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回光返照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41
A+ A- 关灯 听书

将百来人交给闻讯赶来的苏定方,李昊看向余下的千余人,阴沉着脸说道:“很遗憾,我刚刚送走了一批战友,说实话,其实你们这些留下来的人未必真比他们强,只是你们比他们更加适应未来的战场罢了。

另外,你们也不必开心,淘汰还会继续,我会将所有不能适应未来战场的人全都淘汰掉,他们的离开未必不是你们的将来。所以,继续努力吧,争取不要被淘汰,争取留下来,或许将来我们会有并肩战斗的一天。”

“报告。”又是一声报告。

“讲。”

那人站出来,语带不满的朗声问道:“报告都尉,你一直都在强调未来战场,能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未来战场,未来战场到底是什么?”

李昊来到那人面前,四目相对,半晌方道:“未来战场到底是什么……,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或许等你完成了训练,能够亲自告诉我。”

“那能不能我们,接下来的训练是什么?”

李昊耸耸肩:“很遗憾,我只能告诉你,下一项训练是野外生存,至于以后……等你们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说完之后,李昊转身回到队伍正前方,拍拍挺胸抬头,目不斜视的铁住,对下面说道:“这段时间被紧急集合累惨了吧?不怕跟你们说,这家伙身上的新式作训服,可以让你们把穿衣服的时间压缩到三十个呼吸之内,只要你们能够完成训练,这个,就是你们的。”

说完之后,让铁柱转了个身,拍拍他身后的背包:“身上背着那么多零零散散的东西是不是很累?他身上这个叫行军背囊,可以装下你们身上全部的零碎不说,行军也会舒服很多。同样的标准,只要你们完成训练,这个也是你们的。”

从铁柱身上的背包侧面摘下颜色黝黑的滑轮弓,用力一抖,‘喀喇’一声,弓臂弹开:“全钢制滑轮弓,至少可以将你们开弓的拉力放大一点五到一点七倍,而且拉力从一石到三石可调,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很吸引人?只要你们完成训练,这个还是你们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左一件装备,又一件装备,看的下在一群大头兵眼花缭乱,呼吸粗重。

铁柱一身另类的丛林迷彩透着别样的狂野,硕大的背包似乎能装下所有的东西,尤其是那颜色黝黑的巨弓,不用说放大拉力,也不用说拉力可调,单单那狰狞的样子就让人爱不释手。

当然,想要爱不释手也要能拿到手里才是。

看到这些装备的时候,没人再对李昊有任何的不满,这样的装备只能装备给最精锐的战士,连蚂蚱都吃不下去的人,不配拥有这样精良的装备。

不仅仅是那些留下的大头兵,甚至就连苏定方在看到那巨弓的时候也有些不淡定了,磨蹭着来到李昊身边,从他手里接过滑轮弓试了试,除了有些轻之外,一切都好。

但当他用一枝三棱破甲直接射穿了旗杆之后,苏定方立刻把弓抱的紧紧的,对李昊露出一副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还的表情。

大头兵们看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是三石弓能有的威力,如果真是这样,不说别的,单单为了这弓,拼了命也得完成全部训练啊。

李昊志得意满的笑笑,弓他还有很多,不差苏定方这一把,从铁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疙瘩,放在手里掂了掂:“防御性手雷,效果嘛……那个谁,去弄几套扎甲来,摆到四十步远的地方。”

片刻之后:“对,分开摆,不不不,不是这样,好,好了,就这样,回来吧。”

四十步外,立着十个木头架子,架子上各套着一套扎甲。

李昊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用火折子点燃了手中的黑疙瘩,等了一会儿扬手丢了出去。

还好,当年的底子还差,黑疙瘩正好落在那十套扎甲中间。

“轰”平地响起一声炸雷,再看那十个……好吧,架子已经没有了,十套扎甲几乎变成了碎片,零零散散的落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大头兵们已经傻了,都尉是神仙么?说打雷就打雷,还是旱天雷,幸好以前都尉没有对自己等人施展如此神仙手段,否则的话……岂不是大家早就死翘了。

拍拍手,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李昊再次从铁柱的背包里掏出一个黑疙瘩:“看到了没有,这就是防御性手雷,你们只要能够完成全部训练,这东西,依旧是你们的。”

“报告!”

“报告!”

随着李昊声落,人群中响起无数声‘报告’,急性子的冯羌更是直接站到队伍外面:“报告都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您下命令吧,刀山火活,吾等万死不辞!”

“呵呵……”李昊呵呵一笑,对着众人两手虚按:“安静,都给老子安静。”

“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训练也要一点一点的进行,所以呢,今天咱们就先来分个组,所有人分成三十组,组长由年前跟我去追剿倭人的三十个人负责,现在,开始分组吧,自由组队,限时一刻钟,开始。”

没有准备,没有通知,一切都是那么突然。

好在翎府上下已经经过了半年的训练,这点小事还能应付下来,不到一刻钟已经完成了编组,人数或多或少的三十支队伍集合到了李昊面前。

……

……

三天之后,秦岭大山深处,冯羌率领的队伍拖着疲惫的身躯,着着一条小溪逆流而上。

时间已经是二月,外面已经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但大山里却依旧寒冷,甚至有些地方还有未曾融化的积雪。

‘噗通’行进的队伍中,有人立足不稳摔到在地,挣扎了半天也没能爬起来。

“队长,休,休息一会儿吧。”有人看着在前面探路的冯羌,小声建议道。

冯羌回头看了看,犹豫着点点头:“好吧,先休息一刻钟。”

听到可以休息,所有人都像瘫了一样,也不管身下是什么东西,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呆呆看着头顶的蓝天,连屁都不想放一个。

说实话,他们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里空空如野,就算真有屁也得留着慢慢消化,哪舍得放出来。

弟兄们都倒下了,可冯羌却不敢休息,做为队长,他责任重大,无论如何都要带着手下的兄弟们走出这片林子。

另一个疲惫的身影靠了过来,坐到冯羌身边:“老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找了一天了,也没找到补给点,是不是走错路了。”

说话的曾经是一个什长,只不过现如今以前的编制全都打乱了,他也就成了冯羌手下的一个兵。

“赵头儿,不是咱们走错了,而是……”冯羌突然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骂道:“而是那个混蛋给我们的地图压根就是错的,错的。”

“什么?地……”姓赵的什长眼睛瞪的老大,刚想叫立刻又捂上嘴巴,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地图是错的?会不会是看错了?”

冯羌掏出怀里的简易地图,指着上面东西南北的标注说道:“不可能,我绝不可能看错,你看看这里,再看看这里,按照之前都尉教给我东西,这地图的方位整整特么错了四十五度,也就是说,这上面标准的北方,实际上应该是西北,而我们却傻乎乎的按照上面的标识一直往北走,这能不错么。”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赵什长也傻了。

他们可以走了整整在三天,而且为了赶在别的队伍前面,他们还赶了一晚上的夜路。

就算他们行军的速度再慢,这个时候也走出大概两百多里了,也就是说,他们距离正确的方向大概差了……好吧,算不清有多少,反正不会低于一百里就是了。

良久,赵什长抓起地上一块石头,狠狠丢了出去,咬牙切齿的说道:“亏老子还以为都尉是良心发现了,才拿出那么多好东西,结果,结果……。”

冯羌接过话头:“结果现在才知道,他那是丧心病狂前的回光返照是吧?”

“唉,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赵什长摇摇头,又狠狠踹了一脚地上的石头:“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是原路返回,二是马上选择正确的方向。第一条不用说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想谁都不想就此认输,所以……赶路吧。”

“切,你以为现在我们走的方向是哪里,不就是向西呢么。”冯羌郁闷的将地图折好,重新揣进怀里,拍拍垂头丧气的赵什长:“赵头,走吧。”

“嗯。”赵什长艰难的站起来,忽然舔舔嘴唇,苦笑说道:“老冯,你知道么,我突然想吃炸蝗虫了,现在想想,那东西还真是鸡肉味的,嘎嘣脆。”

“是啊,我也想吃了,可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炸蝗虫,别说油,就这里的温度,估计连蝗虫都不可能有,所以你还是死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