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那一弩的风情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33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漫不经心的跟在长孙冲三人的身后,看着前面三个弟弟煞有其事,小心翼翼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有当爸爸的潜力。

皇家猎场呢,说的好听一点是猎场,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动物园,为了防止前来狩猎的勋贵子弟有个三长两短,这里早已经被梳理过不知道多少次,除了野鸡、兔子、鹿之类的食草动物,大型猛兽不敢说没有,但一定少的可怜。

李二毕竟只是想要激励勋贵子弟们的尚武之风,弄的满山豺狼虎豹,万一死上几个咋跟手下交待。

李昊身前,长孙冲居中,程处默在左,李震在右,三人组成一个倒三角正向前摸索前进,时不时三人之间还会彼此间打上一个手势,暂停一下聚在一起商量点什么,然后再继续前行。

在他们几人的身后,十来个家将提着七、八只野鸡、野兔以一种比李昊还要百无聊赖的态度跟着。

在他们看来,自家公子和少爷就是闲的蛋痛,不就是狩猎么,拿着一张有效射程两百步的强弩还那么小心干什么,看到啥直接怼死不就完了,靠那么近干啥。

但长孙冲三人却是对此乐在其中,潜行靠近猎物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让他们三人乐此不疲,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着猎物的底限。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一只狍子,在一株株高大树木的掩护下,三人一点点向着目标靠近,就在他们接近到距离猎物不足百步的时候,狍子突然警惕的抬起头四下张望了起来。

接着,一枝长箭从斜刺里陡然飞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距离狍子五步左右的距离上。

泥马,这特么是什么水平?长孙冲当时就怒了。

要是你射的准,一箭把猎物戳死了,这也没啥。

毕竟猎物身上也没写准的名子,谁先弄死就算谁的。

可你一箭射的偏出五步远这不是扯蛋么,没有那金刚钻你揽什么瓷器活。

顾不得狼狈逃窜的狍子,暴怒的长孙冲跳起来对着远处密林叫道:“谁,给老子出来!”

“哗啦……哗啦”远处人影闪动,不多时三个年轻人表情讪讪的从对面走了出来,为首的正是与李昊不怎么对付的宇文谋。

见到长孙冲,宇文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长孙兄,我们不知道那是你的猎物……。”

“滚犊子。”长孙冲一点面子都没给宇文谋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们特么故意给老子捣乱是吧?”

“不,不是的,我,我们是真的不知道您在这里。”宇文谋委屈的要命,看着长孙冲那一身隐蔽性极好的雪地迷彩以及手里端着的狰狞巨弩,腿肚子有点转筋,生怕对方给自己来上那么一下。

虽然大家都是勋贵子弟,老头子都是国公,可国公和国公也不一样啊。

人家长孙冲他爹那是嫡系,他宇文谋的老子却是投降派;人家长孙冲他爹是国舅爷,他宇文谋的老子是前国舅爷,两相叠加长孙冲就算真把他弄死了,估计也不会怎么样。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吓跑了我们的猎物,你说怎么办吧。”程处默自不远处的雪地里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雪花狞笑着靠近。

宇文谋嘴角狂抽,犹豫良久咬牙说道:“我,我们赔。”

程处默嘿嘿一笑:“赔?这么说你是打算肉偿喽?”

肉偿?这小程还有这爱好?随后赶来的李昊不由自主的向边上躲了躲。

宇文谋三人也条件反射的夹紧双腿,面色惨白一片:“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程处默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肥皂男,打量了宇文谋几眼,不屑说道:“自然让从你们的猎物里挑出同等份量的东西,怎么,难道你还打算拿钱来赔么。”

“呼……”一听是拿猎物来赔,宇文谋长出一口气,招手叫过身后的家将,把所有猎物全都拿了出来:“长孙冲,我们的猎物全都在这里了,您看……。”

两只野兔,一只野鸡,还没有一只狍子腿重,这特么也太不争气了吧?

无奈,杀人不过头点地,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总不能真的把宇文谋给杀了,于是长孙冲气鼓鼓的摆摆手,将三个碍眼的家伙打发掉了。

“真特么丧气,怎么就遇到这么些不着四、六的玩意儿。”宇文谋三人离开之后,长孙冲狠狠在雪地上踢了一脚,指着地上少的可怜的那一点点猎物说道:“瞅瞅,这特么都是啥,给咱们塞牙缝都不够。”

“总比啥都没有好吧。”程处默拎起已经冻的硬梆梆的猎物,遗憾的摇摇头,反手丢给已经身后的家将们。

长孙冲想了想,看向李昊:“德謇,接下来咱们往哪儿走?”

李昊抬头看看天色,无奈道:“你们不觉得我们该回去了么。”

余下三人一齐摇头,长孙冲与李昊商量道:“德謇,我知道你本事大,要不咱晚上就不出去了怎么样,抓紧时间多打点猎物。”

李昊犹豫了一下,看看满脸期待的程处默和李震,估计这俩家伙也是与长孙冲一样的想法,最终只能无奈点头:“那好吧,反正我们出来的时候都带着睡袋,大不了就在林子里将就一宿。”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长孙冲兴奋的在李昊肩膀上锤了一拳,随意选了个方向拔腿就走。

程处默哈哈大笑跟上,一边走还一边嘟囔:“要俺说啊,今天晚上咱们也别睡了,好好在这林子里找找,说不定能打只老虎啥的。”

李震:“次奥!你比刚才那三个还不着四六,这林子里连只狐狸都没有,哪儿来的老虎。”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四人组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一路走来除了动物的脚印,竟然连只山鼠没见着。

长孙冲等三人的兴奋劲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了,一路走的唉声叹气,无精打采。

李昊也是一样,他也就是在特种大队的时候学过野外生存知识,真让他去狩猎,其实并不比长孙冲等人强多少,追人问题不大,追野兽……别扯了,那是猎人的活儿好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知不觉中,四人组已经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近一个时辰,如果不是凭借‘打老虎’的意念撑着,估计早就打道回府了。

“等等,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翻过一道山梁,程处默突然停了下来,摆手示意众人停下。

“什么声音?没听到啊。”李震喘着粗气说道。

程处默显然对自己的听力十分有信心,语气坚定的说道:“再听,好像是什么野兽的叫声。”

一听说是野兽的叫声,李震立刻屏住了呼吸,食草类动物往往都不会叫,就算叫声音也不会太大,但掠食类就不同了,故而在程处默如果真的听到野兽的叫声,必然是一个大家伙。

随着四人安静下来,四周陡然变的安静下来,除了风声再也没有其它声音。

过了片刻,长孙冲一下子瞪大眼睛,指着山脚下说道:“真有声音,在那个方向。”

一个人或许能够听错,但两个人都听到了,那就一定不会错。

顺着长孙冲指出的方向,四人组想都没想,立刻发足狂奔起来。

山梁并不高,很快四人就冲到了山脚下,进入一处山坳之中,借着最后一点天光,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映入眼帘。

“熊?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熊?”李昊惊讶的叫出了声。

熊可是冬眠类的生物,数九寒天怎么可能出现在大山里面,而且这里也并不是什么深山老林,距离山脚直线距离最多不会超过十里。

长孙冲等人也有些傻眼,没看到猎物的时候光想着打一只大家伙,可当一只巨熊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怎么办?”刚刚跑的太快,家将们已经远远的被甩在身后,有些慌乱的李震急声问道。

“还等怎么办,这不是咱们四个能对付的,要我说……”长孙冲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女人呼救的声音打断:“啊……”

有人?原本有心退走的李昊心中一惊,因为位置的关系,他并没有看到女人的位置,但却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

曾经军人的身份让他根本来不及想救与不救的问题,两只肩膀一塌身后背包直接落到地上,劈手从长孙冲手中抢过已经上了弦的强弩,飞一般向着那头巨熊跑了过去。

“德謇,回来,你不要命啦!”程处默见状大惊,叫着脚喊了一声,将背包一卸抽出横刀拔腿就追。

后面正在快步追来的家将们吓的魂都快要飞了,想要出声阻止,却见长孙冲与李震也做出了与程处默同样的选择,丢下背包抽刀冲了下去。

疯了,真是疯了!家将们除了加快脚步,再也没了其它选择。

只是,他们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李昊。

远远的,只见李昊如离弦之箭般向着巨熊冲了上去,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大喝:“嘿,嘿……畜牲,爷爷在这儿呐!”

巨熊原本正准备扑向自己的目标,听到李昊的声音立时转过了头,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此时的李昊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快速靠近,二是马上射出手中的弩箭。

只是以他现在的奔跑速度,射出的箭未必能够击中那头巨熊,而且就算击中了也未必能中要害。

所以,李昊并没有将手中的箭射出去,而选择继续冲向巨熊,将反击的机会保留了下来。

这一切选择只在电光石火之间,不足为外人道,在其他人看来,李昊就像一只扑向烛火的飞蛾,一头扎进巨熊的怀里。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而在巨熊之前‘猎物’的眼中,却是李昊以极快速度接近巨熊之后,一个滑铲倒了下去,闪过巨熊一击的同时,靠着惯性自巨熊身侧滑了过去,雪花飞舞间,一道乌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