和和气气的。

可越是老实人,发起飙来就越吓人,众老货这会儿见他真急了,关系好的都闭上了嘴躲到一边去了,关系一般的基本上没啥实力与他硬碰硬,嘀咕了几句也闪了。

只等这些人都闪开之后,李靖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把这帮老家伙都赶走了,大过年的闹这么一出儿,难道是祖坟埋的不是地方?

再次叹了口气,李靖迈步来到李二身边:“陛下,犬子无状惊了陛下,臣……臣愿代他受罚。”

“罢了,此事朕也有错。”李二摇摇头,示意李靖平身:“德謇初时曾一再叮嘱朕要小心,朕却托大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而且真说起来朕还要谢谢他,要不是他一脚将烟花踹翻,只怕朕……。”

李靖连忙说道:“陛下洪福齐天,断不会出事的。”

李二笑了笑,并未将李靖的话放在心上,想了想道:“药师啊,回去之后千万不要寻德謇那孩子的晦气,朕已经说过,此事乃朕之错,与他无关。”

“诺,臣谨记。”李靖能说什么,答应呗,反正李昊是他儿子,大不了换个理由揍一顿。

……

……

安抚了李靖,李二再也没有心思再继续留在芙蓉园,叫李承乾和李泰,便准备回宫。

待走到马车近前的时候,却见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正蹲在车边上长吁短叹,眯着眼睛瞅瞅……不是偷偷溜走的李昊又是何人。

“皇帝叔叔,您回来啦?”李二看到李昊,李昊自然也看到了李二,见他身边没有外人,立刻笑嘻嘻的凑上来。

李二哼了一声:“你这小子倒是机灵,惹了祸事便偷偷溜了,可知你父差点被那群老……老伙计围攻。”

“这帮老人渣,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弄个大号的。”李昊眨眨眼睛咕哝了一句。

李二听了个囫囵半片,皱眉道“你说什么?”

“呃……”李昊吱唔了一句,偷眼看看李二,清了清嗓子道:“皇帝叔叔,您不觉着应该奖励我点什么么,我今天可是立了大功了。”

李二差点没被气乐了,翻了个白眼道:“奖励你?朕觉着刚刚劝你父亲回去不要揍你就是最好的奖励。”

穿越三个多月,与李二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李昊早已经摸透了这位大唐皇帝的脾气秉性,闻言嬉皮笑脸的说道:“皇帝叔叔,事情都有两面性,您不能只往坏的一面想是不是。”

李二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昊:“照你这么说,将满朝文武一网打尽不是坏事,反倒是好事?”

“那当然。”李昊朝四下里瞅了一眼,往李二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道:“皇帝叔叔,您想想,如果我把那烟花再做大一些,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李二一听就急了,怒道:“放屁,这个就已经把朕的满朝文武伤的够呛,若是更大些,岂不是……”

说到这里,李二陡然停住,目光炯炯的看向李昊。

“皇帝叔叔想到了?”李昊神秘一笑,继续说道:“刀可以用来切菜,也可以用来杀人,烟花也是一样,往天上打是烟花,放平喽那就是炮,弄上千把百个往两军阵前这么一摆,不管谁来冲阵,炸不死也吓死他们。”

玩归玩,闹归闹,一说到战场,李二顿时来了精神,一把扯住李昊沉声问道:“此言可真?李德謇,朕可以纵容你玩闹,但兵家之事绝对开不得玩笑,若你敢妄言,当心朕治你欺君之罪。”

李昊丝毫不惧,伸手入怀掏了几把,摸出一个指头大小的东西在李二面前一晃,一改之前的称呼,正色道:“陛下,此物便是烟花里面的烟花弹,正是此物刚刚将朝中诸位叔伯打的灰头土脸,您说若把此物换成拳头大的会如何?”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听李昊拿出来的东西竟然是刚刚将满朝文武一网打尽的东西,李二立刻退了两步。

片刻之后,见似乎真没什么危险,这才伸手接过,放在手里摆弄两下,诧异问道:“刚刚就是这个小东西?”

“对啊,就是这小东西。”李昊呲着牙,咂着嘴说道:“此物制作简单,就是弄点火药,用纸包紧就成,如果想要威力大,就弄个大个儿的,外面的壳子换成铁的就行。”

李二摇摇头:“不对,火药朕见过,绝对不会有如此威力,小子,你休要胡言乱语。”

火药,的确在大唐之前就有,不过用法嘛,基本也就是发发烟,再稍微冒点火,李二很早以前就见有方外人士使这东西骗人,自然不会相信李昊所说。

李昊也知道大唐有火药,闻言微微一笑,解释道:“陛下,配方不一样啊,这就跟大夫抓药的性质差不多,配方错了自然就没有疗效了,臣找到了正确的配方,故而火药的威力也就增加了。”

理儿还真是这么个理儿,李二微微点头,再次问道:“李德謇,你确定此物可以用在战场上?”

“当然可以,陛下如果不信,过几日得空可以找个无人的地方试试。”

“既如此,便在你翎府试一下吧,五日之后正午,不要忘了。”

“没问题!”李昊兴奋的点头答应,见李二似乎要走,连忙追上道:“皇帝叔叔,那个……奖励。”

“回头再说。”李二淡淡丢下一句,直接上了马上。

李承乾和李泰快步跟上,经过李昊身边的时候,不约而同拍拍他的肩膀:“回头再说。”

我就日了,望着远去的马车,李昊风中凌乱,看来回去之后少不得还要再跟老头子解释一番,要不然……。

……

……

鬼鬼祟祟溜回家中,前厅无人,李昊松了口气。

继续往里,后宅亦无人,李昊挺直了腰,将拿给李二看的那颗烟花弹拿在手里抛着,走进自己的小院。

院中,李靖、红拂、管家老陈。

“啪嗒”烟花弹掉在地上:“爹,娘,你,你们还没休息啊?”

“逆子,过来跪下。”李靖一指面前,冷声喝道,一点面子也没给李昊留。

这一晚上李靖是真的气坏了,自家儿子你说他聪明吧,那是真聪明,你要是说他蠢吧,也真蠢,反正遍观长安内外,就没有一家的娃比他还能惹事儿的。

李昊偷眼看看老娘,发现一直都很宠他的老娘竟然一点没有帮忙的意思,无奈只能弯腰把掉在地上的烟花弹捡起来,老老实实在李靖指定的地方跪好。

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再说跪自家祖宗不是很正常么,尤其还是活的。

呃……,说起来,老头子到底是我爹还是我祖宗?李昊很疑惑,为啥到了这时候自己还有心思想东想西。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靖清楚的看到李昊从地上捡了个东西,还以为这小子要拿东西丢自己呢,气的指着他怒道:“逆子,你手里拿是什么。”

“真理啊。”李昊摊开手,露出里面的烟花弹。

李靖顿时满头黑线:“真理是什么!”

李昊认真的想了想:“简单的说,真理就是永恒不变的正理。”

李靖头上阴云密布,气的脸都充血了:“逆子,你是想告诉老夫,正理在你手中?”

诶?老头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李昊连忙摆手:“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真理呢,是大道理,是站在国家层面的,不是狭义上的道理,就好像拳头大就有理一样。”

“你说老夫鼠目寸光?”听完李昊的解释,李靖已经暴走的趋势了。

“哎呀我的亲爹,我咋跟你说呢。”李昊急的抓耳挠腮,忽然把手里那烟花弹一丢:“这东西就是烟花里面那个会炸的玩意儿,有了这东西,我大唐就可以对周边各国予取予求,正所谓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有了此物,就有了大炮,有了大炮就有了真理,爹,现在你明白不?”

李靖愣愣想了半天,瞪眼道:“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昊也急了,指着地上烟花弹急声道:“爹,刚刚在芙蓉园就是这东西把那些老几巴灯炸的哭爹喊娘。您想想,如果把这东西做成拳头大小,弄个铁壳子,再往里面塞些铁钉啥的,不用二十四个,只要两个,今天那些老货当场就得死一半。爹,您是打老了仗的将军,难道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咕嘟”一声,李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冷汗‘唰’的就下来了,一脸后怕的表情。

要知道,他可是站在那些被炸老货中的一员,很清楚那东西的威力如何。

如果真像李昊说的那样,那会炸的东西只是指头大小的话,换成拳头大的或许真能当场就弄死一半人。

只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回忆一下,似乎,好像,自己也是这小兔崽子口中那些挨炸的老……老几巴灯?!

李靖突然反应过来了,脸一虎,竖掌如刀:“你个小兔崽子,你骂谁老几巴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