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整个世界都想坑我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04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很郁闷,你说这叫特么什么事儿啊,明明跟老子无关,是长孙冲自己要去的好不好,难道我还能不带他。

现在你们特么都跟老子要人,老子也很无奈好不好。

翎府大营,李勣亲自坐镇,长孙无忌带着二十亲卫如狼似虎直扑长孙冲的营帐。

可怜长孙冲躲了没几天,就被老头子逮个正着,想逃都没机会。

一不做,二不休,为了坚持走自己的路,长孙冲掏出了刀子,没敢跟老头子比划,直接横在自己的脖子上:“都别动,谁都别过来,谁敢过来老子就弄死自己。”

哈哈……,老子狠起来连自己都杀,就问你们怕不怕。

长孙无忌被吓了一跳,连忙止步,指着长孙冲喝道:“逆子,你想干什么,给老夫把刀放下。”

到底是文化人,如果换成李靖之类的武疯子,早就一巴掌糊上去了。

长孙冲挣扎许久,艰难说道:“爹,您回去吧,我,我喜欢这里,我不想再按您给我安排的路继续走了。”

长孙无忌气的直跺脚:“你这逆子,你……,你说,是不是李德謇那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翎府这破地方有什么好。”

儿子自己的好,那啥别人的强。

同理可证,儿子学坏了那指定就是别人教唆的,老长孙倒是能掰扯明白这事儿。

“爹,这是儿子的想法,与李德謇无关。”长孙冲刀不离脖子,铁骨铮铮:“经历过这次野外生存,儿子终于知道什么是大唐军人,儿子想要跟他们在一起,若干年后,儿子将带领他们为大唐拓土开疆,扬我大唐军威。”

长孙无忌:“……”

啥意思,你到底啥意思,咋弄的老子像是大反派一样呢,合着是老子不让你报效国家了呗,特么长这么大了,怎么还不会说话了呢。

无奈,儿子的命还是最重要的,有啥话回家用棒子心平气和的跟他好好说吧:“你,你先把刀放下,留不留下咱们一会儿再商量。”

“不,爹,今天我是不会跟您走的,您回去吧,儿子要留下参加一个月后的军中大比,到时候一定堂堂正正拿个第一回来给您看看。”长孙冲摇摇头,因为动作过大,脖子上沁出一丝血痕。

长孙无忌被吓了一跳,他哪知道长孙冲其实完全就是下意识的举动,连忙退后两步,连连摆手:“好,好好好,你,你留下,留下成了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多谢爹爹成全,而且,此事与李德謇毫无干系,爹,你也不要再去找他麻烦了。”长孙冲并未因为老头子答应自己留下就把刀放下,反而一脸凝重的替李昊开脱。

这下长孙无忌也没招了,那么多人听着呢,他就是再不要脸,也没办法找李昊麻烦了。

“走吧,走吧,儿大不由爷,由他们去吧。”李勣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拍拍长孙无忌的肩膀,替他解围。

“这……,唉!”长孙无忌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长孙冲一眼,狠狠一跺脚,在李勣的陪伴下离开。

随着老头子的离开,长孙冲一屁股坐到地上:“唉妈,可吓死我了。”摸摸脖子上的血痕,疼的咧了咧嘴:“李德謇啊李德謇,你特么这次害死老子了。”

皇宫大内,李昊打了个哆嗦,狐疑的四下瞅了瞅。

阴风阵阵,为什么总觉得有人想要害我。

一个大内禁军从外面进来,四十多岁,凑到李二身边与他耳语几句,时不时还向李昊瞟上几眼,搞的小李同志后背直冒冷汗。

片刻之后,李二挥退了那禁军:“李德謇,长孙冲的事情暂时就先这样,朕问你,全军大比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这有什么好准备的。”李昊心情微微一松,想着前几天打听来的关于全军大比的内容,不屑说道:“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分分钟搞定他们。”

李二显然并没把李昊的话放在心上,捻着颌下几绺胡须,若有深意的说道:“呦呵,还挺狂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故弄玄虚。”

故弄玄虚?李昊眨巴着眼睛,脑子一热:“陛下,大比的事儿吧,之前臣也大概了解了一下,两军对垒,一通鼓一通锣,彼进我退,我进彼退。这么个比法能比出什么呀,根本显示不出真实实力。”

“哦,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李昊道:“臣觉得要比就真刀真枪的比,来一场与真实战争无异的演习,双方人马摆开阵式,有攻有守,或是夺城或是守城,各凭本事战上一场才叫全军大比。”

李二一听顿时来的兴趣:“真刀真枪比上一场,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出了伤亡怎么办?”

“近战用木刀木剑,涂上白灰,一砍一个印子,出不了太大问题,事后‘验伤’,‘重伤’退出,‘轻伤’继续就成。另外,还可以多扎些草人用来代替敌军,远程攻击看看有多少命中要害,就淘汰多少人。”

演习嘛,就要像演习的样子,一窝蜂冲上去乱大一阵然后再退回去算什么演习,小孩子过家家也没有这么简单好不好。

自从了解了大唐的全军大比是怎么一回事,李昊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主要是他的部队在这样的大比中根本不占任何优势,先不说人数多少,装备的优势首先就被限制了。

而按照他所设计的演习则不一样,首先他可以使用弓箭,另外还有火器助威,历来相信大炮兵主义的李昊完全有信心,在战斗还没开始之前,翎府便可以轻松干掉一半的‘敌人’。

至于接下来的近战就更简单了,不管是拼体力还是拼技巧,已经训练了近五个月的翎府可以说谁都不怕,不吹不黑的说,真打起来不敢说一换五,一换三还是能够做到的。

当然,翎府的真正实力并不在正面战场,别的不说,首先李昊自己就不善长冷兵器作战,同样也不懂如何指挥大兵团作战。

出身于特种大队,他最善长的还是小股部队渗透作战,敌后袭扰,斩首作战等等。

李二像是在思考李昊建议的可行性,良久才说道:“此事你先不要着急,回头朕与你爹他们好好商量一下再告诉你结果吧。”

李昊就这样被轻轻松松的打发了出去,李二却开始召集人手商量全军大比的事情。

不得不说,李昊这段时间实在是过于招蜂引蝶了,李二在内部会议上将他的建议一提,立刻反响如潮,老人渣们个个磨拳擦掌,叫嚣着战法任他选,老子们分分钟教他如何作人。

李靖对此表示很尴尬,家里那小子咋这么受欢迎呢,莫非是这段时间浪的过头了。

事成定局,李二轻咳一声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来:“咳,既然众卿家都赞成,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战场如何选择,长安周围好像没有什么适合攻守的城池,随便选一座城,又怕引起百姓恐慌,此事你们觉得应该如何解决啊?”

“这有何难,解铃还需系铃人。”长孙无忌淡淡发表了一个很有哲理,又很有深意的建议。

“是啊,既然是李家娃娃提出来的,那自然由他解决。”

“臣附议。”

还没等李靖提出反对意见,一群老货已经兴冲冲的开始落井下石。

长安已经好久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老货们开始闲的蛋疼,不搞事才是咄咄怪事。

就这样,李昊在不情的情况下,再一次被坑了,当然,一同被坑的还有他爹李靖。

回到家,李靖在心平气和的情况下找来了一根手臂粗细的棍子,又安排好守在院墙四周的家将,仔仔细细又观察了一会儿,这才派人去找李昊。

“爹,您找我?”李昊走进后宅的第一时间就发现情况不对,站在院子门口不死活肯进去。

李靖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和蔼可亲的对李昊招招手:“你过来,咱们爷俩好好聊聊。”

“聊什么?”李昊十分警惕的向前走了两步,摆出一副随时要跑的动作。

事有反常必为妖,李昊已经不记得上次家里出现父慈子孝这个场面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老头子找自己一准儿没好事。

李靖倒也不强求,啧了一声:“啧,德謇呐,今日是你向陛下建议修改大比方式的?”

“对啊,怎么了?”李昊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怎么了……,这个问题问的好。”李靖起身转了两圈:“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为父问你,你能在一月之内,建一座高两丈,宽五百步的城墙么?”

“能啊,怎么了?”李昊一脸的莫名其妙。

不就是高六米,宽五百米的城墙么,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李靖做了两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心态平和一些:“能?你确定?为父忘了告诉你,城墙宽度要达到三丈。”

李昊总是觉得老头子话里有话,一个月之内要建出这样座城墙干什么呢?该不会是……。

李昊脸色一变:“爹,你弄城墙干什么?干不会想要那啥吧?”

李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抄起放在门口的棍子:“放屁!老子弄城墙干什么,你说老子弄城墙干什么,要不是你在外面妄加评论,老子何至于一月之内建起一座城池,李德謇啊李德謇,你是老天派来惩罚老子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