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炸开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30
A+ A- 关灯 听书

南郊猎场,山高林密,正月初八的一场大雪更是将整个猎场妆点成一片银白,苍松翠柏的点点绿色点缀其上,美不胜收。

猎场山脚下的一片空地上,四十余位来自各大家族的勋贵子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背弓胯剑,锦帽貂裘,身后仆役家将牵着猎犬,昂然而立,好不威风。

勋子弟子大比将会在今日正式上线,只等皇帝陛下一声令下,各大家族的子弟们便会一展所长。

李昊亦是勋贵子弟的一员,与程处默、李震、长孙冲三人站成一个小圈子,显得与众人有些格格不入,尤其是身上穿的衣物,更是特立独行。

只见他们四个每人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黑白相间的颜色,就好像染了墨汁的宣纸,三人身上的衣物也是同样的颜色,同样黑白相间,白色为主,好无规律可言的黑色斑点点缀其上,看上去十分诡异。

除此之外,四人的衣物款式也与众人大不相同,袖口、裤腿全都都是收紧的,三指宽的皮带往腰间一系更显精神。

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四人组的打扮虽然诡异,但与聚在一起的那些勋贵子弟相比,不管从精神还是气质上都更像是战士,而那些勋贵子弟则更像是幼稚园里出来旅游的弟弟。

程处默咧着嘴,哈出一口口的雾气,冷冷盯着不远处正对自己等人指指点点的‘弟弟’,不屑的说道:“这帮傻·逼,一会儿进了林子,有他们苦头吃了。”

“你管他们去死呢。”李昊抱着膀子站在一旁,淡淡说道:“倒是你们,有想好准拿第一了没有?”

“长孙冲呗,我们两个可都是校尉,拿了第一也没用。”程处默大咧咧说道。

“你呢?小震。”李昊看向李震。

“我无所谓。”李震耸耸肩膀,笑着对长孙冲说道:“拿了第一别忘了请客啊!”

“成,长孙冲谢过三位兄弟了。”长孙冲笑着抱了抱拳,简简单单几句话,四人组之间已经结成了攻守同盟。

人的名,树的影,长孙冲作为大唐第一公子消息自然要比其他人灵通的多,别人或许不知道李昊前段时间干了什么,可他又如何能不知道。

秦岭大山深处,追着二十来个倭人跑了近千里,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么?与这样的人结盟,难道还怕这次狩猎得不了第一?

当然,前提条件是,李昊这家伙不想拿第一才行。

商议已定,四人组气定神闲的继续看‘弟弟’们表演,他们能够结盟,其他人自然也能结盟,区别在于人数的多少不同而已。

不知不觉中,日上中天,空地北侧中军大帐帘子一掀,一身戎装的李二带着一群老货从里面走了出来,凛冽的目光自一群年轻人中间扫过。

“吾等参见陛下!”一群小年轻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单看李二的派头就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齐齐弯腰施礼。

“平身吧。”李二一挥手,直奔主题:“今日大比,尔等当尽展所长,勇争魁首,莫要失了父辈的风采,都明白吗!”

“吾等明白!”近四十个小年轻声音各有高低,回答的并不整齐,但看上去气势却是不错,只是……似乎少了点什么。

李二拧着眉毛再次于众人之中梭巡一圈,忽的冷声问道:“时辰已至,为何还有人没到,长孙冲、李德謇何在!”

旁边不起眼的角落,李昊弱弱的声音传来:“在,在的,陛下,这儿,这呢!”

听到声音,李二这才注意到在距离大队人马不足三十步的地方还站着一小撮人,仔细瞅瞅,不是李昊、长孙冲又是何人。

站的这么近,竟然没看到,难道朕是老眼昏花了?又或者……。

“你们穿的那是什么东西。”

“陛下,这叫雪地迷彩。”李昊讪笑着答道。

爱叫啥叫啥吧,看着精神就行,李二点点头。

老实说,虽然李昊四人组着装诡异了一些,但与大队人马相比,至少他们还比较像那么回事儿。

反观正面的大队人马,一个个锦帽貂裘,披红挂彩,那花枝招展的样子,李二不禁要怀疑这帮家伙到底是来参加狩猎大比的,还是来参加选美比赛的。

就他们这副打扮,进了林子别说狩猎,能不能在林子里活上两天都成问题。

南郊猎场虽然算不得什么龙潭虎穴,可到底也是山林地貌,你穿个薄底快靴进去不说大冬天会不会把脚指冻掉,单单走路就成问题。

另外,参加狩猎你在身上挂玉佩干啥?那东西走起路来会一直响好吧,你怕猎物不知道你来了?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我大唐的下一代都特么怎么了,咋这么完犊子呢。

下面一群人看着李二面色阴晴不定,个个吓的大气都不敢出,缩着脖子跟一只只鹌鹑似的,只有李昊他们几个站的笔直,颇有傲视群雄之意。

然后,四人就被李二针对了:“你们四个怎么回事,你们的武器呢?难道你们四个打算空手抓?”

“噗嗤……”大队人马中有人幸灾乐祸的笑了出来。

不搭理他,李二已经对这些所谓的栋梁有些失望了,只是盯着李昊他们几个。

长孙冲是他侄子,李昊与他有救驾的情份,程处默与李震都是弘股之臣家的子弟,对这四个小子,李二还是比较看重的。

而被李二看重之后,四人组就苦逼了,众目睽睽之下李昊扭捏的将背包放下,从里面掏了半天,拿出一个两尺来长黑漆漆的东西。

“这是什么?烧火棍么?”大队人马中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是谁。

长孙冲朝那边淡淡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同样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根黑漆漆的东西。

程处默、李震同样如此。

待都把东西都拿出来之后,四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抬起右手,猛的一抖。

只听‘咔咔’数声,四人手中陡然各自出现一把颜色黝黑的狰狞长弓。

瞬间,大队人马为之一顿,空地之上只余李昊的声音:“滑轮弓,全钢打造,重六斤八两,拉力一石至三石可调。”声落,又从随身箭囊里抽出一支长箭:“三棱破甲箭,重四两五钱,百步之内,可破五层扎甲。”

“什么?”第一次见到滑轮弓的李二顿时被惊到了,快步来到四人组面前,接过长孙冲手里的弓,一拉之下摇了摇头,瞪了李昊一眼:“这弓如此软……。”

“陛下,这个是根据我们的力量调的,你要使它还得再调整一下。”李昊尴尬的挠挠头,指了指李二手里的弓说道。

“如何调整?”李二眉头紧皱,将手里的弓递向李昊。

后世的滑轮弓弓臂设计之初就是可调的,李昊自然不可能把这个功能忽略掉,故而在接过李二手里的弓之后,快速在弓臂上的两个旋钮上拧了几下,然后又交了回去:“好了。”

这就好了?你开玩笑呢?

把弓拿在手里掂量了几下,李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在大唐,弓的拉力该多少就是多少,从来没有听说拉力还能调的。

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李二再次拉开弓弦,结果一拉之下当即变了颜色:“这……这拉力真的大了许多,这,这怎么可能。”

程咬金对那狰狞的大弓早已经看的眼馋不已,瞅见李二见鬼似的表情,劈手便将程处默手里的弓抢了过去:“俺来试试。”

试就试呗,李昊耸耸肩膀,将手里的重箭递了上去,两寸来长的三棱箭头在阳光下寒光闪闪,如同恶魔的眼睛。

李二也不客气,直接将箭抓到手中,回身对身边护卫喝道:“备甲!”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诺!”一声应诺,不消片刻,五套扎甲已经被提了过来,整整齐齐码好摆在距离李二五十步之外的地方。

早已准备好的李二二话不说,弯弓搭箭,抬手便射。

一声呼啸,一道寒光,五十步外的扎甲像是被狙击枪打了一样,‘啪’的直接炸了。

四周看热闹的众人齐齐一呆,他们原本还等着看箭透五层甲呢,结果没想到,扎甲竟然炸了。

果然是皇帝陛下啊,射出的箭竟然有如此威势,有如神助。

呆立片刻,空地上众人呼啦一下矮了一半:“吾皇威武,大唐万胜!”

李二这会儿也蒙着呢,弓的拉力调整之后的确是三石左右,这一点凭借他多年的经验可以得到肯定的结论。

只是三石弓射出的箭怎么会有如此威力?竟然把五屋的扎甲给射爆了,该不会是开玩笑吧?

顾不上理会那些半跪于地的家伙,李二转身把李昊从地上提起来,虎着脸说道:“小子,你不是说这箭可透五层甲么?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李昊被李二捏的脸都快要青了,吐着舌头,拼命指着李二的大手,吱唔道:“陛,陛下,我,我说透五层甲是指用一石的拉力,不,不是三石。”

李二依旧眉头紧锁,但却松开了李昊,爱惜的抚摸着弓身道:“那也不对,就算三石弓,也不应该有如此威力。”

李昊揉着脖子解释道:“是,普通的三石弓的确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可这是滑轮弓啊,陛下您看到这弓两端的偏心轮了吧,这东西可以将弓的力量放大,三石的拉力经过它的放大,威力基本与五石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