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看笑话的来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11
A+ A- 关灯 听书

棍子最后还是没有落到李昊的身上,因为就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去逛街的老妈红拂回来了,轻飘飘一句话让老头子放弃了追杀李昊到天涯海角的打算:“夫君,不管德謇犯了什么错都是妾身的责任,所以要打您就打我吧。”

李靖无奈放下手里的棍子:“夫人,你不知道,这逆子,这逆子竟然在陛下面前口出狂言,说什么以前的军演全都是儿戏,要想知道军队的真实战力,就要真刀真枪的拼一把。”

红拂看了一脸呆萌的李昊一眼:“夫君,德謇说的很对啊,以前的军演妾身也不是没见过,一群人咋咋呼呼打了半天,最后连个伤的都没有,这有啥意思。”

李靖:“……”

顿了顿,急赤白脸的吼道:“可夫人你知不知道,正因为他一句话,为夫却要在一月之内建一座高两丈,宽五百步,厚三丈的城墙。”

“什么?”红拂脸色变了变:“这,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欺负人嘛。”

红拂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妇人,她很清楚,便是正常时节,修一座这样的城墙也需要半年之久,况且眼下又正值春耕,无法征调民夫,一月之内修这样一座城墙无异痴人说梦。

李靖气咻咻盯着李昊,冷哼一声说道:“这不是欺负人,而是那些老货打算看老夫的笑话,可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这逆子妄言所致。夫人,你说,这逆子该不该打。”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红拂一下子左右为难了,说不该打吧,李昊这祸惹的着实不小,若李靖无法在一月之内把城墙建好,丢人事小,耽搁了全军大比怕是有渎职之嫌,可说是该打吧,看儿子可怜巴巴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

正思讨间,却听李昊说道:“爹,娘,不就是一城墙么,这不算啥,只要朝庭出材料和工钱,一月之内,孩儿保证完成任务。”

李靖大怒:“混帐话,你用什么完成,别告诉老子你要大量征调民夫,眼下正是农忙,你要敢征调民夫,立刻就是千夫所指,我李家也会留下千古骂名。”

李昊躲到老妈红拂身后:“怎么可能,爹,你儿子很优秀的,别说只是一面城墙,就是一整座城池,那也不叫事儿。”

李靖这个气啊,可红拂拦在中间,他拿李昊也没有任何办法。

没招了,大不了用木头搭个架子,假模假式的糊弄一下,反正白日里商量的时候那些老几巴灯对城墙的坚固程度也没啥要求。

老头子走了,老娘也走了,李昊一个人揉着下巴站在院子门口。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呢,不就一座城墙么,我真的可以在一个月之内修起来啊。

“少爷。”管家老陈凑上来,忧心忡忡的说道:“少爷,您这次真的做错事了。”

李昊嘿嘿一笑,忽然反问一句:“老陈呐,相信你家少爷不?”

老陈有些为难:“少爷,一个月真的修不起一座城墙,这可是大工程。”

“少爷只问你信不信,没问你能不能。”

老陈犹豫半晌,最后还是摇摇头:“少爷,不是老朽不相信,实在是……。”

“好了好了,别说了。”李昊知道老陈还要继续一个月修不起一座城墙的问题,摆手打断他道:“这样吧,你去外面打听一下,看看哪里有石灰窑卖,有的话,多买几座,少爷有大用。”

“啊?”老陈诧异的抬起头:“少爷,您买石灰窑作什么?”

“少废话,让你买就去买,没钱就去帐上支,给你两天时间,办不好你就别回来了。”

打发走了老陈,李昊转身回到自己的院子。

石灰石、粘土、石膏,烧制水泥的必备原料,所差的只是比例。

将所需要的材料记下来,李昊便开始制定作战计划。

是的,就是制定作战计划,如何进攻,如何防守,如何偷袭,各种方案全都要有。

至于修城墙……水泥都没烧出来修哪门子的城墙。

接下来的两天,老头子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估计是在忙着修城墙吧。

这种事李昊插不上手,反正有些事说了老头子也不相信,不如过几天用事实说话。

老陈倒是没让李昊失望,在他交待的第二天便搞定了石灰窑的事情,李昊亲自监督,用了两天时间,经过十口窑接连不断的试验,第一批水泥在万众瞩目中新鲜出炉。

盯着堆在一起的深灰色粉末,老陈不大确定的问道:“少爷,这就是您说的水泥?”

“对,这个就是水泥。”李昊信心十足的点点头:“一会儿让人装一些,再买点石子,沙子啥的,少爷让你们见识一下啥叫混凝土。”

“混……混啥土?”老陈听着新名词,满头雾水。

“混凝土。”李昊强调了一下,随后摆摆手:“哎算了,等过几天你就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厉害了,现在先去办事。”

“哎。”老陈转身吩咐人办事去了。

李昊则带着人装上满满一车的水泥往家里赶,临走前又吩咐人继续烧水泥,先万别停。

……

……

三天后的夜里,李靖回来的时候,难得的发现李昊竟然在家,看情况似乎是在等自己。

“有事么?”瞅了一眼迎上来的儿子,李靖淡淡问道。

修城墙的事情已经无可挽回,破罐子破摔吧,李靖这个时候已经认命了,倒是没再训斥李昊。

李昊也不在乎老头子冷言冷语,起身来到花厅外,指着一块灰的石板:“爹,你可识得此物?”

“这是何物?”李靖眉头皱了皱,条件反射让他觉得李昊又要搞什么新花样。

“这个叫混凝土预制板。”李昊说着,递给李靖一把大锤。

李靖没接大锤,反问道:“你小子又要干什么?”

“没啥,就是想让您试试这东西结不结实。”李昊把锤子重新交给待在一边的铁柱,深情款款的看着灰色石板道:“此物坚如铁石,制作简单,只需将水泥,沙子,石子混在一起搅拌均匀再晾干便可。”

李靖隐约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刚想开口,却见铁柱已经将铁锤抡了起来,狠狠一下砸向地上的预制板。

“哐”一声巨响,在李靖的注视下,预制板上面多了一个白点。

嗯?没有碎?也没有裂开?

李靖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凝重,隐约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指着预制板对李昊说道:“你刚刚说……这东西是做出来的?”

李昊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这东西制作十分简单,弄一个木头盒子,将混凝土浆灌进去,三天后再打开便是此物。”

说完,李昊怕老头子听不明白,特地解释道:“当然,这东西也可以用来修城墙,只要盒子弄的大一些就可以,灌注好之后只需三五日便可达到现在的硬度。”

“此话当真?”李靖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背不驼了,眼不花了,定定看着李昊问道。

李昊委屈道:“爹,孩儿啥时候骗过您,当初我说一月时间修座城墙没问题就是因为有混凝土存在,可您非要一意孤行。”

“哼,既有此物,何不早些拿出来,红口白牙就想让为父相信,你以为谁都跟长孙冲那么傻。”

诶?怎么扯到长孙冲身上去了?

等等,似乎自己好几天没去翎府了,也不知道长孙冲那货咋样了,有没有后悔。

想到长孙冲,李昊意识到自己必须回翎府看看了,就算不为长孙冲,也要为全军大比做好安排。

“爹,这混凝土如何配制我已经都告诉老陈了,有啥事回头您问他就成,我得回去准备大比的事情了。”

不管混凝土是否真的有作用,但至少算是多了个解决的办法,心情大好的李靖对儿子摆摆手:“嗯,去吧去吧,到时候好好比,不要让为父失望。”

接下来的时间,长安城表面风平浪静,但私下里却是暗潮汹涌。

无数人都在等着看李靖的笑话,一个月时间,能把地基打出来就不错了,筑一座长五百步,高两丈,厚三丈的城墙,筑个几巴。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谁让李靖家那个崽子实在太不让人省心呢。

你那么优秀还让不让别人活了,会医太,会作诗,会练兵,哦对,还会做菜。

真不知道那小子还有什么不会的。

羡慕嫉妒恨的众人全都眼巴巴等着呢,只等一个月后城没筑起来,又或者李靖弄个假的出来应付,再好好嘲笑他。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四月,验收的时候终于到了,李二带着一众朝臣来到城北龙首原全军大比的演武场。

离着老远,便看到一座长五百步的城墙如巨龙盘横卧在远处,上面垛口林立,旌旗如云。

“呦呵,还真像那么个样子。”候君集远远看着那巨龙盘的‘城墙’发出一声感慨。

一边立刻有某老货接过话头:“就是不知是不是银样蜡枪头,千万不要中看不中用才好。”

“看看,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二望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李靖,一马当先向着远处盘踞在龙首原上的‘城墙’而去。