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这样不好吧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34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从未试过在野外独自面对一头巨熊,就算当年有枪在手的时候也不曾想过。

一来当年确实没碰到,二来熊是国家保护动物,敢下手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毫无经验的情况下,他只能将目标对准巨熊的脑袋,以滑铲的姿势闪过巨熊一击的同时,扣下强弩的扳机,将手头仅有的一直三棱箭送进巨熊大张着的嘴巴里。

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将强弩丢到一边,翻身站起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同时做好了攻击准备。

别问李昊为什么不使刀,前面曾经说过,刀也不是谁都会用的,一米来长的东西,用不好的话还不如匕首好使。

好在李昊的那记滑铲一击建功,巨熊的咆哮在乌光闪过的瞬间戛然而止,庞大的身躯晃了晃,轰然倒地。

“李德謇!”随着巨熊倒地,红光一闪,一个女人鬓发散乱,踉踉跄跄跑了过来。

李昊一惊,忙上去扶住来人,诧异问道:“雪雁?怎么是你?”

李雪雁来不及回答,死死抱住阿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李昊被弄的手忙脚乱,连忙将手里匕首丢到一边:“哎,哎你别哭啊。”

长孙冲三人倒是已经追上来了,可见到如此情况立刻半路来了个急刹车,给他打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之后,集体转向那只已经倒地的巨熊,顺带拉走了想要过来的铁柱。

李昊这个郁闷呐,低头看看怀中哭泣的玉人,抱也不是,推也不是,嘴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好了好了,别哭了。”

不管前世今生,李昊都是单身汪,根本没有哄女人的经历,自然不知道如何安慰。

好在李雪雁哭了一会儿自己停了下来,梨花带雨的抬头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李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李昊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问起自己关心的问题:“你怎么回事儿?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还有那熊,你没事儿招它干啥。”

“我,我跟月灵走散了。”李雪雁低下头,喃喃说起事情的经过。

从李二带人进山狩猎开始讲起,直到她与李月灵因为骑术不佳掉队。

后来两人一合计,路在李二等人身后似乎只能吃灰,连漏网之鱼估计都找不到,不如离开大部队,自己找一个方向看看能不能打到猎物。

接下来的事完全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姑娘们扎进林子不久便遇到了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狼群,大概六、七只左右。

狼群的出现让李雪雁的马受了惊吓,慌不择路的跑进了深山里面,等她将马控制住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

就这样,小姑娘在山里转啊转的,一直转到天黑也没找到出路,好不容易在山谷里看到一个山洞,就想着进去躲上一晚,一来可以避风,二来……也能有些安全感。

可李雪雁怎么也没想到,那山洞里面竟然是熊窝,进去之后立刻将冬眠的巨熊给惊醒了,弄死了她的马不说,还要吃她,再接下来的事情李昊就都知道了。

听着惊魂未定的李雪雁讲述事情的经过,李昊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才好,是说这丫头命运多舛呢还是福大命大。

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落到山的西侧,山谷之中一片昏暗,见李雪雁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李昊笑了笑说道:“走吧,去那边,估计处默和虫子他们已经等急了。”

李雪雁的俏脸泛起一丝红霞,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起身跟在李昊的身后向远处正在忙碌的众人走了过去。

因为有家将的原因,长孙冲他们不必亲自生火,见李昊带着李雪雁过来,三人各自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或明或暗的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只是李昊很想告诉他们大拇指应该是最短最粗的那一根,而不是五指中间最长的那根。

李雪雁到底不是普通女子,就算刚刚受了惊吓,这时候依旧礼数不缺,待行至三人近前,微微一拂:“雪雁谢过长孙公子,程公子,李公子仗义援手救命之恩。”

“哎,别别别,救人的事儿跟我们可没啥关系,要不是德謇跟疯了一样往下冲,我们可没那个胆子来面对这大家伙。”程处默指了指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巨熊说道。

李昊:“……”

这误会可就大了啊,老子只是听到有人在喊,谁知道那下面是谁啊。

后世当兵十多年,钢铁长城,血肉盾牌的誓言早已经铭刻到骨髓里面,当自己人遇到危险,你别说是熊,就算是老虎,狮子,哪怕只有一口气在,他也不会干出后退的事来。

不过,好在李昊还算聪明,没有把心理话说出来,否则他这人算是白救了。

长孙冲拍拍巨大的熊头,忽然问道:“你们说,有这东西打底,咱们是不是稳拿第一了?”

“那必须的,别说那些公子哥,就算那帮老J……老人家最多也就是打几头野猪啥的,所以……你这次算是立了大功了,大比第一非你莫属。”李震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笑着说道。

这帮人跟着李昊时间长了,一个个好的没学多少,骂人话倒是学了个十足,张嘴闭嘴老几巴灯,还好李震在最后关系及时发现李雪雁在场收住话头,否则非尴尬死不可。

可就算如此,李雪雁也隐隐猜到了李震要说什么,不过聪明如她并未说什么,装做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将好奇的目光投向李昊。

李昊知道李雪雁要问什么,摇摇头低声说道:“我就算猎到熊也没啥好处,倒不如送给长孙冲,这事儿你别管了,权当不知道就行。”

李雪雁乖巧的点点头,别看她比李昊还要大上三岁,可如果不挑明了说,此情此景任谁看了都会把她当成妹妹。

在那些家将的配合下,篝火很快便烧了起来,手臂粗细的树枝在火堆中不断发出哔啵的爆响,黑暗中给人增添无尽的温暖。

之前打到的兔子、野鸡之类的猎物已经全都被剥了皮,用树枝穿了架到火上。

有巨熊打底,谁还会在乎兔子、野鸡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吃了吃了,权当提前庆功好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那熊因为李昊一箭从其嘴巴射入的关系,身上皮毛没有半点伤痕,仅此一点又可以加分不少。

长孙冲这个美啊,自打坐下嘴上没合上过,熊是李昊打的没错,可是统一口径之后谁会说呢,对吧?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酒,出发之前谁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幕,自然不会带那东西出来。

烧烤的香气渐渐弥散开来,跑了大半天的众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吸着鼻子,就连李雪雁也忍不住伸出小舌头在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匆匆吃过晚饭,家将们支起数顶帐篷,疲累欲死的众人准备就在这山谷之中休息一夜。

看着忙碌起来的众人,李雪雁再次变的有些不知所措。

四人组进山那是早有准备,各自都带着自己的行礼啥的,可李雪雁是慌不择路跑进来的,身上除了一件可以御寒的披风啥都没有。

正有些犹豫,却见李昊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啊掏的掏出一件东西递了来过:“拿着。”

“这是什么?”李雪雁轻声问道。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睡袋,打开之后先把脚放进去,然后一点点往里面钻,最后再把扣子扣上就好。”李昊把睡袋抖开,撑住口子教给李雪雁如何使用之后,又将睡袋团起来塞给她,指着一个帐篷说的:“那个是你的帐篷,去休息吧。”

夜色下,李雪雁眨着明亮的眼睛,定定看了李昊,半晌才问道:“这是你的睡袋,我用了……你怎么办。”

“我守夜啊,狩猎嘛,总要有人守夜的,否则若是都睡了被狼叼走咋整。”看着李雪雁忐忑不安的小模样,李昊不知怎么想的,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唰’,李雪雁的小脸瞬间变的通红,抱着睡袋一下子跳起来,飞快的跑进了李昊给她准备的帐篷。

“呵呵……”远处的黑暗之中,隐约传来一阵压抑不住的猥琐笑声。

谁的女人谁照顾,长孙冲等人可没那么好心过来帮李昊排忧解难。

再说,这个时候正是需要李昊表现的时候,长孙冲他们三个只要不傻就绝对不会过来打扰他‘献殷勤’。

李昊对着远处的黑暗翻了个白眼,便带还给他们两根‘大拇指’。

还特么兄弟呢,这都没有人了,也不说把睡袋拿出来共享一下。

靠在巨熊厚厚的毛皮上,李昊盯着头顶的夜空发呆,铁柱被他赶去休息了,不是心疼这家伙,实在是丫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听着有些闹心。

这货太能吃了,真要放开了,今天打的那些猎物,除了这只熊,都不够他一个人吃的。

为了照顾劳苦大众,所以只能苦着他一点,只给他一只兔子塞牙缝。

夜越来越深,身侧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李昊不用看都知道是李雪雁那小姑娘又跑出来了。

很快,李昊身边多了一个靓丽的身影,李雪雁特有的声音传来:“我给你吹箫好不好?”

李昊:()゜ロ゜)」

“这……这样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