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未雨绸缪的布置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39
A+ A- 关灯 听书

老程的无耻的确让人头疼,但细想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将这老货名声言顺的拿来当保护伞。

上元节过后,一切都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李昊也过上了N点X线的日子。

李承乾那里由原来的一天一次改成两天去一次,翎府也是一样,两天一次。

其它时间上午去将作监,下午去城外庄子。

当然,养猪的事情也同样提上了日程,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长孙冲拿了李昊一头熊,配合他养猪也是理所当然。

李昊似乎一下子变的忙了起来,虽然已经回家住了,可红拂却好几天都看不到他的影子,甚至就连需要早起上朝的李靖,也只有一天看到了儿子的背影而已。

而李昊也很郁闷,老子来大唐是享福的,是来当官二代的,老子的梦想是当一条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咸鱼。

城外的庄子里,李昊看着垒到一半的猪圈,幽怨的对身后铁柱说道:“柱子啊,你有没有觉得,过了年之后,你家少爷忙的像头驴子。”

铁柱憨憨的接口道:“少爷,驴子其实不忙,除了拉磨,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息。”

啥意思?老子还不如一头驴呗?

不会说话的家伙,懒得搭理他,叫过陈蒙:“蒙子,收了多少猪了?”

二月的天气已经回暖,陈蒙忙的满头汗,怀里抱着头猪崽,走近李昊兴奋的道:“少爷,整个京畿地区都跑遍了,一共四百六十七头猪崽。”

见到猪这么高兴,一看这娃就是实诚人,得加加担子。

拍拍陈蒙的肩膀,李昊笑着说道:“四百多头有点少,你继续收,目标暂时定为两千。另外,回头你去长安、万年两处衙门,让他们下通告,就说咱们庄子收蝗虫,五文钱一斤。”

“啥?五文一斤收蝗虫?”陈蒙吓了一跳,猪也不要了,跳着脚道:“少爷,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过了年之后,粮价已经降到一百二十文一斗了……。”

李昊诧异道:“是么?粮价已经这么便宜了?”

陈蒙苦笑:“少爷,照目前来看,粮价还会继续下降。”

“还会降?”李昊一听就乐了,拳掌相击:“那可太好了,当初你家少爷跟皇上借粮的时候说好的,以后拿钱来还债,眼下粮价越来越便宜,咱赚大发了。”

陈蒙:“……”

这话题跳的有点快啊,怎么有点跟不上节奏呢。

“少爷,这都不是重点好么,重点是粮价会一直降,如果您想要五文钱一斤收蝗虫,很快就会变成一斤精粮换一斤蝗虫,这,这不是开玩笑么。”陈蒙的样子有些抓狂,急赤白脸的继续说道:“而且少爷您收蝗虫干啥,那东西是害虫,收回来也没用啊。”

“当然是收回来喂猪,蝗虫体内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可以用来给猪增加营养,到时候咱家的猪长的又肥又大。”陈昊没有气的给陈蒙解释了一下蝗虫的好处,实际想的却是,身为下属,领导让干什么直接去执行也就是了,废话那么多干啥。

另外,老子倒是想把明年开春会闹蝗灾的消息告诉你,可万一有人说老子妖言惑众咋整,就算没人说老子妖言惑众,老子也解释不清消息来源不是。

所以,养猪好啊,养猪用来吃蝗虫,反正猪吃总比人吃要强。

只希望后世某点的某位大佬不要乱写才是,否则哥们儿可就真没招了。

陈蒙听说李昊要收购蝗虫喂猪,顿时哭笑不得:“少爷,您说的那个什么质我也不懂,不过喂猪嘛,其实猪草就行,还有,您要真想收蝗虫,我觉着一文钱五斤比较合适,再多咱就亏了。”

李昊才不管多少钱收呢,只要目的能够达到就心满意足了,闻言点头道:“成,那就按你说的价钱,这事儿吧你看着处理。”

陈蒙肉疼的点点头,老大不情愿的去办事了。

……

……

很快,长安城便又添了一条新闻。

卫国公世子赚了太多钱,开始败家了,一文钱五斤收蝗虫。

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

普通百姓听到消息之后喜大普奔,他们才不管国公世子败家不败家的问题呢,早春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能用蝗虫换点钱买粮谁不高兴。

几乎是一夜之间,但凡是收到消息的地方,百姓一股脑的涌向田间地头,荒郊野外,数不清的蝗虫还在幼生期便被抓了出来。

幼生期的蝗虫也是蝗虫,也是能卖钱的。

虽然等过上一段时间,让蝗虫长大些会卖的更好,可鬼知道卫国公府的败家子哪天会改主意,所以还是早些卖了的好。

百姓开心了,李靖却郁闷了。

这几天不少人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药师,你家收了多少蝗虫了?我家还有不少闲人,要不要也打发出去帮你抓。

这不是欺负人么,看热闹不怕乐子大是吧?

老子家里有钱,就是喜欢收蝗虫怎么了,碍你们什么事了。

难得李靖这次没有因为收蝗虫的事情回家找李昊麻烦,主要是因为受的打击太多,一颗心已经麻木了,鬼知道这小子有没有什么后手,万一在没搞清楚之前就下结论,回头再被打脸岂不是更丢人。

所以……李靖决定先忍忍,等实在忍不住了再说。

……

……

翎府,操场。

李昊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刚刚炸好的蚂蚱,好吧,其实就是蝗虫。

老实说,这东西其实吃起来味道真的很不错,李昊天天看着自家小猪吃的酣畅淋漓,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故而特地让陈蒙去炸了一袋子,带到军营里面。

目光扫过操场上站的整整齐齐的翎府军卒,再看看站在前面的三十个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的家伙,李昊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一只炸的焦黄的蚂蚱,呃……好吧,蝗虫举在眼前:“这东西不错,鸡肉味的,你们谁想试试?”

三十个壮汉脸色瞬间惨白一片,拼拿摇头。

“报告。”三十个人中冯羌叫了一声。

“讲。”

冯羌挺胸抬头,鼓着腮帮子:“报告都尉,俺还是比较喜欢吃真正的鸡肉。”

李昊撇撇嘴,在人群前踱来几步,抬头道:“娇气,一个个的,等你们饿的连站都站不起来,就知道这东西能用油炸一下吃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了。”

没人说话,但看表情就知道,这帮家伙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死都不吃这东西。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倒也不以为意,把脸一板,一本正经的说道:“从今天始,你们的训练进入第二阶段。”

太好了,终于进入第二阶段了,不用天天累体能了,操场上的家伙们齐齐露出兴奋的表情。

只是快乐大多都是短暂的,还不等笑容全部浮现在脸上,却听李昊继续说道:“不过呢,在二阶段开始之前,你们要经过一项测试。”

众人面面相觑,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很快,梦想照进现实,只见李昊把手里的袋子一举,笑咪咪的说道:“你们猜的没错,就是这个东西,每人两只,吃了的算过关,不吃的,没办法,翎府里不需要特立独行之人。”

说完,李昊直接将手里拿着的蝗虫丢进嘴里,吧唧吧唧,吃的很是销魂。

要不要这么凶残?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袋子,冯羌眼角狂跳。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把手伸进袋子时面摸出两只……,眼一闭……,诶?味道似乎真的很不错。

还想再试试,结果袋子已经到了下一家。

人都有从众心理,在翎府,李昊就是那个众,没办法,谁让他官大呢。

看着李昊已经把蝗虫吃了,下面又有谁敢不吃。

老实说,翎府虽然训练量大一些,但平日里伙食却是顶好顶好的,而且饷银也不缺,与勋府比起来甚至还超过不少。

这样好的条件傻子才想离开。

再说,没看冯羌不是也吃了么,咱也不能比他差不是。

三十个跟随李昊追杀倭人的汉子一个不落,每人两只蝗虫全都吃了。

接下来就是下面的那些普通官兵,胆子大的会看一看再吃,胆子小的眼一闭直接放嘴里。

时间不大,一大袋子的蝗虫被吃的干干净净。

而整个翎府也淘汰了近百人。

没办法,这些人不是不想吃,而是实在吃不下,蝗虫放进嘴里没一会儿功夫,就直接吐了,忍都忍不住。

李昊有些惋惜的看着再次集合到一起的百来人,不无遗憾的说道:“你们都是好兵,但你们并不适合这里,很遗憾,你们必须离开。”

近百人中,一个旅帅站了出来,眼眶泛红:“为什么?我们的体能并不比他们差,为什么他们可以留下,而我们却必须离开,都尉,我不明白,为什么两只小小的蝗虫就能够决定我们未来的命运。”

“我说了,你们不适合,不适合包括很多因素,并不仅限于体能,两只蝗虫或许眼下并不代表什么,但在未来却关系到你们在战场上的生与死。我不想让你们死在战场上,也不想让你们成为战友的负担,所以……你们必须离开这支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