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一网打尽了呗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25
A+ A- 关灯 听书

引线烧的有些快,估计是火药装多了的原因。

带着李承乾和李泰两个小屁孩儿跑出老远的李昊暗自庆幸这条‘尾巴’留的足够长,否则不等跑开就炸了才叫倒霉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夜幕下,星光璀璨,黑火药捻成的引线迸射出点点星火与星光交相辉映,看的几个女娃娃眼神迷离。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还没真正发威呢,李昊躲在远处兴灾乐祸。

慢慢的,引线消失不见,众人愕然,纷纷看向躲在一边,捂着耳朵的李昊。

“看我干啥啊,看天!”李昊一手指天,喊了一嗓子,继续保持抱头的姿势。

老实说,他对自己搞出来的火药有信心,但对烟花这东西却没啥信心,生怕这东西不小心炸了。

众人纳闷,顺着李昊手指的方向抬头,夜幕下……啥也没有。

正想说点什么,小小空地中间冷不防‘咚’的一声响,吓了众人一跳,低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头顶却传来一声炸雷“轰,哗……”,

紧接着,一声又一声雷光闪过,七彩星光布满整片天空。

“祥……祥瑞。”

“神仙……下凡啦!”

“苍天有眼,天佑大唐!”

呼啦一下,老货们跪下一半,竞相对着不断闪耀着各色星光的夜空磕头,远处正在展销会上逛着的百姓见到如此异像,也跪了下来。

古人跪天跪地跪父母,老天还排在爹娘前面呢,此时老天爷发威了,晴空响雷不说,还伴有五彩霞光。

这说明什么?放在平时可能真的说明不了什么。

但不要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可是除夕夜,子时之后便是贞观元年,值此关键时刻,天门大开,众仙驾七色彩云现身长安,岂不是代表李二乃真龙天子,他登基的第一年,便有众仙来贺,此为大吉之兆!

不要质疑古人的想像力,事实上他就是这么丰富,在某些问题上,古人的脑洞其实并不比现代人小多少。

四周眨眼间跪下一大片,李昊彻底懵比了,转头四下瞅瞅,啥情况啊这是,不就是放俩大麻雷子么,咋还都跪了呢。

心中虽然不解,可李昊动作却不慢,麻溜随着众人一起跪下。

满场就剩李二一个人站着了,你敢不跪?要造反呐!

李二负手而立,昂首挺胸,神情淡然,仿佛天上真有众仙驾临一般。

“乒乒乓乓”一顿响,三个二十四响的烟花很快就放完了,苍穹下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老帅哥也装的差不多了,长出一口气,把手一挥:“众卿平身!”

“谢陛下!”一片山呼海啸之声。

除了跟随李二而来的老货,远处那些前来展销会看灯的百姓,展销会上的商贾,亦跟着全都站了起来,一个两个兴奋的议论着刚刚神仙下凡的盛况。

长孙无忌与李二对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兴奋。

李昊刚刚清楚的看到,这老货是第一个跪的,不怪这老狐狸能混到那么高的位置上,就是特么会做人。

正琢磨着呢,李二已经兴致勃勃的来到一个没有燃放的烟花边上,对着他招了招手:“德謇呐,此物便是烟花?”

“昂,是呗。”李昊与李承乾、李泰凑到李二边上。

李二点点头,再次对李昊勾了勾手指。

啥意思?李昊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然后就看李二往自己手里的线香指了指。

敢情这老帅哥是看放烟花挺过瘾,也想来一发呗。

李昊犹豫了好一会儿,纠结着把手里的线香递了过去,叮嘱道:“皇帝叔叔,这东西很危险,点燃之后千万记得闪开。”

李二淡淡撇了李昊一眼,眼神中满是轻蔑:“不过就是声音大了些,怕什么。”

李昊突然有些后悔了,急声道:“不是,陛下,这,这不是声音大的问题,这东西可是会炸的。”

李二丝毫不以为意,气定神闲,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朕知道,你等若是害怕,便退远些。”

李承乾和李泰闻言豪气干云的道:“父皇,孩儿不怕。”

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啊,一看就是小时候没被闪光雷炸过的主儿。

李昊还想再劝劝,却见李二对着长孙无忌招了招手:“无忌啊,来与朕同乐如何。”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长孙无忌不知死活的凑上来了,脸上笑的跟花似的。

李昊:“……”

俩老汉动作麻利的很,一人一根线香,没费多少功夫就把两个大烟花点燃了,看着那越烧越短的引线,李昊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火药虽然是他亲手配的,可烟花却是在庄子里由陈蒙带人制作的,鬼知道这帮家伙有没有偷工减料,万一真的炸了,这可咋整啊。

正紧张的要命,长孙无忌那边的烟花已经开始发威,‘咚咚’连响,眨眼功夫十来颗烟花已经升上天空。

再看李二这边……,啥动静没有。

还好,还好,一见李二的烟花没动静,李昊长长出了一口气,没动静好啊,没动静就不会炸了,这真是太……。

诶?那老帅哥想干啥?

发现自己的烟花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李二竟郁闷的伸头去看。

“我次奥,陛下,小心!”看着李二找死的动作,李昊吓的汗毛都炸了,两步冲上去,对着地上那两人合抱粗细的巨大烟花上沿就是一脚。

“嘭”,烟花吃不住力,直接被李昊踹倒。

迎着李二微恼的目光,李昊连忙解释:“陛下,万事皆有规矩,燃放此物绝对不探头去看,若是引线有延迟的话,探头过去非被……”

“咚咚咚……”

李昊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串烟花喷射的声音直接将他后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远处看热闹的老货们就炸庙了。

那该死的烟花虽然被李昊踹倒,可好死不死口子正对着远处看热闹的老货,二十四响的烟花跟107火箭炮一般,直接将‘烟花弹’砸进了人群里面。

霎时间,鸡飞狗跳墙,老货们被‘烟花弹’砸的哀嚎一片。

当然,如果仅仅是砸一下也没啥,可特么那些‘烟花弹’是特么会炸的好不好。

老货们还没等张口骂人呢,一道道强光闪过,‘烟花弹’直接在人群里炸了。

几乎是眨眼之间,所有跟着李二来看烟花的老货们从意气风发,直接变成了哀鸿遍野。

一发入魂!一网打尽!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那些‘烟花弹’再大一点,这会儿大唐已经可以改朝换代了。

“我次奥,我次奥……”李昊已经无语了,除了‘我次奥’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李二彻底看呆了,瞅瞅地上还在冒烟的大烟花,再瞅瞅不远处灰头土脸的众臣,嘴角一抽一抽的,不知是在庆幸刚刚烟花被踹倒没有炸到自己,还是在感慨自己亲手‘灭’了满朝文武。

至于李承乾和李泰,俩小屁孩也懵了,李泰更是直接把手里的线香狠狠丢在地上。

估计这小子是有心理阴影了,以后打死他都不会再放烟花了。

最后还是长孙无忌第一个回过神来,急步向众人跑了过去,同时对四周木若呆鸡的禁军叫道:“还愣着干什么,救人,救人呐!”

周围的禁军这才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向场中老货们冲了上去,只是……经过那些烟花的时候,不管是燃放的还是没燃放的,所有人都躲的老远。

不得不说,贞观元年的除夕夜还真是让人记忆犹新,很多人直到垂垂老矣,兀自还对那天念念不望。

老货们一个个虽然看上去很惨,实际却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除了衣物或多或少被烧出不少窟窿之外,只有一个御史因为闪的慢被崩了个满脸桃花开。

忙活了半天,待确认了众老货真的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李二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想起那个始作俑者,不由看向身边李承乾:“太子,李德謇呢?”

“啊?”李承乾到现在还是蒙的呢,本着本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飞快的摇头:“不,不知道啊,可,可能是畏罪潜逃了吧。”

跑了?李二皱紧的眉头松开了些。

算了,跑就跑了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出了这么大事儿,若是不跑,就不是那小子的性格了,再说,那小子跑了这不是还有他爹呢么。

李靖这个时候已经被一群老货团团围住,脸黑的比那被炸的满脸桃花开的御史那脸还要黑,别人都是父债子偿,到他这里全变了,子债父偿。

一群老家伙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纷纷谴责李靖教子不严,有些个还义愤填膺声称要弹劾李靖纵子行凶,欺君罔上。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被逼的急了之后,李靖把脸一虎:“都给老子闭嘴,以为老子好欺负是吧,刚刚德謇可是说了让你们都躲远点,可你们谁躲了?谁躲了?!一个个老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儿子,也不看看你们自己是个什么德性,今天我李靖把话放着,以后谁敢找我儿子的麻烦,别怪老子翻脸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