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下次把船卖他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29
A+ A- 关灯 听书

一辆破车花了一万多贯,这种事除了傻子谁都不会相信,但要说站出来戳穿李昊吧,又没那个必要。

既然不是傻子,何必干那种吃力不讨好,又要得罪人的事呢。

李承乾冷眼旁观,心中暗笑,不自觉的想起之前李昊说过的话。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就是喜欢特立独行,喜欢与别人不一样,买东西嘛,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就拿自行车来说吧,这东西骑着不光硌卵子,还特么死沉死沉的,与骑马坐轿根本没法比。

可就算如此还依旧有人喜欢它,不为别的,就图个与别人不一样,反正这些能买得起自行车的人又不会真走太远的路,之前说的那些缺点完全可以忍受。

再说浅显点,就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买台自行车图一乐呵。

就跟那些富家子弟明明有价值数百上千万的座驾,却非要买一越野车去越野一样。

李承乾不知道啥座驾能值数百上千万,也不知道啥叫越野,李昊也没给他多解释,但大体意思他却听懂了。

正想着的功夫,那边三轮车已经被铁柱抬下来了,金俊英当仁不让第一个坐了上去,没办法,人家有钱。

刚一坐上去,金俊英立刻感受到了三轮与两轮的不同,真皮制成的座椅整个将他的身体包了进去,舒服到让他不想动弹。

两只脚放在脚蹬上轻轻一蹬,看似沉得的三轮立刻动了起来,只是速度并不如想像中的快,不过,谁在乎呢,只要能动能装逼就行了呗。

雁翅一样的车把距离座椅很近,抬手就能够到,车把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李昊所说能够调节车速的旋钮。

为了试验这车的速度到底如何,金俊英轻轻调整了一下,然后便听到了‘咔哒’一声,脚下微微一沉,速度立刻快了一些,而随着他不断的调整,车速开始变的越来越快,脚下也越来越沉,不过还好,力度他还可以接受。

一圈,两圈,金俊英越骑越舒服,每每路过人群的时候,看到他们眼中那份渴望,金俊英的心里就像三伏天喝了一杯冰镇葡萄酿那么舒服。

说到这里,金俊英不得不赞叹一下这车的减震系统,不说他之前骑过的自行车,就连正常的马车都没有这三轮车舒服。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车是好车,绝对的好车,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金俊英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暗下决心,无论如保也要把这车拿到手里,就算一万贯一辆又能如何,老子有钱。

来到李昊与李承乾的面前,金俊英假模假式的咳了一声:“咳,那个……李侍读,本使有个不情之情,不知……。”

李昊微微一笑,直言不讳道:“看好这车了?”

金俊英目的被识破,也不娇情,点头道:“正是,李侍读,不知能否割爱?”

李昊深吸一口气,为难的咂咂嘴:“不好办呐,你知道的,这车目前只有一辆,还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弄出来的,想要再弄一辆出来不知要花多少时间和金钱,否则也不能叫概念车了对不对?”

金俊英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伸出两根手指:“两万,我出两万贯!”

李昊摆摆手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就是有再多的钱,也不可能再造出这么一辆车,我说了,这辆车能够生产出来完全就是巧合。”

“三万,三万贯总行了吧?”金俊英契而不舍的加价,不得不说,他真是太喜欢这车了,这三轮车与之前买的那些自行车简直就是一在平地一在天的区别,由不得他不喜欢。

“德謇,要不你就卖给金使节吧,本宫看他也是爱车之人,这车交到他手里也不算辱没了它。”李承乾见金俊英一副契而不舍的样子,有些不忍,从旁劝说道。

“这……”李昊犹豫不决的挠挠后脑,原地转了两圈:“殿下,您也知道我不是缺钱的人,三、五万贯对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想要的话轻轻松松就能搞到手。可这车不一样,卖了我可真就弄不出来了。”

“知道,本宫知道,可是大唐与新罗不是一衣带水嘛,你总不想因为一辆车影响了咱们两国的关系吧?”李承乾开始上纲上线,用两国关系来劝说李昊。

此话一出,李昊登时有些傻眼,眨巴眨巴眼睛:“殿下,你这不是玩赖吗?”

“少废话,金使节今天是本宫请来的客人,你就说给不给本宫这个面子吧。”李承乾说着,给李昊递了个差不多就行了,我快要顶不住了的眼神。

李昊心下了然,狠命的一跺脚,一脸肉疼咬着后槽牙说道:“好吧,既然殿下你这么说,我也只能答应,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金俊英一听有戏,立刻精神一振。

“这车我不卖钱,只拿东西换。”李昊一指远处正在转圈的车子说道。

“换?”金俊英皱了皱眉:“不知李侍读看上新罗什么东西了?只要你开口,本使无不从命。”

李昊倒也没让金俊英多等,略一犹豫:“新罗靠海,会造船的人应该不少吧?我需要一百个高级的造船匠人,只要金使节把人给我送来,这车就是你的。”

这下轮到李承乾吃惊了,盯着李昊看了一眼:“船匠……,你要船匠干什么?”

李昊一摊手:“无聊呗,殿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天生就对奇技淫巧之类的东西感兴趣,这车眼瞅就是别人的了,我总得再给自己找点别的东西玩玩。”

金俊英才不管李昊的爱好是什么,他眼下只在乎那辆三轮车,闻言大包大揽的说道:“没问题,不就是一百个船匠么,本使答应了,今天回去本使就写信回国,让他们马上把人送来。”

目的达成,李昊心中暗喜,脸上却依旧是一副肉疼的表情,叹了口气道:“好吧,金使节如此大度,我也不能小气,从现在开始,那车……就是你的了。”

“现,现在?”

“对,现在它是你的了。唉,长痛不如短痛,金使节还是快点把它弄走吧,省得我忍不住反悔。”

得嘞!金俊英一听李昊松了口,乐的跟什么似的,一拍李昊肩膀:“好兄弟,你够意思,我也不能亏了你,这样吧,人呢,我照样给你,另外我再出两万贯买下这车,兄弟你够朋友我总不能让你吃太大的亏不是。”

说完,金俊英连跟李承乾告辞都忘了,撒丫子就跑,来到三轮车跟前把围观的其它国家使节往边上一推,骑上就走。

李承乾望着金俊英远去,幽幽叹了口气:“德謇,就算要薅羊毛,你也别可一只薅成么,那可怜的家伙都快要被你玩死了。”

李昊撇撇嘴:“怎么会,我可是难得大方一回,他要是懂事还得谢谢我呢。”

似乎为了配合李昊一般,远处隐约传来金俊英特有的塑料官话:“好兄弟,谢谢啊!”

李昊耸了耸肩膀:“你看……。”

李承乾彻底风中凌乱,半天憋出一句:“哎呀我次奥,这,这傻·逼么。”

“算了,别管他了。”李昊得意一笑:“等回头那一百个船匠来了,我再弄艘船卖他。”

李承乾:“……”

站在李昊身后的铁柱感慨道:“少爷,你这不是薅羊毛,你是逮住蛤蟆攥出尿。可我想不通,难道你就不担心那姓金的半路跑了么?”

李昊信心十足的道:“他跑不了,那车的零件过于精密,骑不了多长时间就得返厂修一修,他要是跑了,这两万贯就白花了。”

铁柱:“……”

说完这些,李昊也不管李承乾和铁柱两人的反应,独自去别处蹓跶去了。

将三轮车摆在这里纯属搂草打兔子,能卖出去就卖,卖不出去就自己留着,这东西说白了眼下还是属于奢侈品,能花大价钱买的人并没有多少。

至于说为什么明明能卖出去,他却非要跟金俊英换船匠,这就要从倭人说起了。

要知道,李昊当初可是对李二明确表达要对倭人灭其国,屠其城的,而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要有海船,并且还要知道去倭国的航线,正因如此,他才会向金俊英要人。

不过,这些话他并没有对李承乾说起,一来是没有必要,二来还是没有必要。

毕竟李昊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对倭人有如此大的仇恨,跟李承乾说了,只能徒增麻烦。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溜走,正月里的展销会无疑是十分成功的,或许朝庭在这次展销会上并没有什么收获,但那些商会却个个赚的钵满盆满,商会背后的各大家族亦是如此。

也正是从贞观元年的正月开始,在芙蓉园举办商品展销会成了一个惯例,太子也成了展销会的唯一指定负责人。

至于发起人李昊,似乎已经被人们遗忘了,就连李二在事后都不曾提起过。

毕竟马上就是上元节了,勋贵子弟大比在即,谁还会在乎李昊这个全民公敌呢,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都巴不得他从此消失,最好再也不要出现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